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目录] > 第26章:默认章节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第26章默认章节

文晓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韩蕾站稳后,一个箭步冲到高弋阳面前,轻捶他的肩膀,不满的嘟起嘴巴,“讨厌了,差点吓死我了嘛,你干吗那么大声呀!”

高弋阳沉着气,声音有些沉涩,而且略带沙哑,“韩蕾,为什么你会在这?”

“啊?”韩蕾不解的望着他,“什么意思呀?”

“你一直和他在这?”高弋阳指了指她身后的萧逸晨。

韩蕾笑着点了点头,“是呀,怎么了?”

“为什么要在这?”高弋阳提高了嗓门,“为什么?”

韩蕾鼓了鼓嘴,“你怎么了呀?发烧了呀?怎么一直问我这个问题?”

“我发烧?是,我发烧了!”高弋阳心猛然抽痛,他等了她一个晚上,她却和萧逸晨在一起。她的无辜样子让他忍不住愤然喊道:“韩蕾,你很喜欢作弄人吗?”

“什么跟什么呀?”韩蕾更加不解,“我什么时候作弄人了?”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高弋阳眉毛可怕的虬结着,眼睛略有些发红,“说呀,为什么你会在这?”

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一旁的舒婷暗自得意,心里庆幸着老天有眼。她万万没想到韩蕾会一个人傻傻的等到这么晚,更没想到的是,她会耐不住寂寞叫来萧逸晨。

“怎么不说话?说不出来了吗?”高弋阳有些狂乱。

韩蕾不会想到一切全是舒婷制造的,不会知道约她的人是高弋阳,她和萧逸晨见面只是偶然。高弋阳那双眼睛让她害怕,她从来不曾见过他这般神情,她下意识朝萧逸晨身后躲了躲。

她轻微的举止更刺激了高弋阳接近崩溃的神经,他冲上前去,使劲拽着韩蕾,摇着韩蕾,“告诉我,为什么在这?告诉我!”

“高弋阳,你到底怎么了?如果我不在这,那我应该在哪呀?”

“是,你应该在这,你应该……”高弋阳喃喃低语,顷刻间眼眶布满泪水。男人的尊严让他拼命抑制住情绪,他转过头,轻声说道:“那我祝你幸福。”

“什么幸福?你到底怎么了?”韩蕾试图拉住他,“你听我说,其实…”

一旁的舒婷察觉出韩蕾想要解释些什么,赶紧走到高弋阳身边,对她嚷道:“韩蕾,你太过分了。明明约好了高弋阳,却和别的男生在这打情骂俏,亏我还一直以为你有多纯真,多善良。”

“我……我没有呀,不是你告诉我……”韩蕾错愕的看着他。

“是我告诉你晚上有约会,但是我没告诉你以这样的方式见高弋阳。”

“不是,我……”

“够了,不要再说了。”高弋阳大声打断了她们的话,是的,纯真,善良,就是这些致命的优点捕获了他,她的心却不曾为他停留,他情何以堪,“不要再说了,到此为止吧。”

到此为止?又是到此为止?韩蕾心里一阵波澜,为什么最近她的世界里频频出现这么严重的字眼?

她愣在原地,看着高弋阳离去的背影,沉默不语。

夜越来越深了,韩蕾依然停在原地,呆呆看着前方,似乎在想什么,又似乎什么也不想。

“走吧。”萧逸晨拉了拉她,“不早了,回寝室吧。”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为什么要和我到此为止?”终于,韩蕾开口了,她没有激动,而是带着一种悲哀的语气缓缓道来:“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我做了什么让他生气的事情?”

萧逸晨看着她,怜爱的看着她。真是个傻丫头,她居然没看出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从舒婷煽风点火那刻起,他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高弋阳今天晚上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跟韩蕾说,但是他们被人刻意安排在两个地方等,结果自然演变成这样。韩蕾却一直以为约她的人是他,所以刚刚她要他道歉,因为她认为他故意迟到耍她。

他从来没想过世上还有如此单纯的女生,她的世界似乎没有邪恶,她的眼中没有欺骗。她那么相信别人,却被别人无情的出卖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告诉韩蕾发生了什么事。至少,不从他的嘴里告诉她。

“我是不是很坏?”许久,她幽幽的说。

“不,你很好。”萧逸晨一脸真诚。

“真的?”

