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目录] > 第10章:默认章节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第10章默认章节

文晓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窗外飘着一片雾蒙蒙的细雨,天气阴冷而寒瑟。不知不觉夏天已经走到了深处,秋意一点点变浓。秋日的雨带着宁静的味道,雨滴顺着屋檐打落在树叶上,然后又从树叶滚落进泥土。

“哎,什么天嘛,又下雨了!大晚上还上什么课,真是讨厌!”韩蕾抱着几本书冲冲的往教室赶去。到了教学楼,看看手表,不得了,快7点了。电梯依然停在12楼的指示灯,让她有种爬上12楼的冲动,但这种想法转念就消失了,12楼的高度让她不由自主的往电梯门口靠了靠。

电梯门口挤满了同学,韩蕾觉得好像不是在等电梯,而是在赶市集。一个个脑袋在她面前晃,无聊之余,她忍不住数起了前方的脑袋,“一个,两个,……”

终于,电梯下来了。

韩蕾拼尽全身力气往里挤,在距离电梯只有一步之遥时,突然她觉得有人拽了她一下,她转过头,一个男生擦着她的肩膀,先她一步走进电梯。

和她抢位置,居然用这种手段害她又得等下一趟电梯,韩蕾愤怒的看着擦她肩膀而过的男生。

目光相对时,她不自觉张大了嘴巴,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居然又是他!前两次撞她,然后还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这次又和她抢电梯,他们上辈子一定是冤家!

不过,她来不及多想,她以最快的速度按住了电梯门口的键,然后逼视着他。她以最丰富的表情告诉他,她不打算让他称心如意。

又是她!他不动声色的看着她,嘴角的不屑也清楚的告诉了韩蕾他不打算走出电梯。

渐渐,很多同学变得不安分。

“喂,麻烦你先出去吧。”

“对,有什么事出去说吧!”

“……”

一个男生加上一个女生,不用说,很多人都会把他们视成情侣。在他们眼中,这不过是场情侣间的闹剧。只是他们的世纪大战影响了他们,因为他们正赶着乘电梯去教室上课。

唧唧喳喳的声音此起彼伏,韩蕾咬着嘴唇,死死按住键,倔强的盯着高出她一个头的萧逸晨。

“喂,同学们,你们行个方便吧!”又有人加入了劝解的队伍,“要吵架出去吵,别影响别人!”

韩蕾心里偷笑着,这么多人身攻击,看你承受得了多少。就不信你不出来,和我你抢位置,门都没有!

萧逸晨没有把这些话放在心里,他依然纹丝不动,好像身边发生的事情根本与他无关。

他冷淡疏远的脸激怒了她,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韩蕾使出全身力气狠狠拽了他一把。虽然踉跄了下,但还是顺利把他拽了出来。眼尖手快的同学见状,赶紧按上了电梯的上楼键。

他无可奈何的看着电梯关上门,然后愤怒的看着一旁早已笑开花的韩蕾。

“你有毛病吗?有那么好笑吗?”

“什么?你说谁有毛病?”韩蕾表情瞬间变化,让她觉得脸好像在抽筋。

“为什么把我拽出来?”

韩蕾“啊”的张大了嘴,“你搞清楚,是我先到电梯的,谁让你把我拽出来?你可以拽我出来,为什么我不可以拽你出来?”

“哼!”他从鼻孔里发出不屑的声音,“麻烦你搞清楚,是你背包拉链开了,我帮你把拉链拉上而已。你自己站在电梯门口发愣不进去,被别人抢了位置,现在还居然理直气壮的乱怪人,真是!”

“什么?”韩蕾邹了邹眉头,默立片刻,“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信你?总之是你让我进不了电梯的。”

萧逸晨“呼”的吐了口气,“懒得和你说!”

“喂……你等等,那天你说我身上有香味,到底是什么香味?为什么说只有坏女人身上才有那种香味?”韩蕾拉住了他。

“我不叫喂,我有名有姓,听着,我叫萧—逸—晨!”

萧逸晨?挺好听的名字嘛!她不假思索的喊道:“我叫韩蕾!”

萧逸晨有些错愕的望着她,那天送她去医院,他就已经知道她的名字。此刻她这么不经心的说出名字来,倒不得不让他想她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女生。她好像一点城府都没有,说话做事全凭想法。这样一个女生,应该楚楚可怜才对,可她眉头处又明显挂着一丝倔强!她到底是怎样的人?

韩蕾感觉到他在沉思,只是他那双有着异样魔力的眼睛让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盯着他,他真的很好看!像……像什么?像梦中那条气态昂藏的火龙,想起火龙张牙舞爪的怪样和眼前这张脸,她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起来。

她的笑声打断了他,他蹙起眉头:“你很喜欢突然发笑吗?你不觉得这样很白痴吗?”

