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目录] > 第18章:默认章节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第18章默认章节

文晓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运动会结束后,高弋阳成为A大的风云人物。大学里的风云人物,一般有两种:一种是长的英俊潇洒,要不家里有权有势的公子哥儿;还有一种就是在运动方面有天赋的人,比如篮球、足球、跑步等。但不管是哪种,都会受到学校大堆女生的追捧,高弋阳也不例外。

从成为学校短跑冠军那天起,他似乎更忙了。学生会组织部总有忙不完的事情,而期中考试又将临近。他第一次感到了压力,好在他找到了一个可以舒精缓神的地方,只是很凑巧这里也是萧逸晨喜欢的地方。或许冥冥中真的有安排,他们几个人注定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迎着风,高弋阳敞开夹克,无意识的在河滩上走着。他低着头,看着自己在沙上留下的足迹,单调的、清晰的、孤独的一行足迹。他微蹙着眉梢,陷在某种若有所待的沉思中。天气明显带着凉意,风吹扑在身上,感觉凉飕飕的。

这种季节,河边总是静悄悄的。

他孩童般的数着自己的脚印,带着份寥落的、萧索的、无奈的感觉。他和韩蕾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而他对她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他会顺着她的笑而笑,伴着她的忧而忧。他知道从见到韩蕾第一眼起,他就栽了。那种难以言语的情绪一直伴着他,只是长久以来在韩蕾纯净的眼神中他看不到一丝杂质。他无法猜到她的心事,更无法告诉她他的心事。某些时候,韩蕾还会不自觉的骂上萧逸晨几句。在他看来,她骂的有些言不由忠。他知道在韩蕾心底,有想见萧逸晨的欲望。

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忍不住埋怨萧逸晨。埋怨他为什么明明和韩蕾没有任何关系,却偏要在她心里占有一席之地。他从未想过,他会吃醋吃到这种程度,而这并不是他一向的为人处事风格。他惊叹韩蕾带给他转变的同时,忧郁愁闷会随之而来。

走着走着,他听到前方传来零落的吉他声。声音很颓废、很单调,似乎和周围环境很不合拍。

顺着声音走去,他看到前方有个人正低着头弹着吉他。与其说是弹,倒不如说是拨弄更为恰当。他的心思完全没有放在吉他上,看的出来,他不过是借助吉他来发泄某种压抑在心里深处的情绪,不然是不会让吉他发出那么机械的声音。

高弋阳本不想打扰这个和他一样愁苦的人,只是他抬头的刹那,高弋阳忍不住停住了脚步。

他眉头一邹,是他,萧逸晨!

这个季节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吹风,高弋阳以为天下只有他一人,真没想到萧逸晨竟也有如此癖好!如果不是韩蕾,或许他们会是朋友!

萧逸晨迎着高弋阳的目光,不动,也不说话,……

好久好久,他们只是对视着,谁也不说话。

然后,还是高弋阳先打破了沉寂,他试探的问道:“你常来这?”

萧逸晨还是不吭声,他又低下头,继续拨弄他的吉他,而吉他又继续发出单调的声音。

高弋阳不解的看着眼前的“怪人”,他开始能理解为什么韩蕾会想起他。他的确耐人寻味,的确让人一见难忘。

高弋阳走到他身边,有些鲁莽的说:“你对人总是这么不搭不理吗?”

“走开。”萧逸晨粗声粗气说道。

“什么?”高弋阳眉头更紧了,这个可恶的家伙!

“我让你走开!”他重复了一遍。

高弋阳盯着他,有些恼怒的说:“你就是用这种方式让别人对你产生好奇,然后放在心里某个角落吗?”

萧逸晨起身站起来,迎着他的目光,冷漠的说:“不关你的事。”

“韩蕾的事就是我的事。”

“哦?是吗?”萧逸晨唇边露出一丝坏笑,“你和韩蕾什么关系?”

“我……”高弋阳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我和她是朋友。”

“朋友有很多种,你们是什么朋友?”萧逸晨走近一步,逼视着高弋阳说道:“你喜欢她?”

