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目录] > 第19章:默认章节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第19章默认章节

文晓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早上,高弋阳去上课的时候,情绪仍然很低落,甚至是忧郁而不安的。昨夜一夜没睡好,他想到许多事情。

他弄不清楚为什么会忍不住和萧逸晨动手,为什么萧逸晨说到韩蕾时眼神会那么闪烁不定,为什么他们从未见过面,却在不经意间都认出对方……他不明白的地方太多了!头一次尝到失眠的滋味,头一次领略到感情的苦恼!不过,他叹息着想,反正都会过去的。他面前还有好多好多的事要做,好多好多的路要走。他理智的告诉自己不能让感情冲昏头脑,只是好像做起来很难。

在中途下课休息期间,韩蕾匆匆忙忙找到了高弋阳。她把他拉到一边,从上到下认认真真看了十几秒,然后不解的问道:“臭家伙,为什么和别人打架?你以为你和小远一样大吗?居然那么多女生以为你们两个人是见义勇为,不小心挂了彩。我真没想到你们竟然是互相残杀才弄成这样,要是被学校知道,你们两个人吃不了兜着走。”

“你怎么知道?我没和别人说过,既然大家都觉得我们是做好事,我们也没有必要自己给自己捅漏子,可是为什么你会知道?”

“怎么?我就不能知道了?我这么聪明,有什么不知道的?想堵我的嘴,可没那么容易。”韩蕾歪着头笑道。

“你找过萧逸晨?”高弋阳并不因她调皮的语气而轻松,他敏锐的问道:“是不是萧逸晨告诉你的?”

“是呀。”韩蕾没有察觉到高弋阳的异样。

“他和你说了什么?”高弋阳邹紧眉头,紧张的问。

韩蕾抿了抿嘴,然后拍拍他的肩膀,笑道:“那么紧张干什么嘛,他又不能吃了我。其实也没说什么,只是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而已。”

“所以你现在来问我了?为什么你不先来问我发生了什么,要去问他?你更信任他吗?”高弋阳觉得内心莫名的烦躁。

韩蕾怔住,她咬咬嘴唇,慌忙摇摇头,可是内心却有些迷乱,真的像高弋阳说的那样吗?难道真的是用这个作为借口去找萧逸晨吗?

他瞪着她,她那双大眼睛忽闪忽定,“真的不是?”

“不是!”她拼命摇着头,“我怎么会更信任他呢?他那么自负,那么喜欢中伤别人,那么自以为是,那么让人讨厌!不会,我不会!”

他沉吟了一会儿,仔细审视着她,“你这么了解他吗?”

“不是嘛!”突然,韩蕾换了种语气,脸上有种天真的淘气,“喂,臭家伙,为什么揪着这个问题不放嘛。”

的确,韩蕾撒娇,高弋阳就没辙了。

他凝视着她,白皙的面颊光滑得像缎子,眼珠深黑,迷蒙,浮着薄薄的雾气,这么可爱的女生为什么要出现在他面前?如果不出现,或许他的生活就不会被打乱了,可是她出现了。该怎么办?要怎么办?

“韩蕾,答应我,以后不要去找萧逸晨。”他正经的说道。

韩蕾有些迟疑,她困惑的望着他,完全不了解他的意思,但默然几秒钟后,她笑着答应了。笑容里,有几分坦荡荡。

高弋阳看着她,眼睛发着亮光,然后唇边浮起了笑意。

“中午去吃饭?”

韩蕾淡然一笑,使劲点了点头。

笑容在他们之间又绽放开来,空气似乎凝固了。只是韩蕾真的不会再和萧逸晨见面吗?有些事情似乎是天注定的。

※※※※※※※※※※※※※※※※※※※※※※※※※※※※※※※※※※※※※※※※※※※※※※※※※※※※※※※※※※※※※※※※※

又是个下雨天。

萧逸晨在学校公园里茫无目的的走着,雨丝飘坠在他的头发上、面颊上和衣服上。他走着,走着,走着……踩进了水潭,踩过了一条一条湿湿的小径。他那被雨淋湿的面庞毫无表情,他咬紧了牙,一个劲儿向前走着,向前走着,向前走着……仿佛要这样子一直走到世界尽头。

