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目录] > 第52章:(上)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第52章(上)

文晓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窗外,阳光灿烂。

风轻轻细细的吹着,树叶洒落着光芒,明亮的有些刺眼。

渐渐的,刺眼的阳光变成绚烂的霞光,透过玻璃窗洒进房间。

霞光慢慢散去,然后天黑了。

韩蕾静静的躺在床上,她的呼吸很轻,熟睡的脸上有抹淡然的微笑。或许想着某个人,她的嘴唇轻轻蠕动着,仿佛叫喊着他的名字。

身旁的高弋阳同样睡的很安稳,平静的脸上闪着俊美的光彩。

房间里寂静无声,夜越来越深。

终于,韩蕾醒了过来。她缓缓的睁开双眼,全身一阵阵的酸痛让她立刻又闭上了眼睛。她脑子混混的,仿佛熟睡了一个世纪。再睁开眼的时候,她才发现外面的世界早已经黑暗一片。

夜光柔柔的照进房间,她抿了一下嘴巴,习惯性的张开双手想用力呼吸一下,这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被人死死的拽住,她大惊的朝身旁望去。

顿时,全身的血液倒流般的涌进脑海,她无法呼吸的看着身旁赤luo着身子的高弋阳。一时之间,她竟然忘了思考,思考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她只是呆呆的、怔怔的看着他。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意识才被唤回来,而与此同时的是她的尖声大叫。

“啊!怎么了?我们到底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高弋阳被她的剧烈喊叫和摇晃震醒了,他睁开眼睛目瞪口呆的望着她,心里充塞着迷惘、酸楚、凄凉的混合滋味。直到再听到她的刺耳尖叫时,他的世界只剩下了崩溃!

床上一抹鲜血那么刺眼,即使房间没有开灯,只有淡淡的月光照进来,却仍然清晰的看的出来那抹红!

韩蕾全身僵硬,她的世界似乎冰冻了,意识在冰冷的世界慢慢消失,只剩下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不是说水可以溶解冰吗?那为什么还会这么冷?

一时间,室内好安静。半晌,高弋阳才像想起什么似的,轻轻下床穿上了衣服。然后,非常小心翼翼的将韩蕾的衣服丢给她,“穿上吧!”

接着,又是一阵寂静。突然间,韩蕾的嚷叫打破了这份安静。

“发生了什么?我们发生了什么?啊?”韩蕾使劲扯着他的手臂,激动的嚷着:“说呀,为什么我们会在一张床上,为什么我们会,会……?”

高弋阳用力拍打着脑袋,试图想起什么,可是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仅存的记忆告诉他,他的确来过这,他好象在和谁说话,谁,哦,对,是韩蕾,不是在和她说话吗?为什么事情会发生成这样?为什么?好痛,为什么都想不起来?哦,对了,是舒婷约他来的,可为什么来的人是韩蕾,她呢?她人呢?到底怎么回事?

韩蕾脸色发白,心底的苦涩、难堪令她胸口堵得有些窒息,她手指僵硬,“啪”的一声,她开始有些疯狂的撕打他,“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韩蕾,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怎么会伤害你?怎么能伤害你?”高弋阳痛苦的叫着,他抓起她的手,用力往脸上打去,“韩蕾,你打吧,用力打吧!”

她的手指怔怔地收紧。

“你知道吗?看着你幸福,我就会幸福!只要你幸福的活着,我就什么都无所谓了,你知道吗?”高弋阳眼底有着难以言喻的忧伤。

泪水缓缓缓缓的流淌下来。她何尝不知道他的苦,可是面前的一切该叫她如何办?怎么办?她身子已经僵硬不会动弹,她该恨他吗?她要恨他吗?还有……还有她最不想去想的,却又必须要想的,萧逸晨,她和萧逸晨该怎么办?

“韩蕾,韩蕾!”高弋阳害怕的看着她,“韩蕾,对不起,我会……”

“你会怎么样?你会负责吗?是不是你很希望负责?”韩蕾大声喊道,伤痛令她几乎失去了理智。她每句话都像刀一样,字字刺进他的胸膛,“你很希望负责,对吗?”

“韩蕾!”高弋阳使劲摇着头,“不是这样的,你知道,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么样的?啊?是怎么样的还有关系吗?你已经毁了我的幸福!不是吗?你走,消失在我面前,永远消失在我面前!走,走呀!”她不顾一切使劲推赶着他,“走呀!”

高弋阳心底的黑洞被撕扯着,乌溜溜地淌出血来,他的痛绝不亚于韩蕾,他那么珍爱她,那么想保护她,到头来,却成了最伤害她的人。这个结果要他如何承受?他无法承受,无力承受!一切就这么毫无预知的发生了,发生的这么突然,这么可怕!

“走,走呀!”韩蕾的声音像来自遥远的深谷,低沉而沙哑,“求求你,走,走!”

高弋阳悲哀的想着,他是否会因此失去韩蕾?失去保护她的资格?他不敢再往下想,他只知道心好痛,好痛,整个人似乎都麻木了。为了让自己还有点知觉,他使劲咬了咬嘴唇,“对不起,韩蕾!”然后,他落寞的走出了房间。

一切发生的好混乱,好突然,好悲凉,好意外,好古怪,好不真实,却又如此真实!它的真实,将带给他们难以想象的灾难,又或许是几个家庭的灾难!

……本章完结,下一章“(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