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目录] > 第36章:默认章节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第36章默认章节

文晓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冬天的早晨,人总是很懒散的。躲在暖暖的被子里,看着窗外飘散的雪花,然后任思绪飘到另外一个国度,就像雪花一样,随处飘散,随处停留,细细想着某些事,某些人,或许真的是种享受。

韩蕾的思绪也随着窗外漫天飞雪飘呀飘呀,只是她不是在享受这种自由,而是困惑,迷茫,不解,甚至是惆怅。

寒假悄无声息的来了,就如窗外的飘雪。不久以后,它又会悄无声息的走,日子就在这种规则化的生活中慢慢消逝。

和萧逸晨的故事还会继续吗?还是随着这个寒假消失的无影无踪?又或许他们之间从来都不曾有过故事?而和高弋阳之间又还能继续装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韩蕾躺在床上,静静的想着,想着那些让她刻骨铭心的往事,那些仅仅属于她的回忆。她一次次问着自己,人生的事怎么会这样紊淆不清?人类的感情又怎么会这样错综复杂?

“韩蕾,韩蕾!”

门外刺耳的尖叫声震动着她的耳膜,紧接着,门砰砰的响了几声。听声音,她知道是死党颜蓉回来了。从寒假那天起,韩蕾就没见过她的人影,直到前几天她才知道颜蓉和父母到北京大伯家去过年了。

她起身随意披了件衣服,然后赶紧跑到大厅开了门。还没来得及招呼颜蓉,她又匆匆跑进了房间,钻进了被子。天真的好冷,她不停的搓着手,呵着气。

颜蓉紧跟着走进她的房间,然后使劲拍打了几下被子,“喂,死韩蕾,都几点了,还在床上!干吗,发春呢?”

韩蕾苦笑的看着她,半年不见,她说话还是这么大大咧咧的,“颜蓉,我正在猜你是不是已经死掉了呢!”

“喂,韩蕾,你太没良心了,一见面就咒我!”颜蓉翻了翻白眼。

“谁让你这么久都不来看我呀,原以为一放寒假就可以看到你了,谁知道你闷不吭声的跑到北京去了,哪里还把我当朋友!”

“好好好,就当我错了,还不行嘛!”

韩蕾抿了抿嘴,笑道:“好了,颜大小姐,我知道你来呀,肯定有什么爆炸性的新闻要告诉我。说吧,是要重修了?还是丢钱了?我洗耳恭听着呢。”

“什么重修呀?我这么厉害的人哪能重修呢?怎么?你中了?”

韩蕾有些得意的笑了笑,“真是老天开眼,就差那么点。”

“你呀!”颜蓉眯了眯眼睛,然后一脸幸福的说道:“韩蕾,我恋爱了。”

“啊?”韩蕾睁大嘴巴看着她,这个新闻果然够劲爆,足足能和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消息相媲美。从小到大,颜蓉都是个假小子,男生在她眼里永远都是兄弟、哥们。她实在很讶异,到底是什么样的男生,能让颜蓉如此动心,而且这么幸福。

“喂,你看不起我呀?我恋爱有那么让你讶异吗?”她捏了捏韩蕾的脸。

“不是。”韩蕾摸摸脸笑道:“我怎么会瞧不起你呢?我只是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让我们伟大的颜大小姐动心了?”

“就知道你想知道,喏,照片都给你带来了。”颜蓉从包里拿出照片笑着递给韩蕾,韩蕾顺手接过照片。

照片上的男生笑的很憨厚,虽然长的不是很帅,但是很有时代气息,一看就是大城市的。他一只手搭着颜蓉的肩膀,一只手握着颜蓉的手,看的出来,他很体贴颜蓉。韩蕾看着,觉得很欣慰,为颜蓉。只是看着看着突然她觉得有些辛酸,她知道,她又想着他们了。多可怕,一想就是两个!

“韩蕾,韩蕾,怎么了?”颜蓉推了推愣住的韩蕾。

“哦,没什么。”韩蕾强颜欢笑。

“不要骗我了,你肯定有心事。如果我没猜错,你一定是喜欢上某某某了。”颜蓉看穿了她的心事。

韩蕾看着窗外,雪依然下着,很大很大。这座城市好像很久都没有下这么大的雪了,她突然觉得好冷好冷,从头冷到脚。

她回头看着颜蓉,然后静静的说:“颜蓉,喜欢一个人应该很幸福吧?”