“真的。”

“噗嗤……”韩蕾笑了起来。

萧逸晨疑惑的看着她,“笑什么?”

“你说的那么感人,我怎么忍得住笑?”韩蕾歪着头调皮的说。

萧逸晨惊讶她的转变,“你笑话我?刚刚还可怜兮兮的样子,现在就生龙活虎的……”

韩蕾摆了摆手,“我想他只是说说而已的吧,或许过几天就好了。”

“你还真的很豁朗。”萧逸晨很舒心的笑了笑。

韩蕾凝视着他,过了会,她又吃吃的笑了。

“喂,你又笑什么?”萧逸晨竟然被她看的有点紧张。

韩蕾把手放到后面,然后轻巧的转了个身,“其实你应该多笑笑的,知道吗?你笑起来真的很好好看,很有明星的派头,呵呵。”

“什么?你说什么?”萧逸晨故意装作没听清楚,他凑到她身边,小声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了……”韩蕾撅撅嘴,她转过身的那刻,才发现他们之间靠的那么近,近得可以嗅到他的气息,听到他的心跳。

她呆住了,一股暖暖的电流划过她的心房,就像上次高弋阳为她放烟火时的感觉一样。她面红耳刺,想要动弹却无法动弹。

萧逸晨看着不知所措的她,内心慌乱不已。他有种冲动,他想紧紧抱着她,然而心里却害怕,害怕什么,他不知道。

他们这么静静的站着,似乎谁都想结束尴尬,但是谁又不想结束尴尬。

一阵悦耳的铃声从萧逸晨口袋传出,似乎找到了个理由,他急忙掏出手机,移动着身体,“喂……”

“不是……,奶奶……我……好吧。”

他断断续续地话让她听的不太明白,只是隐约感受到他好像有什么难处。

“怎么了?”她好心的问道。

萧逸晨吸了一口气,“韩蕾,你答应帮我的,千万不能反悔。”

“呃?”韩蕾明知故问道:“我答应过你什么吗?”

“不记得了吗?”萧逸晨急切的说。

“哈哈,我逗你玩嘛。”韩蕾抿了一下嘴巴,然后调皮的伸出三根手指头,说道:“不过嘛,我现在觉得吧,我帮你这么大的忙,你好歹也得答应我三件事情呀。”

“三件?你会不会贪心了点呀?”萧逸晨笑道;“那你说说看,是哪三件事?”

韩蕾理了理头发,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也要学学倚天屠龙记里的赵敏,等想到了要你做哪三件事,再告诉你,不过,你得先答应我。”

“三件事情都让张无忌左右为难,你这人,虽然智商不高,但鬼点子不少。我怕答应你之后,下场会比张无忌惨一百倍。”

“哦,你怕了?那你就别怪我不帮你了,大不了让你天天站在女生公寓门口等。”韩蕾眨了眨眼睛。

“你要挟我?”萧逸晨笑道。

“那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韩蕾得意的望着他。

萧逸晨晃了晃脑袋,紧接着又点了点脑袋。

“喂,你又点头又摇头,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呀?”

萧逸晨笑道:“我晃脑袋是感叹你的聪明,点脑袋自然是答应你了。”

“你答应了?那不能反悔哦。”

萧逸晨轻轻点了点头,看着满脸喜悦的韩蕾,他知道从这刻起,他的世界里或许不再只是他一个人。

“好了,不管怎么样,你答应帮我,所以我必须请你吃饭。”他找着借口要和她在一起。

韩蕾摇了摇头,“不行,再吃饭,我就真的太贪心了。”

“怎么?不给面子?”萧逸晨故作不悦。

韩蕾轻轻笑了笑,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答应你就是了嘛。又不是小孩子,这样也生气。”

“那明天晚上我找你。”

“恩,好。”韩蕾点点头,“哎呀,对了,明天我上午没课,下午是三四节课,六点钟才下课。要是吃饭,恐怕你得等半天了。要不改天吧?”

