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目录] > 第30章:默认章节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第30章默认章节

文晓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空灰蒙蒙一片。

萧逸晨依然倚着玻璃窗站着。

他已经不知道这样站了多久,他的眼光迷迷蒙蒙的一直停留在窗外的

云天深处。云层低沉而厚重,冬季的天空,总有那么一股萧瑟和迷惘的意味。或者,与冬季无关,与云层无关,萧瑟和迷惘的是他的情绪?

是的,自从遇上韩蕾之后,他整个的情绪就乱了,乱了!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嘎然一声,一个声音突然劈开了凝滞的空气,打断了萧逸晨的胡思乱想,“哇,这是哪呀?房间好漂亮呀!”

萧逸晨回过头,走到她身边,温和的说:“富余宾馆,这是富余宾馆。”

“啊?宾馆?”韩蕾惊愕的大叫起来,然后拿起枕头狠狠丢向萧逸晨,“萧逸晨,你个大混蛋,为什么带我来宾馆?”

“谁让你睡的那么熟呀?”萧逸晨略带无辜的语气,“何况昨天我们回学校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半了,你总不能让我背着你爬进学校吧。”

韩蕾瞪视着他,“真的?你没骗我?”

“当然没骗你。”萧逸晨捡起地上零落的东西,“不信你可以去查我们的住房登记时间。”

“慢着。”韩蕾向床边缩了缩,“那你昨天有没有……有没有对……对我怎么样?”

“扑哧……”萧逸晨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明知故问道:“什么怎么样呀?”

“萧逸晨,你……”韩蕾嘟起嘴巴,用手指着他大喊道:“你想死呀,快点告诉我。”

“我是这样的人吗?”萧逸晨走过来,把韩蕾从头看到脚。

韩蕾没有放开眉头,她从鼻子里轻哼了一声说:“好,就算你没怎么样,你也不能带我来宾馆呀,被别人知道怎么办?”

“那你告诉我,昨天我们还能去哪?去你家吗?”

韩蕾一时接不上话,是呀,除了宾馆还能去哪。回家,那不等着被父母大卸八块嘛。可是这事被别人知道了,传到父母耳朵里,那同样是死路一条。

萧逸晨看着垂着头的她,轻声安慰道:“放心好了,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永远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讨厌了。”韩蕾轻轻咬了咬嘴唇,“对了,现在几点了?”

“九点了,怎么了?”

九点?韩蕾心里盘算着,突然她像想到什么一样,拉着萧逸晨急忙问道:“今天是几号?”

“十七号,星期四。”萧逸晨回答的很干脆。

“啊?”韩蕾大叫了声,萧逸晨吓了一跳。

“十七号?你确定?”韩蕾拽紧了他的手,“真的是星期四早上九点吗?”

“恩……”萧逸晨迟疑了会,他看了看手表,然后笑道:“确切点是星期四早上九点二十三分。”

“啊……”韩蕾像蔫了的花一样,有气无力倒了下来,“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萧逸晨困惑的看着她,“韩蕾,又怎么了?”

“我的法理学呀,今天是法理学最后一堂课,我却还在宾馆里睡大觉,完了,死刑了,连死缓都够不着了。”

“有这么严重吗?”

“扑通”一声,韩蕾坐了起来,然后以她一贯的机关枪式的教训人的方式劈天劈地的冲着萧逸晨来了一通,“你还好意思问,这全都要怪你。上次不是你和我抢电梯,我就不会法理学第一堂课就迟到,就不会被那个变态的死女人记上一比。现在又是因为你,害我上不了最后一堂课,你要死了,也要拉你陪葬。哼,气死我了。”

萧逸晨听的一愣一愣的,好半天他才恍过神来,但他的神色安然宁静,“如果你考出高分,那我想她再变态,也抓不到你重修的,放心好了。”

“高分?”韩蕾眉毛抬的高高的,“我长这么大还没考过高分呢,当然,除了高考。不知道是老天帮我还是害我,居然让我超常发挥了一次,然后不偏不倚的在我们学校上学,正中父亲下怀。”

“我们学校不好吗?”

“不是不好,是我想和你们一样,到外地去上大学。”韩蕾嘟嚷着,“哎,扯远了,想想法理学考试要怎么过关吧。”

萧逸晨笑着不语,这种事情除了自己谁也帮不了,他总不能让韩蕾去作弊,所以索性也就不说话了。

“对了,这宾馆好像挺漂亮的,花了多少钱,我们AA制。”韩蕾突然蹦出一句话。

萧逸晨讶异她的思维方式,他笑着回答:“888。”

“888?人民币?”韩蕾吃吃的问。

“恩。”

韩蕾瞪大眼睛,她摸摸额头,掐掐大腿,“我没听错吧,一个晚上花了888元?萧逸晨,你疯了?你想我倾家荡产吗?888,一人一半,就是444。完了,这下更完了!三个四,那就是要死三回了!”