“对,我喜欢她。”高弋阳坦然的点着头,“我喜欢她,所以我不希望她因为你不开心。”

看到高弋阳肯定的神情,萧逸晨心中很是不痛快。原来,韩蕾一直藏在他心里某个角落,只是他不愿意相信而已,他的苦闷忧愁都不过是缘自韩蕾那句“反正我们以后又不一定见面”。

他半眯着眼,口是心非的说:“会吗?我在她心中不过是个一无是处的家伙,我怎么能影响到她的情绪?同样,她在我心中也不过是个白痴。”

“什么?你明明跟韩蕾道歉了,为什么还要出口伤人?”高弋阳拉着他的衣领大声质问道。

萧逸晨轻哼了声,“关你什么事。”

高弋阳愤怒的看着他,韩蕾心里惦记着的竟然是个这么没有水准的人,他越想越气,随后,“砰”的一声,他用力挥了一拳过去,“你这臭家伙,我这拳是替韩蕾打的。”

萧逸晨被打的踉跄了一下,他尽力稳住身子,大声吼道:“你疯了吗?学校大名鼎鼎的组织部副部长就是你这样子吗……”

“那你呢?你这女生心中的王子又是什么样子呢?你除了会说些不入流的话,还会说些什么?”高弋阳冲过来,扯住他的衣领。

萧逸晨瞪着眼,同样一拳挥向了高弋阳。什么君子风度,什么动口不动手统统丢到一边。或许在他们心里,都有某种情绪想要发泄。于是,两人身子一直扭到了一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才相互停了手。

等坐下来的时候,两个人都精疲力竭,而且脸上都挂了彩。他们气喘吁吁的看着对方,谁也不说话。最后,他们先后离开了。

暮色像一层轻烟轻雾,正在河面扩散开来。临近冬天的河边,就有那么些冷飕飕、萧飒飒的气氛。

※※※※※※※※※※※※※※※※※※※※※※※※※※※※※※※※※※※※※※※※※※※※※※※※※※※※※※※※※※※※※※※※※

走到学校门口时,很多人都注视着萧逸晨和高弋阳两个人。所有人都在猜测他们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他们身上、脸上的伤无疑成了A大爆炸性新闻。当天,学校两大校草被人打的遍体鳞伤的消息就这么流传开来。接着,流传的版本一个比一个夸张,最后传到韩蕾耳朵里就成了萧逸晨联手高弋阳勇斗歹徒,英勇受伤。

如果是高弋阳一个人,韩蕾或许就信这个版本了。只是加上萧逸晨,她就有些动摇了。那么无理的家伙,说他去抢劫,她还有可能信。现在说他去救人,打死她,她也不会信。

于是她决定去找萧逸晨问个清楚,至于为什么没去找高弋阳,韩蕾也说不上来。以后的日子里,她时常会想到当时的心境,或许从一开始对他们的感情已经有所不同。

一进书法协会办公室的门,韩蕾就吓了好一大跳。萧逸晨坐在书桌前面,严肃的、忧郁的、阴沉的坐在那儿,一句话也不说。他脸上贴了好几块胶布,手上到处是红肿肿的大块,以至在门口这么远的距离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他好像伤的不轻,究竟发生什么事了,难道真的是为了救人吗?韩蕾疑惑的邹了邹眉头。她走到他跟前,轻轻的唤了声,“萧逸晨。”

“你来干什么?”萧逸晨沉重的低吼:“来兴师问罪吗?来怪我打伤了你的高弋阳吗?还是来继续帮他教训我?”他的眼光,锐利森冷得像两道寒冰直射向韩蕾,“如果不是他,你应该不会来吧?”

“啊?”尽管来之前,韩蕾对他们的事做了N版本的推测,但是以她的智商是绝对不会推测到这个版本的。听到萧逸晨的话,她讶异的张大了嘴巴,“你们不是……不是……”

他挺直了背脊,看着她,冷语道:“是,我们是打架,那又怎么样?你心疼高弋阳了是吗?”

她凝视着他,重重的呼着气,脸色发青,“你们居然是因为打架受伤,亏我还真以为你们见义勇为。什么心疼高弋阳?他是我朋友,我当然不希望他受伤了,同样,我也……”她还想再说下去,但是没有说出口。

萧逸晨默然片刻,好久没有说出话来。他明白她想说同样也不希望他受伤,只是说不出口。也难怪,他们连朋友都不是。想到这点,他心里不免自嘲的笑了笑。

韩蕾视线转到桌面上,看到她的照片正摆在桌上。如果没有猜错,她进门前,他盯着桌子不是在看别的,而是她的照片。

她拿起照片,瞥了她一眼:“为什么看我的照片?”

他短促的说:“没有。”

她深深注视着他,然后叹了口气,随后轻声说:“没有就算了,我已经知道你们为什么会折腾成这样,再见。”

他怔了怔,他的心因韩蕾而悸动了。

韩蕾走到门口,看了他一眼,他低着头,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她又叹了声气,然后关上了门。

房门阖上,他的心也阖上了。他重重的倒在椅子上,用一种苦恼的、痛楚的心情去想她和高弋阳在一起的表情。

他闭上眼睛,咬紧牙关,以后,他知道,他或许再也见不到韩蕾了。

但是,以后,注定是个未知数,注定是要出点事的,注定是要改变很多人命运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