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目录] > 第15章:默认章节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第15章默认章节

文晓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静静的。

萧逸晨躺在床上,对着韩蕾的照片出神的凝思,脑子里挥之不散的是姚伟告诉他的那些关于韩蕾的事情。

姚伟一再强调,韩蕾,是个率直到有时候没有大脑的女生。

如果他想撕韩蕾照片的时候没有被姚伟发现,如果姚伟不是韩蕾以前的家教,或许萧逸晨永远都不会彻底动摇他的想法,他顶多只会怀疑,却绝对不会动摇,他是个倔强固执的人。

而姚伟的话让他不得不重新审视他的想法,的确,韩蕾怎么会知道他家家产雄厚,又怎么会知道他在哪出现,然后伺机撞他?他突然觉得好懊恼,竟然对她说出那么难听的话,而她更是天真的说出下次见到他要吐口水。

如果他让她吐口水,她还会再来找他吗?

注定,今夜无眠。

※※※※※※※※※※※※※※※※※※※※※※※※※※※※※※※※※※※※※※※※※※※※※※※※※※※※※※※※※※※※※※※※※

同样,韩蕾也没有睡好。她努力不去想萧逸晨,却没有办法做到。从联欢结束到现在,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那些话,那些让她夜不能寐的话。她没有办法容忍他这么侮辱她,想到几次的不欢而散和他带给她的霉运,所以她决定——她要报仇!

第二天,她义无返顾走进了书法协会办公室。她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门而入。她的到来,让萧逸晨很讶异,不过,更多的是一丝窃喜。

“你……”萧逸晨起身站起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韩蕾昂起头,“哼!别你你你的,什么人嘛。”

“什么人?你觉得我是什么人?”萧逸晨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韩蕾跳起来,指着他大叫:“你是**!大色狼!披着狼皮的羊!……不对,是披着羊皮的狼!”

萧逸晨看着她小嘴鼓得高高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通红的样子,心里忍不住笑了。他知道她真的生气了,不过他们之间的误会应该可以消除,对,就是误会。

“看什么看,没看过为了夺家产处心积虑的人吗?”韩蕾眨了眨眼睛,屏着气看着他,“那你就睁大眼睛,看清楚点。”

“我……”萧逸晨嘴唇尴尬的瘪着,“我觉得我们之间有误会。”

“误会?你把我狠狠骂了一通后,然后再告诉我说是误会?你怎么不误会你是猪,你是狗,你是……你是大灰狼呀?”韩蕾气的不知所云。

“其实我……”萧逸晨又一阵语塞。

韩蕾撅着嘴巴白了他一眼,“别你怎么样了,反正我今天来是为了报仇!”

“报仇?”萧逸晨大惊,这丫头想搞什么明堂,“你说说看,你想怎样报仇?”

他这么坦然倒让韩蕾无可是从了,是呀,光想着报仇,可怎么报仇?打肯定是打不过,该骂的也都骂了,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报仇?哎,都怪一时冲动。这么想着,韩蕾也就没那么生气了。算了,就当自己好心,放他一马吧。

“怎么不说话?如果你想打人,那动手吧。”萧逸晨站到她面前,他想她报仇,这样他起码不用那么内疚。

“算了,反正我们以后又不一定见面。”韩蕾说完,转身离开。

“对不起!”在拉开房门准备出去的刹那,韩蕾听到了对不起。她停顿了会,还是毫不犹豫的跨出了房门。

他心里一阵慌乱,不由自主的冲到门口,使劲拽住了她。

“为什么还出去,我已经道歉了!”萧逸晨喊着。

韩蕾瞥了他一眼,说道:“道歉?看过流星花园没?道明寺有句最经典的话,你知道吗?道歉,如果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再说了,我为什么不能出去?我已经不报仇了,这里本来就不属于我。”

萧逸晨一脸正经,一字一句的说:“因为,我不想你走!”

“什么?你不想我走?哈哈……”韩蕾放肆的笑着,“你真的很好笑耶,你不想我走,我就不能走了嘛?认识你,真是倒八辈子的霉了!萧逸晨,不管我们是不是真的有误会,总之就当我们没有遇见过,那样对谁都好。”

他默默的看着她,“从来没有遇见过?”