萧逸晨深深的望着她,“我什么时候说过AA制了,这钱本来就该我出,如果不是我建议爬游乐场,你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脑子是不是真进水了?难道城市就只有这一家宾馆吗?你不会挑一家便宜的吗?”

萧逸晨愉快的笑着,眼睛里闪烁着光彩,“可我只听过这家耶。”

韩蕾愣了半天硬是没说出话来,最后她只能叹息一声。

临近中午时分,他们才离开宾馆。用韩蕾的话来说,就是这么贵的宾馆,多呆一分钟,心里就舒坦些。本来萧逸晨还想请韩蕾在宾馆吃午饭,可是韩蕾死活没有答应。最后,他自然是拗不过她。

吃完饭,萧逸晨把韩蕾送到女生公寓门口,笑着看着她走进去,才离开了。这时,一种淡淡的、疲倦的感觉对他包围了过来。他不禁哑然失笑,是该好好睡上一觉了!

刚跨进寝室门,韩蕾就被夏子怡连拖带拽到了阳台上。韩蕾很清楚她想干什么,她正在组织一百种谎言来应付她的逼问。

“为什么旷课?昨天晚上回家了吗?”

果然,夏子怡张口就是提问题。韩蕾一个灵光,既然子怡认为她回家了,那就回家了吧。

她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谎:“是的,昨天晚上看电视看的太晚了,今天早上一觉睡过头了。”

“为什么不上闹钟?你不知道这是法理学最后一堂考试吗?郭老师说了,凡是有两次以上迟到、旷课者,成绩不过80分,那就等着重修。”

“什么?”没等夏子怡说完,韩蕾慌忙说道:“两次?80分?她不是冲着我来吗?”

夏子怡凝视着她,然后郑重的说:“所以你必须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复习功课,否则,你真的要后果自负了。”

“哦!”好半天,韩蕾才呼出一口气来。

“还有,高弋阳找过你。”夏子怡轻描淡写的说:“我觉得他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韩蕾没有说话,她转身走进寝室拨通了高弋阳寝室的电话。

“喂,我是韩蕾,高弋阳。”韩蕾很快的说。

“哦。”对方应的很短促,随后,是一片沉默。

“高弋阳!”她担心的喊:“听到没有?”

“听到了。”高弋阳短促的问着:“一直和萧逸晨在一起吗?”

“啊?”她愣了愣,一时竟支吾起来,“是,是的。”

他心里狠狠划过一刀,“谢谢你打电话给我,不过,我想,我不会再烦你,以后都不会了。”

“什么?”韩蕾低吼:“烦?我什么时候说过你烦我了?高弋阳,你真的要和我到此为止吗?为什么说那么严重的话?”

“那你为什么要伤害我?我是该放弃,但是,我也该维持一些仅余的自尊!”

喀拉一声,高弋阳挂断了。

“喂,喂……”韩蕾对着空筒喊了几声,终于还是挂下了听筒。她又气又懊恼的想着,伤害?她什么时候伤害了他?什么时候不给他自尊了?不就是没接着他的电话吗?

像是在答复她心里的问题,电话铃蓦然响了起来。她立即抓起听筒,对著听筒就又急又迫切的说:“高弋阳,我告诉你,我没有伤害你,也没有嘲笑你,你说的话我根本就听不懂。还有,什么到此为止我都不接受。我不管你怎么想,你是我认定的朋友,一辈子认定的朋友,你听到没?”

对方一片沉默!高弋阳,又来这套,又不说话!韩蕾心里冒火。

“高弋阳!”她喊道:“高弋阳!不说话你打什么电话!”

对方终于慢吞吞的开了口:“我不是高弋阳。”

韩蕾的心脏狂跳,血液一下子全涌进了脑子里。是萧逸晨!居然是萧逸晨!才分开没半小时,谁知道他会打电话来!而自己,对着电话说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

“噢!”她深深抽了口气,“萧逸晨!是你?有事吗?”

“韩蕾,”萧逸晨声音哑哑的,“你和高弋阳关系……那么好……那么好吗?认定?你认定他?对不起,打扰你和那个认定的人通话了。”

喀拉一声,萧逸晨居然也挂断了!

韩蕾拿着听筒,硬是愣了半天。电话,是哪头猪发明了电话!她嘟嚷着,狠狠的把听筒放上电话。

躺在床上,萧逸晨和高弋阳两个名字拼命在脑子里打转,韩蕾瞪视着天花板,周身的血液仍在喧嚣奔腾,心脏仍在那儿不规则的擂击。究竟是什么时候她和他们有了故事?而故事会完美结局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