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目录] > 第3章:默认章节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第3章默认章节

文晓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校园里阳光灿烂的照着,韩蕾心不在焉的缓缓走在校园小径上。和那些拉着笨重行李吃力走着的新生相比,她悠闲自在的多,身上唯一的家当就是那个装着几块巧克力的小背包。周围不断涌过的人潮,让她不断感叹计划生育的重要,却丝毫没有别人入学的欣喜。

本以为可以与众不同,本以为可以逃离父亲的束缚,本以为可以自由的飞,哪怕撞的头破血流,可如今都成了空想。这一切又能怪谁?如果当初学习够努力,考上清华北大,那父亲肯定要放手,顺便还可以上北京溜达溜达,光宗耀祖一回,可自己一没天分、二不勤奋;又或许高考时正常发挥,分数再低那么点儿,那也轮不到上这所大学,只可惜什么都像注定一样。想到以后没有盼头的日子,韩蕾忧心忡忡。

韩母看着她耷拉着脑袋,轻拍她的手安慰道:“蕾蕾,你看学校在市区多方便。外地很多大学都在郊区,想去市区玩还得坐一两小时的公交车,多麻烦……”

“妈,你看你,哪壶不开提哪壶。就跟革命时期那些小日本一样,专门往英雄们的伤口上撒盐。”韩蕾闷声说。

从小到大,母亲都是她的避风港。在母亲面前,她可以尽情发泄不满,而母亲的纵容也让她的任性成为习惯。

小时候看楚留香传奇,她一度羡慕楚香帅的弹指神通。某日,一时兴起,她用当时颇为流行的电子板当飞镖,结果内力不够,飞镖还没飞到墙上的时候,已打到班上同学的眼睛。

为此,父母没少给人道歉、赔钱。当然,诸如此类的事情数不胜数。父母为她的调皮捣蛋操碎了心,可是韩蕾依然我行我素。兴许没有这些光荣事迹,父亲就不会那么强烈反对她出门上学了,韩蕾心里自嘲的笑了笑。

“你说我是小日本?就算我是小日本,你也做不了英雄。一贪吃二贪睡,让你一天不吃不睡,还没用上老虎椅那些酷刑,保管你就什么都招了。”

“妈,你也太小瞧我了。我要生在战争年代,那绝对是个现代版的花木兰。”韩蕾不服的嚷道。

“是吗?”韩母刮了刮她的鼻子,“不过,我还真没看出来。”

“妈,你又笑话我!”韩蕾嘴巴撅的高高的。

“这么容易生气,真要在外地上学,有人欺负你的时候,我和你爸又不在身边,看你哭不哭鼻子。”

“妈,你又说了。”

韩母摸摸她的头,慈爱的看着她,“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

“我想好了,既来之则安之。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韩蕾眨着聪慧的眼睛。

“这么说,我必须答应?”

“妈……”韩蕾嘴角飘过了一抹隐约的微笑。

韩母摇摇头,轻哎了声,然后说道:“你这孩子,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想住校对不对?”

韩蕾使劲点着头,然后摇着母亲的胳膊,央求道:“知我者母亲大人也!你就答应我吧,如果以后上完课都要往家里赶,那多惨呀,你就发发慈悲,可怜可怜我吧!”

“我跟你说,在学校可不能乱捣蛋。大学不像高中,什么人都有,自己得注意点分寸。要是闯下什么祸,我可不可怜你!”

“妈,你答应我了?”韩蕾亲昵的依偎着母亲,甜甜的微笑着。

韩母点了点头,她知道依韩蕾的性格肯定不会安安稳稳呆在家里,与其这样,倒不如放手。

接着,韩蕾开始兴高采烈讲些有趣的事,韩母一直微笑的听。繁杂的入手手续在母女的谈笑风生中过的飞快。

※※※※※※※※※※※※※※※※※※※※※※※※※※※※※※※※※※※※※※※※※※※※※※※※※※※※※※※※※※※※※※※※※

阳光越来越明亮,萧逸晨额上已沁出了汗珠。看到李心妮的时候,他就由心底涌上一股奇异的情绪。

他和她之间到底什么时候会结束?

他不知道这样想了多久,直到她停止哭喊。

“走吧。”他平静的说。

她没有答话,只是愣愣的看着面前那张男性脸孔。

他有些按奈不住,“走不走?”

李心妮回过神来,她吸了一口气,用稳定的声音说:“你先走吧。”

萧逸晨心底有份荒谬的感觉,他们之间究竟是怎么了?她是否想通了?还是不久的将来,她又会哭哭啼啼跑来告诉他她真的离不开他?