“对!”韩蕾坚定的说道:“从来都没有遇见过。”说完,她跑下了楼。

转弯时,她“扑通”一声趴倒在地,真是倒霉透顶,她小声嘀咕。

“没事吧?”

熟悉的声音传入她耳朵里,她抬头一看,惊奇的唤了声,“高弋阳!”

“走路怎么这么急呢,下次小心点。”他用手扶起她说道。

“哎,都说人倒霉的时候,走路都会摔倒,以前不信,现在不信都不行。”韩蕾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高弋阳微笑的看着她,“怎么了?遇到不开心的事?”

韩蕾翻了翻眼睛,“别提了,总之最近非常非常倒霉就是了。”

“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高弋阳轻声说道。

友善的眼神让韩蕾觉得他是个值得信任的人,或许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友情就是从一个眼神开始的。

“你不能帮我,但是如果你有时间,我可以讲个故事给你听。”

“那我洗耳恭听。”高弋阳捏了捏耳朵笑道。

站在学校湖边,风吹在身上,已没有夏日的凉爽,更多的是丝丝凉意。南方的天气和北方有着明显的不同,它的冷是那种冷到骨子里的冷,让人无处可逃。

韩蕾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高弋阳见状赶紧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

“不用了。”她委婉的拒绝。

“小心感冒。”

几个字,却给她带来暖暖的感觉,她感激的看着他,然后笑道:“谢谢!”

随后,她开始讲述她和萧逸晨之间的故事。

高弋阳静静听着,不发表任何言论,只是静静听着,偶尔会邹邹眉头。

“你是因为想报仇见他还是因为想见他去找他?”

韩蕾撅着嘴嚷道:“当然是想报仇了,一个晚上没睡,就是想报仇。不过好奇怪,看着他态度那么大的变化,我反而报不了仇了。”

“你是个善良的女生。”高弋阳笑道:“真的。”

“善良?呵呵,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用善良来形容我的人耶。”

“是吗?”高弋阳勃有兴趣的看着她,“那你说说看,一般别人都怎么形容你?”

韩蕾昂了昂头,笑道:“可多了,譬如淘气鬼、捣蛋鬼……恩,还有祸头子什么的,总之呀,都是些不好的。”

“呵呵!”高弋阳说道:“那萧逸晨是不是第一个说你卑鄙、有心眼的人?”

“好好的提他干什么,我想通了,他爱怎么想我就怎么想,反正他说我,我又不会掉快肉。至于,萧逸晨嘛,他真要觉得是误会我了,肯定会内疚的。既然内疚,那就一定会想要我原谅他的。哼,我就偏不给他这个机会,就当给他的惩罚好了。”韩蕾得意的笑了笑,“怎么样,我这个报仇方法很高超吧?”

“噗嗤……”高弋阳忍不住笑起来,停了会,他指着韩蕾小声说道:“我算是知道什么叫最毒妇人心了。”

“那不知道我这个毒妇人有没有资格交你这个朋友?”韩蕾爽朗的说。

高弋阳怔住,心里欣喜不已,“当然,当然,我们本来就是朋友。”

“好,我们本来就是朋友。”韩蕾笑道,然后友善的伸出右手,“你好,我是韩蕾。”

“呵呵。”高弋阳轻呼了口气,然后伸出右手,紧紧握住了韩蕾的手,“你好,我是高弋阳。”

他们彼此看着,笑着,空气似乎变的清新透明。这刻起,高弋阳知道他不舍再放手,因为他的心愿意为韩蕾等待、停留。

※※※※※※※※※※※※※※※※※※※※※※※※※※※※※※※※※※※※※※※※※※※※※※※※※※※※※※※※※※※※※※※※※

房间里静静的,宛如一个没有人的坟场。

萧逸晨呆呆的坐着,他脑子里充满了苦恼、怨恨和迷惑,这些情绪就像绳索一样紧紧将他缠住,让他无法呼吸、无法透气。

他苦闷的想着,虽然目光笔直的瞪视着前方,却丝毫没留意到眼前站了一个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