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目录] > 第1章:引子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第1章引子

文晓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雨自愿无声的下着,隔着玻璃窗嘀嘀嗒嗒落在窗台上,她静静倚靠在窗边,傻傻看着外面沉寂的世界,阴沉的天气一如她的心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总喜欢在下雨的时候看着天空发呆。一直以为心已经尘封,可是熬过无数孤枕难眠的夜晚后,她知道所谓的尘封不过是用来掩饰心底最深处的落寞。

今夜,她依然如此。只是心酸无数次后,她慢慢接受现实。心中的梦已远走,熟悉的人已隔着遥远的距离,青春路上的回眸一刻已成为永久的记忆。

秋夜的雨来的及去的也快,雨停的瞬间,她空荡的灵魂抽搐了一下。她知道这所城市从来不曾衰老,只是时间因为思念变得沉重而渺小。

她是个漂亮的女人,即使年近三十,那白皙的皮肤、丰腴的体态和雍容华贵的气质依然让很多男人为之心动。

“叮叮……”单调的电话铃声在空荡寂静的房间响起,格外刺耳。

她面无表情的拿起电话,“喂,谁?”

“韩蕾,你一个人在家干什么?我回国几天了,你都不来看我,还当不当我是你朋友?”

是好友颜蓉,这么多年,她依然风风火火的,性子一点都没变,只是她的生活有了太大的改变……

“哦,最近太忙了,改天来看你。”她低吟着,本能的有些紧张。

伤痛已让她变得孤僻,她不愿和人交往,尤其是亲密的人。因为越熟悉她的人,越会不经意间触动她的伤口。

“五年了,你还想困自己几年?你真想守着回忆过一辈子吗?……”电话那头报告新闻似的嚷着。

“你不会明白。”她微蹙着眉。

“是,我是不明白,我也不想明白。但我真的很想知道,这几年你过的开心吗?你打算一直这样过下去吗?”

韩蕾打了一个寒战,五年,竟然浑浑噩噩过了五年!她略带悲伤的说:“颜蓉,我真的觉得自己好累,好辛苦!有时候我会想,如果能变成尘埃,那该多好,就可以无声无息消失在这个世界。可是我知道我不能,因为身边还有父母,还有朋友。我必须活着,活在痛苦里,活在自责里。”

“为什么这么想?你没错,你根本没错,为什么要把自己死死困住?”

“不……,我有错,如果不是我的自私,不是我的任性,就不会……”韩蕾哽咽着,没有勇气再说下去。

“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是不管谁对谁错,你要面对的是将来,不是吗?过去的就该让它过去,韩蕾,你应该想想将来。”

韩蕾笑的很勉强,“将来……就算去想将来又能怎么样,将来永远是个未知数,永远没有人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那现在呢?现在你在想什么?”电话那头有些急切。

“现在?”韩蕾轻哼了声,“现在我什么都不想。”

“你撒谎,如果你什么都不想,为什么不来找我?明明知道我回来,却不来找我,为什么?因为你害怕见到我,害怕想起以前的事,害怕面对每个关心你的人……”

“够了,不要再说了……”韩蕾大嚷,心里又怕又痛。

“不,我一定要说!韩蕾,你还想着他对不对?你单身是因为一直想着他,对不对?既然这么爱他,当初为什么要那么固执?为什么要放手?”

“颜蓉,为什么一定要揭我的伤疤?为什么?”韩蕾泣不成声,“当你看到一颗最美丽的流星划过天际,却还来不及许愿、来不及说再见,它已经悄无声息的陨落,你会怎么想?”

“我会难受,会失落。可是又能怎么样?它还是陨落了,不是吗?何况对于流星来说,陨落才是它真正期盼的。”

“是吗?是这样吗?”韩蕾喃喃细语:“每颗星星都是点缀人世的花朵,我们犹如每颗星星,而陨落才是流星根本的归宿,因为只有这样它们才能回到天国去庇佑人间所有的星星。颜蓉,谢谢你,谢谢你。”

“谢我什么?”急促的呼吸声传入韩蕾耳膜。

“或许陨落才是流星真正期盼的,谢谢你这句话。这几年,我一直自责,却没想到我们是繁星,可又都是流星。把美丽动人的风景留在人间,然后带着祝福、希望陨落在天国。我不能因为流星的陨落去怪责天国,当人世间有几颗甚至几十颗、几百颗流星陨落的时候,我们该做的不是自责,也不是内疚,而是让自己留下更美的风景在人间!”

“韩蕾,你明白就好。既然想通了,那你快点告诉他。这么多年,你们受的折磨也够了……”

“告诉他,你让我告诉他什么?告诉他我想通了?还是告诉他不要离开我?也许他已经有了美满的家庭,我又何必再去打扰他?”韩蕾颤抖的声音掩饰不了心中的凄凉。

“韩蕾,你听我说……”

“颜蓉,不要再说了。刚刚你才说的,过去应该让它过去。所以,请你不要再说了。”韩蕾激动的打断了她的话。

“你知道我说的过去,不是指你们。如果他回到这个城市,你们还能过去吗?”