“在哪个教室?”萧逸晨问道:“我等你下课。”

“啊?”

“你又张嘴了,怎么改不了呢?”萧逸晨邹了邹眉头,“说吧,在哪个教室上课,我等你。”

“可是会不会很张扬?”韩蕾小心问道。

萧逸晨轻拍她的头,“笨丫头,奶奶不久就要来学校了,所以从明天开始,你必须保持我女朋友的状态。”

“不行,那我怎么和别人解释?”韩蕾大叫。

“可别反悔,我都答应了你三件事。”萧逸晨竟有些窃喜,或许解释不清楚对他也不件坏事,“你要不答应,我就在……”

“女生公寓门口等是吗?”韩蕾嘟嘟嘴,“好呀,你喜欢等,就让你等。你真的好过分耶,答应你假扮,可是也没必要那么逼真呀。这又不是功课,难道还要提前预习呀。”

“你不怕我这招了是吗?那好,我换个地方等你,去你家等你怎么样?”萧逸晨得意的说。

“喂,萧逸晨。”韩蕾郑重其事的叫着他的名字。

“是,韩蕾,有什么指教?”萧逸晨越发得意。

韩蕾张大嘴巴,双手张开,然后一字一句说道:“我—想—咬—你!”

“啊?”萧逸晨大笑道:“好呀,抓到我就让你咬!”

“别跑……”

“傻子才不跑呢!”

……

※※※※※※※※※※※※※※※※※※※※※※※※※※※※※※※※※※※※※※※※※※※※※※※※※※※※※※※※※※※※※※※※※

公园黑暗的一个角落,高弋阳脸色灰白的坐着。他拿起满满一瓶啤酒,往嘴里狠狠的灌着,将嘴角的眼泪一同吞进肚子里,咸而冰凉,更多的是苦。从湖边离开,他径直跑到学校小卖部买了几瓶啤酒,现在他身边已经放了好几个空啤酒瓶,他试图用酒精来麻醉自己,可是失败了。

“什么酒醉解千愁,全是狗屁!”他痛心疾首,“韩蕾,萧逸晨真的那么优秀吗?”

他站起来,踉跄了一下,舒婷急忙有手扶住他,“韩蕾,有那么好吗?”

他抖动着双唇,发不出任何声音,心瞬间被掏空,如走钢丝的人失去了平衡木,而脚下是悬崖。他甩开她的手,用手扶住身边那棵树,想支撑住自己那摇摇欲坠的身体。他脑子里一片混乱,仅有的一丝意识告诉他,夜已经深了。

“高弋阳,韩蕾值得你这样吗?”终于,舒婷忍不住大喊起来,“值得你这样吗?”

高弋阳半睁着眼睛,一口酒气,“值得,有什么不值得?”

舒婷怔怔的瞅着他,两颗大大的泪珠,夺眶而出,沿着面颊,轻轻的滚落下去,跌碎在衣襟里。她才发现原来不经意间,就那么几次简单的接触,他已经走进了她的心里。

“你要去哪?”舒婷征询的望着高弋阳。

高弋阳没有理会她,他满脸通红的跌跌撞撞往寝室走去。舒婷没有拦他,看着他的背影,她心跟着痛。原来喜欢上一个人真的很难,很难。

不知道过了多久,高弋阳才跌跌爬爬回到了寝室。

“喂,你怎么了?”刚到门口的时候,余易凡被他吓了一跳。温文尔雅的高弋阳怎么会变成一个烂酒鬼?不过容不得他多想,高弋阳已经因为体力透支倒下了。

他急忙走上前,扶住他,“你呀,喝这么多干什么?”

“酒,给我酒……”高弋阳迷迷糊糊喊叫着。

寝室几个人都关心地走过来,“没事吧?”

余易凡摇了摇头,轻叹道:“哎,又是个为情所困的人。”

其实,高弋阳不过是在装醉,他头脑很清醒。他脑子里拼命组合着韩蕾和萧逸晨在一起的画面,越组合心越痛。他不想打扰室友们的休息,只好一个人忍着泪往心里流。如果不发生这件事,他根本不知道原来他心里在不经意间早已印上了韩蕾的烙印,那么深那么深。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