或许想到了男友,颜蓉脸上露出淡淡的喜悦。韩蕾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幸福,是呀,喜欢一个人本来就应该很幸福。可以偷偷想那个人的笑,想那个人的话,想那个人的点点滴滴。可是,为什么,她不觉得幸福呢?她也会想萧逸晨的笑,也会想萧逸晨的话,也会想萧逸晨的点点滴滴,她和他的点点滴滴,只是为什么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苦很涩?难道是因为高弋阳吗?

“颜蓉,那你觉得喜欢一个人和被一个人喜欢,哪种更幸福?”

“傻丫头,这是没有可比性的。喜欢一个人,能得到固然幸福,不能得到,那只有祝福。有时候放手也是种幸福,就如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过的很幸福,那自然就幸福了。而被一个人喜欢本身就是种幸福,因为有个人会默默的关心你、守护你。”

韩蕾是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轻轻问道:“那爱和喜欢又什么区别?”

颜蓉起身走到窗外,很郑重的说:“喜欢是淡淡的爱,而爱是很深很深的喜欢。”

她的话字字刺入韩蕾的心,喜欢是淡淡的爱,而爱是很深很深的喜欢。她突然之间豁然开朗,困惑在心中已久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她喜欢高弋阳,所以她心会难受、会疼。而萧逸晨,她会想、会念、会挂、会担心、会害怕,这应该就是很深很深的喜欢了。

颜蓉从窗边走到她身边,看着她说:“韩蕾,你喜欢上一个人了,对吗?是谁?告诉我。”

韩蕾脸上有种困扰的表情,“如果我喜欢一个人的同时又爱上另一个人,那我会不会很伤害那个喜欢的人?如果我不想伤害那个喜欢的人,那是不是代表我不能接受那个爱的人?”

“啊?”颜蓉惊愕的看着她。

“干嘛这么惊讶?”韩蕾轻轻拍了拍她。也不知道她们两个人到底是谁学谁,反正懂事后韩蕾就知道她和颜蓉有个共同点,那就是遇到屁大的事,都会不自觉张大嘴巴。

“韩蕾,你这大一到底是怎么过的?什么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什么时候你变的这么贪心了?不行,你快点老老实实、从头交代你和那个喜欢的人还有那个爱的人之间的故事!”颜蓉撇撇嘴说。

“还记得我在网上跟你提过的一个男生吗?”

“那个夺走你初吻的家伙?你不会就因为这个喜欢她吧,这可不像你的处事风格。”颜蓉试探的问:“你们后来很熟悉吗?”

韩蕾沉默了好一会,“是的,我们很熟悉。不只和他很熟悉,还有另外一个人……”

韩蕾长叹了口气,然后慢慢讲起了她和萧逸晨、高弋阳的故事,而颜蓉也听的津津有味。事实上换谁听,应该都会津津有味。毕竟她和他们之间已经有了太多的故事,只是她不知道这些故事只会是她和他们人生的一小部分!

“韩蕾,你完了,你好像很爱萧逸晨。”听完韩蕾的讲述,颜蓉夸张的做了个脸部表情,“你知道吗?每次你说到萧逸晨,你脸上会不由自主的笑,而说到高弋阳的时候,你更多的是平静。你不需要再困惑,放开你的心,好好去爱一个人。我相信,萧逸晨是爱你的,而高弋阳也会祝福你的。”

“可是我那样,会不会很伤高弋阳的心?”韩蕾双手蒙着脸,似乎不愿意提及这个话题。

“韩蕾,那你的心呢?你会不会很伤心?萧逸晨会不会很伤心?照你的说法,萧逸晨应该是个很骄傲的人,你扇了他巴掌,他怎么能丢下仅有的自尊来找你,为什么你不尝试抛下自尊去找他?既然相爱,为什么要让心那么惶恐空虚?”颜蓉说的很认真。

颜蓉的话触及韩蕾灵魂深处,惶恐空虚,多么贴切的四个字,她的确惶恐空虚,这些日子她都沉寂在那些该死的情绪中不能自拔。她抬起如雾般的眼睛看着窗外,是否真的是时候抛下那些困惑,抛下那些人类与生俱来的自尊,好好痛快的爱一场?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