他又来到那个亭子。

空荡荡的亭子、毫无声息的公园,四周死一般的寂静。

蓦然,他看着亭子那不起眼的角落。他曾在这个角落丢下了令他迷惘痛苦的香水。那是母亲唯一留下来的东西,继母曾经想占为己用,他誓死抢了过来。他恨母亲,但是更恨继母!经过内心重重挣扎后,他还是决定丢弃香水。只是他没有摔它,没有毁坏它,而是把它孤零零的摆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他想着,如果香水和他有缘,他一定会再见到它,而再见到它的时候,就是原谅母亲的时候。

他找遍了亭子每个角落,始终没有看到香水的影子。他心里竟然有些慌乱,瞬间他才知道原来他心中有多渴望去原谅母亲,只是一直找不到一个好的理由来说服自己,所以他把香水当成一个赌注。如今香水不见了,他也就输了!

他轻轻哼了一声,随后自嘲的笑了笑。原来自己真的浑浑噩噩过了很多年。就像韩蕾说的,他真的是个一无是处的人。

韩蕾,哦,韩蕾,他又想到了她。这么久没见,她还好吗?应该很好吧,毕竟她有高弋阳的照顾。

一阵心酸涌过心房,韩蕾,原来他是在乎她的。他不知所措的看着外面,随后狂喜涌过心房。从她映入眼帘的那一刹那起,他听到了自己强有力而又急促的心跳声。

是的,此时已经由不得他不信,他想她,他的确在想着她。尽管他不确定她是否真的映入了他心底,但是他能确定这些天他真真切切的想着她。

而萧逸晨的行为举止也一直吸引着韩蕾。她看的出来,他在找东西,他慌乱的找着。虽然不知道他在找什么,但是他脸上的表情清楚的告诉她,他在找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她就这么静静站着,想着,直到他视线转移到她身上。

头发在风中颤动,雨水顺着伞一滴滴往下落,她注视着他那张年轻俊朗的脸和那变幻莫测的神态,萧逸晨,他究竟是怎样的人?

他们相对而立,却久久都无动静。

“你还好吗?”最终,还是萧逸晨打破了沉寂。

韩蕾微微一笑,然后轻轻点了点头,“怎么,都不请我去亭子里吗?是不是要我站着淋雨才开心?”

萧逸晨有些尴尬的看着她,然后出乎意料的跑了出来。

韩蕾有些手忙脚乱,但本能让她把伞举高了些,她帮他遮住了雨。

“不是让你请我进亭子吗?怎么自己反倒出来了?”韩蕾嘀咕着。

他没有说话,只是笑。

韩蕾有些不自然,他们之间第一次靠的这么近,近到可以听到他的心跳声,呼吸声。她第一次想到了一个词,暧昧!

她开始脸红,开始不知所措,她低下了头。

他察觉到她眼神中的跳跃,一阵风来,带着浓重的寒意,“走吧,进去吧。”

“为什么来这?”

没等韩蕾放下伞,他就问了起来。

“那你为什么来这?”韩蕾嘟起嘴巴。

萧逸晨侧过身子,低沉的说:“这里有我一段很难忘的记忆。”

“是吗?是你的初恋情人还是N恋情人?”韩蕾半开玩笑的说。

气氛似乎变的轻松,萧逸晨没有回答她,而是笑着问道:“那你觉得我应该在想谁?”

“喂,你以为我韩蕾是神呀?”韩蕾撇了撇嘴巴,“不过看你的样子,好像不会想谁耶。哎,扯远了。对了,你还没告诉我,怎么会来这的?”

“这个问题好像是我先问你的。”

韩蕾耸了下肩膀,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样东西在萧逸晨面前晃了晃,“我是来还东西的。”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晃动,但是萧逸晨清楚的看到韩蕾手中拿着的正是他千辛万苦想找回的东西。

他激动的握紧她的手,顾不上韩蕾的惊讶,“谢谢你,韩蕾。”

慢慢的,他眼中的欣喜让韩蕾明白了一切。如果没猜错,他刚要找的东西就是她手中的香水。

“香水是你的?”韩蕾小心翼翼的问。

“是,是我的。”萧逸晨带着他特有的那股潇潇洒洒劲儿,笑道。

“那为什么丢弃它?是不小心吗?”