韩蕾怔住,许久,她喃喃应道:“不能过去,但又必须过去,这才是我最大的伤痛。”说完,她匆忙挂断了电话。

那一瞬间,她感觉嘴里有点咸、有点涩。

没多久,电话又响起来。韩蕾看着电话,心里酸楚苦涩。

她坐着,很久很久,直到门铃声突然响起来,她才发现电话铃声在不经意间早已停止。她失神的望着电话,轻轻叹了口气。

“砰砰砰……”有人敲门,轻轻的几响。

韩蕾愣了愣,她用手擦了擦眼角残留的几滴眼泪,然后走向房门。

“你好,是韩蕾吗?”门口,一个穿着工作服却满脸稚气的女孩很客气的笑道。

曾几何时,她也这么年轻、这么有活力,不过现在想想好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照这个年龄,本应该结婚生子,可如今她依然形影孤单。

她木然的点点头,“我是韩蕾,找我有事吗?”

“呃,我是叶草礼品公司的,有人委托我们送份礼物给你。”

“礼物?什么礼物?”她有些愕然。

“对不起,我们只负责送东西,你在单子上签个字就行了。”

韩蕾拿起女孩准备好的笔,签上名字,然后疑惑的接过礼盒。如果礼盒大点,她会觉得里面放的是炸弹。突然,她为有这样的想法感到好笑。

关上房门,她漫不经心的打开礼盒。一枚钻戒在眼前闪闪发光,钻石犹如眼泪般晶莹透明,迸射闪耀出的炫目光芒照亮了整个房间,也照亮了她那颗空虚无助的心。

她来不及思考,下意识握紧它冲向门口,她不敢相信这是送给她的。

开门一瞬间,她惊呆了。她怀疑眼前一切不过是场梦,又或许不是梦。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吗?”他半开玩笑,有些玩世不恭。

她心“砰砰”跳着,在安静得像没有人的房间里,听上去那么清晰。

“你……你……”韩蕾眼底掠过一抹痛楚,“你不是在国外吗?”

“不欢迎我来?”

“不是,不是。”她慌乱的回答,不知所措。

他笑了,英俊的笑容一如从前。他不明白为什么她这么慌乱,不是让颜蓉告诉她了吗?难道五年前那幕还要重演?不,绝不能!一种深刻的痛楚逐渐来到他眼中,然后遍布在他俊朗的面庞上。

走进门,他环视着四周,房间里毫无生气,只有当年送给她的那盆水仙花依然绽放。他心颤动着,胸腔在剧烈起伏。她果然没有忘记他,而他竟然丢下她五年,他狠狠埋怨自己当初怎么忍心一走了之。蓦然,他的眼睛被从她指缝间溜走的钻石光芒折射了一下。

“喜欢吗?”他眼底的光芒轻轻跳跃着。

“喜欢?喜欢什么?”她眼睛空洞洞的,没有一丝神采。

他邹邹眉头,“钻戒,你刚收到的钻戒呀!”

“是你送的?”她依然呆呆看着他,声音空洞而虚渺。

“蕾蕾,你怎么了?”她幽幽的神情,让他感到害怕,他上前紧紧握住她那双冰凉的手。

“别碰我,你别碰我!”她大声叫着,用力甩开他的手,朝后退去。

他紧张的看着她,激动的说:“蕾蕾,是我对不起你。我不应该那么自私,不应该为了你几句气话,头也不回的走掉,我不该在进退两难的时候离开你,你知道这几年我过的有多痛苦吗?如果不是颜蓉,我还一直糊涂的以为你过的很好,我真是愚蠢至极!”

“你不是糊涂,也不是愚蠢。是我的自私、任性伤害了所有关心爱护我的人。我拼命想忘掉从前,可真的好难好难。我有什么资格去怪别人,如果不是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不是我,你们都不会受伤。”

“蕾蕾,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不,你听我说,我知道面前站着的不是你。我又做梦了,对不对?梦醒了,你就消失了……”她泪雨滂沱。

他深情的注视着眼前注定让他牵挂一生、爱护一生的人,“蕾蕾,你看着我,你不是在做梦。不管你再用什么办法,都不能把我气走。没有你的世界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我再也不会傻傻丢下你,然后说一堆莫名其妙言不由衷的话。你看清楚,我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我不是在做梦?真的不是在做梦?”她身子微震。

他忍不住上前紧紧抱住她,“蕾蕾,真的不是梦。”

她抬起头,看着这个成熟稳重的男人,岁月已经在他脸上刻下了痕迹。她小心翼翼摸着他的脸,感受他那温热的泪水。

“你真的回来了?”

“恩。”他压抑住内心的狂喜,在她耳边轻轻说:“对了,忘了告诉你,如果有一天你和流星一样悄然逝去,我一定会在身边陪着你,伴着你,然后带着你的祝福好好活下去。不过,你肯定会在天国等我吧?”

韩蕾嘴唇蠕动了一下,却并没有发出声音。

他和她彼此望着,笑容在水仙花淡淡的香味里慢慢绽放,钻石的光芒在房间里静静闪耀。她不会再放手,她知道在天边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个人会诚心的祝福她。

她笑的很迷人,他忍不住低下头,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

她感恩的看着窗外,雨越下越细,轻柔而透明,空气中仿佛笼罩着一层钻石般晶莹透亮的光芒。她的心像风一样自由,正追逐着那萍水相逢的青春年少、追忆着那擦肩而过的动人传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