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目录] > 第50章:(下)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第50章(下)

文晓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高弋阳脸上闪现的那丝忧郁没有逃过萧逸晨的眼睛,他一直认为他是个多愁善感的人,虽然这个词用在一个大男生身上有些不恰当,但是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更好的词。

他默默打量着他,心里起伏不定。对于现状,他充满了感恩。然而看到高弋阳眼里流露出的那抹深沉的伤痛,他还是难免愧疚。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老天一直在用种让人无法猜透的方式牵动着他们,似乎那种千丝万缕的联系从未曾消失,即使现在,依然存在。他有个感觉,他们之间的故事不会这么快结束,也不会这么简单结束,好象他们注定了是有故事的人,而这是否就是所谓的冥冥中自有安排?

一声叹息后,韩蕾和夏子怡演唱结束了。萧逸晨抽离出那份虚无缥缈的沉思,带着他特有的笑容和潇洒劲儿走上台去,余易凡紧随其后。只是余易凡手捧玫瑰,而他两手空空。

“子怡!”余易凡递上玫瑰,很高兴的笑道:“送给你!”

一旁的韩蕾忍不住插了句话,“喂,你太偏心了吧,怎么着,我们也是朋友呀,你怎么都不拿束花给我?就算没有花,拿几根草给我也不错嘛。”

“你还用的着我们家的草吗?”夏子怡接过玫瑰,拨弄着花瓣,“别忘了,你的白马王子就在眼前哦!”

韩蕾看了他们一眼,轻笑道:“你们两个人呀,真是绝配!夫唱妇随!”

萧逸晨柔柔的看着韩蕾,眼光澄澈而清朗,“怪我吗?怪我没带花?”

不等韩蕾回答,他一把抢过她手中的话筒,全然不顾场上所有人的惊讶的神情,“大家好,我是萧逸晨。很高兴能来参加你们的元旦晚会,对我来说,这个晚会尤其珍贵。一直以来,爱情对我而言,都是虚幻的,不真实的。从来没有想过会遭遇爱情,却这么不巧的中了招。当然,这个招我中的心甘情愿。我希望在场的所有人,都能为我作个见证,见证我和韩蕾的爱情!谢谢!”

说完,他从容的从口袋掏出一个礼盒,打开,取出一根钻石项链,放在韩蕾眼前,“蕾蕾,喜欢吗?”

韩蕾心跳而脸红,眼光无法不凝注在他脸上。萧逸晨呢?他的眼睛发亮,他的脸发光,他的声音里充塞着全生命里的感情:“喜欢吗?”

她只是对他微笑,那样朦朦胧胧的,做梦般的微笑。喜欢吗?喜欢,当然喜欢,一千一万个喜欢!可是这么简单的两个字她却说不出口,任何言语此时都显得那么多余!

当然,场上的人都为之感动。就连班主任陈老师心里都在感慨,现在的年轻人呀,总是有颗浪漫的心,只是太娇弱了,经不起些风吹草动,眼下两个年轻人今后的路要一帆风顺才好!

唯独舒婷沉着脸,很不屑的说道:“不就是家里有几个钱吗?”

“你错了,这根项链是他自己赚钱买的,他努力的想要给韩蕾一份完美的爱情。”姚伟察觉出她眼神中那丝恨意,心里一阵苦闷,这么美丽的女子,为什么心里会有那么多不好的念头?难道她也曾刻骨铭心的爱过吗?只有爱过,才会有恨,而她的恨来自哪?不可否认,他们相识短暂,他却对她没齿难忘。

舒婷一怔,冷冷的笑了笑,“是吗?”

不经意间,她的目光和高弋阳相撞。即使隔的那么远,她依然清楚的感受到他眼里那丝欣慰和酸楚!高弋阳呀,高弋阳,为什么?为什么你的欣慰和酸楚都是因为韩蕾?难道你的心里、眼里都只有一个永远得不到的人吗?老天呀,老天,这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了?

“不喜欢吗?”台上,萧逸晨见韩蕾许久没有说话,不免有些担心。

韩蕾激动的摇着头,喜悦已经让她失去了理智,她大声嚷道:“不,喜欢,当然喜欢,我怎么会不喜欢呢?”

