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二嫁克妻老公 [目录] > 第23章:Chapter25 孤独症(3)

《二嫁克妻老公》

第23章Chapter25 孤独症(3)

顾盼琼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哎,我一出电梯门就打了一大喷嚏,你们谁说我坏话哪!”一个身影径自推开门进来。

喻悠悠一听声音就知道是罗力瑾,忍住笑用手指了指对面的关昕。

看到男朋友出现,关昕眼中划过一丝惊喜,随即把脖子一扬,“是我,怎么啦?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一回来你就往研究所里钻,一点没把我放在眼里。”

“你说这话可就没良心了,怎么叫我没把你放在眼里,下了飞机我问过你的,是你说要回诊所看看,那我就尊重你啊,把你送到楼下,你不说一声也就算了,扭头就进了大楼,我能怎么办,只能回研究所。这不刚到饭点我就马不停蹄过来请你老人家赏脸去吃个饭。”

“说的比唱的好听,谁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关昕嘴里一点不领情,脸上的笑却是掩不住,喻悠悠看到这儿,识趣的起身往外走。

“悠悠,刚好,一块儿吃饭去。”罗力瑾在后面叫。

“你们去吧,我还有点事。”喻悠悠没有回头,顺手从书架上取了两本书和装好的一袋苹果,“书看完还你。”

喻悠悠刚走到外面,里面传来暧昧的笑闹声。

“啊——你干什么,臭**……”

“嘘!悠悠还没走远,你想让她听见啊。好了,别生气了,一会带你去吃你爱吃的牛排……”

闭上眼睛吸了口气,心口像被锯割一般淌着血,喻悠悠走进电梯,曾经这样的欢笑也在她身上发生过,爱情的那一缕阳光也曾那样毫无保留的洒在她身上,那么热烈、疯狂。

曾经以为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即使不受接纳,失去一切,还有爱情……其实不是,她丢掉了爱情,丢掉了亲人,丢掉了自己,丢掉了景宾,丢掉了这偷来的快乐,唯一丢不掉的只有回忆和痛楚……

关昕说的没错,她可以笑,为什么不能笑?可是身上那沉重的包袱压得她快喘不上气,她怎么能笑得出来?

“咳咳……”此刻她又忍不住咳嗽起来,程程给的止咳糖浆喝完了,经过药店的时候又买了一瓶。小琦住的医院离这里不远,理应过去看看,提着那袋苹果走向医院,小琦躺在病-床-上刚刚睡着,她悄悄把医药费交了,留了张纸条后离开。

****

夜幕下的“凯旋门”仍然是声色犬马、门庭若市。

从心底来说,喻悠悠很讨厌这种喧闹的场所,这里的每一个人在她眼中如同牛鬼蛇神,白天见不到影,只有夜里才从地狱里钻出来,过着靡乱颠倒的颓废生活。

在门口站了好久,她费了很大的劲才逼自己的脚步往门里迈,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口哨声显示今晚的重头戏钢管舞正在上演。穿过一楼酒吧大厅,果然里面HIGH到快掀翻屋顶,每个人象吸了大/麻那样兴奋,跳钢管舞的舞娘妖娆的身姿如绽放的罂粟,散发着致命的魅力,引得台下不断响起尖锐的口哨声,以及无数只想要占便宜的咸猪手。

静静的从角落穿过,来到换衣间,几个女人叽叽喳喳个不停,无非又在攀比,昨天谁谁谁拿了多少小费,谁又遇到了出手大方的客人,被看中带出场子,拿到了多少多少出场费。

名义上她们这些女服务员与那些坐台的小姐有区别,其实很多人都受不了诱惑,坐台小姐一晚拿到的钱是她们的几倍,渐渐的有姿色的女服务员受不了诱惑,有时候会被客人开的高价吸引,最后带出场。当然,凯旋门内部管理极为严格,遇到这种情况会处以一定金额的罚款,说白了就是抽成,去掉这一部分剩下的数目还是极为可观的,所以大家都没什么异议,这已经成了娱乐场里一个众所周知的潜规则。

喻悠悠事不关已的换着衣服,感冒的破坏力是惊人的,到现在全身仍在酸疼,出门前吞了颗感冒药,不过效果不太明显。

“咳咳……”她扶着墙壁准备出去,身后传来讥笑的声音。

“瞧人家多有本事,一天一个造型,前天是冷艳天后,今天是病西施,明儿说不定就是性感女王玛丽莲梦露…”

“可不是,人家长得多漂亮,脑子转得多快,随便一个造型都惹人眼球,赚到比我们多几倍的小费。”

“你们哪能跟人家比,人家昨晚可是被康少看中的,光那小费就是这个数……”

身后顿时传来又妒又恨的抽气声,“这么多……”

喻悠悠没作停留,快步离开,随便她们怎么造谣,没拿康尉的钱就是没拿,她问心无愧。

……本章完结,下一章“Chapter26 强买强卖(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