“心妮,没事吧?”他试探的问道。

“没事。”她自语似的说:“我真没用。”

这声低柔的自怨自艾让萧逸晨心中掠过一抹怜悯,他竟有些惭愧。

他知道不能再久留,他害怕看到她那双布满泪水的眼睛,他轻轻说了声再见,然后逃离似的离开了。

※※※※※※※※※※※※※※※※※※※※※※※※※※※※※※※※※※※※※※※※※※※※※※※※※※※※※※※※※※※※※※※※※

“妈,怎么这么多东西?”韩蕾从学校住宿部抱着一大堆杯子、脸盆之类的生活用品,气喘吁吁的挪向女生公寓6栋楼。

“怎么?后悔了?那就不搬了,直接回家住。”韩母笑道。

韩蕾紧张的回头看着母亲,撅嘴道:“妈,你可别想反悔,钱都交了。”

“我不反悔,那你就别嘟嘟嚷嚷了,一路走来,一路抱怨。”

“东西重嘛。”韩蕾冲身后的母亲扮了个鬼脸,然后朝前跑去。

“喂,蕾蕾,你小心点,别跑!”韩母喊道。

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就在韩蕾冲母亲扮鬼脸朝前跑去的时候,她没注意到有个人正低着头朝她这边走来。

“恍铛”,韩蕾手上的东西全部散落在地上,她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如释重负。

韩蕾看着近在咫尺的女生公寓和地上支离破碎的杯子,一股气冲上了脑门。

“喂,你走路不长眼睛吗?”

她正视着他,才发现他竟然……竟然很好看。浓黑漂亮的眉毛,挺直富有个性的鼻子,只是那紧闭着的嘴,给人一种倔强和坏脾气的感觉。

“那你眼睛呢?”萧逸晨不甘示弱的问。

果然脾气不好!

韩蕾瞥了他一眼,然后嘟起嘴巴说:“我抱着这么多东西,怎么看的到你?”

萧逸晨打鼻子里哼了一声,“抱着东西就可以随便撞人吗?白痴!”

“喂,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我不过不小心撞到你,哦,不,凭什么说是我撞到你?我看,是你故意撞我的还差不多。”

“什么?”她机关枪似的语调让他眉头紧锁。

“听不懂人话吗?我说的话有那么难懂吗?说我是白痴,哼,你必须向我道歉!”

“什么?”萧逸晨眉头更紧了。

好不容易离开是非之地,没想到又遇到一个白痴。她好像要他道歉?真是笑话,他——萧逸晨,是不会轻易向别人道歉的。

“我要你道歉。”韩蕾坚定的说。

萧逸晨不以为然笑了笑,然后擦着她的肩膀走过,“下辈子吧。”

“喂!”韩蕾顺势拽住他,“我要你道歉,听到没有?”

萧逸晨微微转过头俯视着她,“不可能,请你放手。”

声音很低沉,却有种让人不可抗拒的震慑力,韩蕾心头一惊。

韩母看情形不对,赶紧上前拉住了韩蕾,“蕾蕾,杯子碎了再买,你忘了刚刚答应过我什么。”

“妈,可是他……”韩蕾委屈的看着母亲,沮丧的说。

萧逸晨没有理会她们,他用力扯了扯被韩蕾死死拽在手里的衣服,然后头也不回的径直朝前走去。

韩蕾跺了跺脚,气急败坏挥起拳头想冲过去,但被韩母一把拽住了。

“蕾蕾,你再不收敛,我可真不同意你住校了。”

“妈,明明是他不对,你还……”

“这是件很小的事情,为什么要那么认真?”

“妈……”韩蕾心中一肚子火。

“我知道你生气,但你必须适应环境、应社会。早跟你说了,大学里什么人都有。你不能指望着所有人都疼你,爱你。”

“好了,好了,知道你又想教育我了。算了,反正这杯子我不喜欢,我还是喜欢家里的小猪杯。”

“真是个孩子,好,等会我和你去超市,买个小猪杯。”韩母脸上不露痕迹,心里还是很担心她的大学生活。

韩蕾是那种可以随时生气,却也可以随时消气的人,当她走进明亮干净的寝室大厅时,兴奋早已替代了气愤。

这是韩蕾喜欢的房间布局。外面有个大厅,大厅左边是阳台,右边是洗浴室。靠着洗浴室这边有条小过道,过道两边就是寝室。一边两个,正好四个,而这里住着的都是政法系的女生。她的寝室就在洗浴室这边的第二间。

大厅里已经有很多张陌生的面孔,所有人见面都会礼貌性的微笑,毕竟这将是属于政法系2班的天地,她们会在这里一起度过四年人生最值得留恋的时光。

看着那条小过道,韩蕾怔怔的站着。她突然感觉过道就好像是人生的一个分叉口,走进去,她的人生就会重新翻过一页,而这页是完好无损还是残缺不全,谁也不知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