萧逸晨缓缓的舒了口气,“臭丫头,你吓死我了。”

在大家一阵阵热烈的掌声中,韩蕾含着眼泪微笑的戴上了这根钻石项链。如果这个时候,她要知道萧逸晨是花了他过半的积蓄给她买的这根项链,那恐怕她不会是含着眼泪了。对于他目前的经济状况,她再了解不过。她对他是下过军令状的,不允许他为她乱花一分钱,否则“军法”处置。至于怎么处置,倒也没有具体谈论过。

晚会照常进行着,也许是萧逸晨带给了大家太多的意外,所以接下去的节目,大家似乎都没什么兴趣。和去年一样,在班主任陈老师的一番激昂的讲话后,晚会就这么平平静静的结束了。不少人心中还是有些遗憾的,毕竟有些节目是精心准备的,却不料全让萧逸晨抢去了风头。

在公园的亭子里,韩蕾一只手托着腮,一只手抚弄着项链,她的脸上洋溢着难以形容的欣喜。多美的项链,多好的逸晨,多幸福的自己!是的,幸福,她已经被幸福包围的不知所错!可是,这么好看的项链,这么大的钻石,不便宜吧?它应该是装饰品吧,恩,对,一定是装饰品!

“想什么呢?”萧逸晨摸着她的头发,轻声问道。

“我在想呀,你犯了军法,该如何处置你。”韩蕾调皮的笑道:“都说过了,不许为我乱花钱。”

“可是今天是元旦,是不一样的日子。”萧逸晨笑道。

韩蕾拍了拍他的脑袋,“看在今天是元旦,你表现的又这么好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你了。不过,你可要记住,以后不要花这么冤枉钱了。你知道,我不是很钟情这样的装饰品的,虽然很好看,但是不实用呀。”

“啊?”萧逸晨一愣,难道这个傻丫头以为他买给她的只是普通一件装饰品吗?

“啊什么嘛,怎么回事?怪怪的。”韩蕾嘟着嘴,“老实交代,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没有。”萧逸晨连忙否认,既然她认为是装饰品,那自己何必说破。不过,转念一想,又觉不妥,如果她真认为是装饰品,一定会随手乱丢,那自己的心血不是白费了吗?哎,该怎么办才好?

正当他犹豫的时候,听到韩蕾大声喊道:“逸晨,快看,是流星!好多流星!”

流星?萧逸晨抬头一看,果然,真的是流星,在天空中一刹而过,绚烂夺目,美极了!

韩蕾拉住他的手,兴奋的嚷道:“快,快许愿,听说在流星陨落前许愿,那么愿望一定会实现的!”然后,她很虔诚的合拢双手,闭上眼睛,对着流星许下了心里最美的愿望。

“真的吗?”萧逸晨怀疑的问道:“哪有这么灵的?”不过,他随即笑了笑。既然愿望会实现,那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多美的流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完流星后,心里总会泛起忧伤。那么美丽的风景,一瞬间就消失了,多可惜!逸晨,你说流星的终点是哪?银河吗?”

“我不在乎它的归宿是哪,我只在乎你的归宿是哪,而且……”萧逸晨笑的有些贼,“而且这么许愿,是不是都会实现?”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只要你是诚心诚意的许愿,那么一定会实现的。”韩蕾很肯定的说。

“那……那你想知道我许的愿望吗?”

“你不会又许些我们要长长久久在一起之类的愿望吧?好象这有点土哦!”韩蕾昂了昂头。

“喂,你这个丫头怎么回事?难道你都不希望我们长长久久在一起吗?真是的!不过,我也没那么土,我只是许了个很小的愿望罢了,小到马上就可以实现。那就是当你知道你脖子上那根项链值一万的时候,你不要对我军法处置就行了。很小的心愿吧?”

“什么?一万?人民币?”韩蕾张大嘴巴,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他,然后大喊道:“萧逸晨,你脑子进水了吗?疯了吗?吃错药了吗?明明知道经济有压力,还这么乱花钱,我说的话都不听了吗?”

“我脑子没进水,没疯,也没吃错药。钱,我会想办法,你不用担心。既然是要给你惊喜,那当然要惊喜到底了。”萧逸晨坏坏的笑了笑,“何况你也觉得很惊喜,很开心,不是吗?”

“萧逸晨!”韩蕾绷紧脸孔,一副严肃状。

“是,长官请指示!”

“你完了,你死定了,你敢这么乱花钱了!看我怎么收拾你!”韩蕾握紧拳头,嘟起嘴,“喂,你站住,别跑……”

“你以为我傻呀,不跑!”萧逸晨像个小孩般的跑开了,他的身后,是俏皮的韩蕾,“你站住,不许跑!”

月光温柔而又充满了某种醉人的温馨,别有一种宁静而清爽的韵味味。爱神静静的伫立在月光之下,静静的睁着她那明亮的眼睛,静静的望着那对相拥相依的恋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