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二嫁克妻老公 [目录] > 第10章:Chapter10 开个价(2)

《二嫁克妻老公》

第10章Chapter10 开个价(2)

顾盼琼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载着那女人的救护车一走,还有一辆停在那里,等着喻悠悠。喻悠悠拒绝了,说自己没事。

“咔嚓咔嚓!”有人在按快门,还有人在快声说话,“小姐,我们是电视台新闻频道的记者,想采访您的救人事迹,明天早间新闻就会在全市滚动播出……”

“象您这样敢在大冬天跳河救人的可不多,好多身强力壮的大老爷们第一时间都没敢往下跳,你竟然毫不犹豫,第一个跳下去,请问有什么感想……”

什么感想?没什么感想,只觉得很冷,很冷。

“对不起,麻烦……让让!”喻悠悠冻得直哆嗦,打着喷嚏收拾好钓竿,拨开涌上来的记者,低头快速离开。

走之前下意识回了下头看那几个记者,很奇怪,平常做梦都想要记者来采访,这会儿倒见到记者就躲,更何况还有上新闻滚动播出的好机会,想不出名都难,要是让程程知道了,肯定要骂她二。

二就二吧,出风头分很多种,她可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再出什么风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是妈妈教她的。

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她很快回去,一进门又打了个大喷嚏,惊得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程程回过头,“怎么了?”

“没什么。”喻悠悠揉揉鼻子,看看墙上的钟都快七点了,抓紧时间进浴室。

热水澡冲刷掉满身噬骨的寒冷,喻悠悠呼了口气,出来拉开衣柜门换衣服,程程早靠在门框边等着,“你做了什么?”

喻悠悠急着出门,没理会程程的审问,抽着气往纤长的双腿套单薄的黑丝袜。

程程根本不信,“我又不是瞎子,你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头发全是湿的,嗒嗒往下滴水,你不会是一时兴起大冷天在湖里洗头吧?”

对了,头发,喻悠悠赶时间,用吹风机胡乱吹了两下湿发,拽起皮包就往外跑。

这套三室两厅的房子是程程和小琦租的,喻悠悠在网上看到合租信息,然后搬过来住,她一向很少与人亲近,与两个室友习惯性的保持一定距离。然而程程和小琦锲而不舍和她讲话,喻悠悠发现这两个女孩特别热心,渐渐的与她们的关系近了一些,到最后已经能象朋友那样自如的交谈了。两天前在娱乐城工作的小琦被人在一条死胡同里发现,身中数刀,奇怪的是她身上的现金一分没少。事后,喻悠悠的手机里收到一条短信:这只是一个教训。

一看到这个短信,脑海里自然跳出一张面孔,她赶紧发了短信过去,“你想怎么样?得罪你的人是我,不是她,请不要牵连无辜。”

对方只回了六个字:“凯旋门,顶替她。”

想到这儿,喻悠悠边换鞋边说:“我去上班了。”

程程拉住她,声音不可抑制地露出颤音,“悠悠,要不别去了,这几天你没遇到那禽兽,难不保以后不会遇到,小琦的这份工作丢了就丢,没什么大不了,整个A城又不是止这一家,我听小琦说DJ小姐的工作挺好找的,她不会在乎。”

喻悠悠拉住防盗门的拉环,回身对程程说道,“我知道,别害怕,没事的,他既然让人传话要我顶替小琦,难道你没看出来了吗?事情就是他做的,胳膊拧不过大腿,我们斗不过人家。你心里也清楚,就算我不代小琦去做,只要人家想治我,有的是法子。他是什么样的人?见过美女无数,对我也不过是咽不下那口气而已,如果能让他消气,要我做一年公主丫环也没关系。”

将下唇咬得生疼,拉上门踩着高跟鞋往楼下走。

楼梯口灰暗而脏乱,从明亮的室内乍一出来,伸手不见五指的楼梯犹如万丈深渊,一脚下去粉身碎骨。

幸好,感应灯适时亮起来,高跟鞋犹豫着踩在楼梯上发出与沙子石子磨擦出的咯吱响声,在这个空寂的夜听在耳朵里碜得慌。

天很冷,走到楼下,寒风穿透丝袜狠狠刺痛入骨,喻悠悠裹紧身上的羽绒服,埋头快步走在彻骨的寒夜里。

她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可是除了面对,她无从选择。

……本章完结,下一章“Chapter11 开个价(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