他盯着她的脸,那张美丽纯真的脸,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雨下细了,轻飘飘的洒进亭子的边角,发出淅淅的响声。石板地上湿漉漉的,混含着泥痕,空气变的清新。

许久,他轻轻的说:“愿意听我的故事吗?”

他的样子让她想起当初她问高弋阳愿不愿意听她讲故事的神情,而这么想着,又免不了一阵心悸。

“不愿意吗?”她许久不回答的样子让他竟然有些慌乱。

她笑了,然后很爽朗的点了点头,“当然愿意,我想这瓶香水应该是故事的主角吧!”

他没有回答她,而是看着亭子外面,平静的看着,然后平静的说:“我有个很不幸的童年,如果用颜色来形容,我想应该是灰色的。对,灰色的,阴沉的,阴暗的。”

“萧逸晨……”韩蕾听得有些不安,“你还好吧?”

“我没事,不过我说的这么沉闷,你会不会听的有些不舒服?”

“没有,你继续吧。”

萧逸晨叹了口气,“这瓶香水是我妈妈的,也是她唯一留给我的东西。这么多年,看着它从满满一瓶慢慢挥发到只有现在这些,我的心就跟香水一样,慢慢被掏空了。”

没等韩蕾开口,萧逸晨接着说道:“你是不是想问我,我妈妈是不是不在人世了?”

“对不起,我触动你的伤心事了。”

萧逸晨哈哈大笑,笑的很不自然,笑的很勉强,笑的很酸楚,韩蕾意识到事情不是她想的这么简单,她拽了拽他的衣角,“萧逸晨,萧逸晨,没事吧?”

他看了她一眼,那纯净的眼神,让他不由自主的信任她,“我妈妈抛弃了我!”

“什么?”韩蕾张大了嘴,抛弃?多么严重的词,远远出乎她的想象。

萧逸晨用手合了韩蕾嘴巴一下,“女孩子没事张那么大嘴干什么?”

“喂,你差点让我吃豆子了!”

萧逸晨笑着看着她,“还想不想听下去?”

“当然想了,对了,你怎么舍得丢弃呢?”

时间一秒秒过去了,韩蕾听的呆呆的,她没想到萧逸晨身上竟然有这么多故事。相比她的人生,他不单单是复杂,他承受的痛苦、无助,或许她这辈子都没有办法体会!

“谢谢你!”

萧逸晨不解的问:“谢我什么?”

“你知道吗?除了颜蓉,你是第二个愿意把心底的秘密告诉我的人。”

他凝视着她,微微动了动嘴唇,“其实我应该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恐怕这辈子都不会看到香水了。”

“应该说是注定的吧,注定你要原谅她,其实你也应该原谅她。”韩蕾微笑的看着他,“真的。”

“韩蕾,你是个好人。”萧逸晨转身说道。

韩蕾跳到他面前,笑道:“你是在夸我吗?呵呵,现在不说我是想谋取你们家巨额财产的卑鄙小人了?”

萧逸晨愣住了,但是很快笑了开来,“我早就不这么认为了。”

“哦,是哦,我都忘了你好像早就跟我道歉了哦。”

“呵呵,怎么?还想我道歉吗?”萧逸晨爽朗的说:“不会是想吐我口水后,才原谅我吧?”

韩蕾撅了撅嘴巴,“我上次说着玩的嘛,我只是觉得……”

看着她欲言又止,萧逸晨急忙问道:“觉得什么?”

“哈哈,也没什么了,我只是觉得你笑起来很好看耶。你应该多笑笑,别总绷着脸。”

萧逸晨趁机问道:“和高弋阳比呢?”

“你们?半斤八两吧。”韩蕾意识到这个问题有些难,所以她故意拍了萧逸晨一下,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难怪你说只有坏女人才会抹这种香水,其实我也没抹,只是放在枕头底下。”

萧逸晨轻轻点了点她的头,“我这句话从现在开始作废,香水还是你的。不过,你就算坏,也只是个坏女生。女人?你还差了点。”

“喂,讨厌了,笑话我。”韩蕾用手在他身上轻捶了几拳。

……

雨依旧淅淅滴着,风依旧轻轻吹着。他们就像许久不见的朋友,不断谈着,笑着,一层温暖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迅速的扩散开来。

如果没有这次邂逅,一切都会按照正常模式进行。但是有了这次,他们的人生将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会来的终究还是会来的,不是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