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目录] > 第44章: (下)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第44章 (下)

文晓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两天后,萧逸晨照着奶奶的吩咐,和李心妮一起为她送行。来时是大排场,去时自然也一样。萧老太太一向晕机,所以每次她出行都是坐自家汽车,这次也不例外。

本以为奶奶离开是她放弃了对他和韩蕾的阻挠,却万万没想到事情远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萧逸晨仰躺在床上,双眼瞪着天花板,一动也不动。他已经不知道这样躺了多久,室内的光线早已从明亮转为昏暗,一天过去了。

他神志麻木,思想飘忽,事实上,他只是呆呆的、被动的躺着。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奶奶会做的这么“狠”!所有的银行存折被冻结,信用卡被停,他成了名副其实的“穷人”。

这一切为了什么?仅仅为了阻止他和韩蕾在一起吗?他听到心正疯狂的呐喊着!好自为之?奶奶临走前说的这四个字是在向他宣战吗?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奶奶这几天对他一直都是好态度,她心里也在害怕,害怕从今以后他们祖孙没有办法再像从前一样!奶奶在用和他二十二年的感情做赌注!一股无法抗拒、无力抗拒的力量,搅动着他的心脏,让他全身痛楚。

他用手抱紧了头,把身子倦缩在床上。他听到自己声音在挣扎,在低吟,“韩蕾,我们要怎么办?”

有人敲门,李心妮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萧逸晨,你在里面吗?”

她的声音激起他心中所有的愤怒,他怒吼着:“滚!”

寝室门被推开,李心妮走了进来,她扬了扬眉头,“怎么?看到我来,需要这么生气吗?”

“你滚,有多远滚多远,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他再也忍不住,跳下床来,站在门口。

李心妮用手抚弄了一下头发,她走到他身边,略带得意的笑道:“没钱的日子很难过吧?说实在的,我真没像到奶奶会用这招来对付你!”

萧逸晨捏紧了拳头,他瞪视着她,低吼着:“如果不想挨揍,赶快滚!”

李心妮冷笑,她瞥了他两眼,走了几步,她停了下来,“萧逸晨,不要恨我,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必须要付出代价!”

代价?他脸色发青,眼睛发红,神色阴郁而激动,像狂风暴雨之前的天空。他不怕付出代价,只怕会因此连累韩蕾。他心里发过誓,不能让韩蕾受半点苦。可现在他分文没有,拿什么给她幸福?他忧郁的想着。不行,不能让韩蕾知道!如果她知道,她会不会又和上次一样,胡思乱想的说些为他考虑的话,然后离开他?

不,他决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决不能让韩蕾成为代价的牺牲品,决不能!

手机响了起来,听来电声音他知道是韩蕾打来的。他一下子竟然有些慌乱,他怕控制不住情绪,他怕一时全盘托出现在的困境。他失神的看着手机,终究没有接起电话。待手机停止响叫时,他迅速关掉了手机。

房间里,韩蕾不甘心的一次次拨打着萧逸晨的手机,却一次次听到“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单调声音。

今天是父亲的生日,家里有聚会。本想着和萧逸晨好好的给父亲庆祝生日,谁知道聚会结束,都没有接通他的电话。

她担心、忧愁、挂念、生气,所有不同的情绪牢牢将她困住,她无法控制、无法摆脱。萧逸晨,究竟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夜已经深了,窗外在下雨了。滴滴答答的雨,坠落下来。风在窗户上轻敲着,雨滴疏一阵,密一阵的扑向窗子,发出簌簌瑟瑟的声响。

雨,为什么人在悲哀的时候,那雨声就特别撩人愁思?她无精打采的躺在床上,望着雨珠的滑落。夜色里,窗户上的雨珠,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

一时间,她把所有念过的有关“雨”的诗句都想了起来。“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白石岩扉碧藓滋,上清沦谪得归迟。一**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萼绿华来无定所,杜兰香去未移时。玉郎会此通仙籍,忆向天阶问紫芝。”、“嵩云秦树久离居。双鲤迢迢一纸书。休问梁园旧宾客。茂陵秋雨病相如。”“二月二日江上行,东风日暖闻吹笙。花须柳眼各无赖,紫蝶黄蜂俱有情。万里忆归元亮井,三年从事亚夫营。新滩莫悟游人意,更作风檐夜雨声。”

最后,她的思绪停留在一阕词上:“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好一个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中国的文字真是博大精深,寥寥数字就能尽显心情,她想着,低叹着,一时间,情思恍惚,愁肠百转。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