白痴?他竟然又说她是白痴!

韩蕾气嘟嘟的说:“你管我笑什么,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萧逸晨看了她一眼,“有回答的必要吗?”他不想把心事泄露出来,当天,他也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她身上会有那种味道。他从来没打算告诉她,为什么他会那么问她。

“你这个人真的好奇怪,只能你问我,我就不能问你了吗?”韩蕾瞪着他,“还有,不要喊我白痴。”

“啊?什么?”他越来越不明白她,她要他不要喊她白痴,可是喊什么有那么重要吗?至少,他不觉得白痴是什么恶意的称呼。

“你很喜欢说别人是白痴吗?我看只有自己是白痴的人,才会总把白痴挂在嘴上吧。不过很抱歉,我知道你是白痴,你不用拉着我和你同流合污!”

萧逸晨瞪着她发愣,不过他不再说话。他晃了晃袖子,转过身。

她一把拽住他,“喂……”

“你想怎么样?”

“我……”韩蕾竟一时哽咽。

也许想到什么,萧逸晨有些得意的扬了扬手臂,在韩蕾面前晃了晃。韩蕾清楚看到他手上的表已经指到了七点!

七点,上课铃声响了起来!完了!完了!就是乘电梯也来不及了!

韩蕾大叫了声不好,然后往楼梯口跑去,她已经没有时间再等电梯。

萧逸晨看着她慢慢消失的身影,一股莫名的情绪涌进脑海,她真的会是母亲那样的人吗?她的冒失带些白痴,不过好像还有些可爱,她带给他很多新鲜感,这是从来不曾有过的感觉。

而此时韩蕾脑子里浮现的是法理学郭老师那张可怕的脸!听上届、上上届学姐说,这个郭老师是学校有名的“四大名捕”!“死”在她手上的学生不计其数,尤其小道消息说她有过两次失败的婚姻,所以她对女生,尤其是漂亮女生更不会手下留情!第一堂课就迟到,肯定会被她记下一笔了!

完了!要是被她抓重修,那父母亲还不……

她不敢往下想,她屏足力气往上跑,耳边只有她一个人的沉重呼吸声!

似乎跑了一个世纪,她终于到了教室门口。本想理顺下头发,至少走进教室还比较体面。可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开她的玩笑,她踉跄了一下,一个不小心就破门而入了。

该死,谁最后进的教室,连门都不锁,她心里嘀咕着。走进教室的那一刻,她好像看到了上帝!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每个人都想看清楚这个倒霉鬼的模样!

韩蕾窘迫的低着头,等待她的将是什么,她不知道。不过她清楚的听到脚步声正朝她这边靠近。

“你叫什么名字?”

是郭老师的声音!韩蕾不敢抬头看她,结舌说道:“韩……韩……蕾。”

“什么,大声说一遍!”

韩蕾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她用力呼了一口气,然后又吐了口气,“韩蕾!”

“韩蕾是吧!好,很好,请问你现在几点了?”

“七点十分。”她小声说。

“知不知道今天是第一堂课?第一堂课就迟到,你是怎么上课的?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总之下不为例。”她转过身,“否则,后果自负。”然后,她平静的朝讲台走去。

韩蕾冲她的背影撅了撅嘴,伸了伸舌头,然后找了个最不起眼的位置坐下。她根本没有心情听课,心里一直记挂着萧逸晨。萧逸晨,臭家伙,她在纸上写下他的名字,然后拿着笔使劲的戳,直到戳点覆盖他的名字。

下课的时候,夏子怡走到她身边,关心的问道:“你不是早出来了吗?怎么这么晚才到教室?”

“别提了!”韩蕾挥了挥手,“反正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当我倒霉好了。”

“我看你是不想告诉我吧。”夏子怡笑了笑,“那好吧,等你想说了再告诉我。”

“也不是什么秘密,你可别多心。”韩蕾看着天花板,可怜兮兮的说:“不过,我知道法理学估计要挂红灯了。”

“又说不争气的话了。”夏子怡点了点她的头,“你呀,好好听课,认真记笔记,肯定能过的。”

韩蕾微微一笑,“好好好,听课、记笔记。再说下去,你又和妈妈一样在我耳边唠叨不停了。”

“好吧,我不说了。”夏子怡起身,随即又看了她一眼说道:“不管刚刚发生了什么事,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做人应该朝前看的。”她拍了拍韩蕾的肩膀。

韩蕾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目光转向窗外。教室前面垂着的电线上,挂着一串水珠,晶莹而透明,像一条珍珠项链。路灯在细雨中高高的站著,漠然的放射着它那昏黄的光线,那么的孤高和骄傲,好像全世界上的事都与它无关似的。韩蕾叹了叹气,萧逸晨,他也会和她无关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