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目录] > 第54章:默认章节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第54章默认章节

文晓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房间里,窗户半开。细雨随风飘洒进来,蓝色的窗帘在夏日的雨中轻扬,夜风轻悠悠的吹进来。临近夏天的夜晚,总是清爽沁凉。

或许是哭累了,韩蕾仿佛静止了,一动不动。她眼睛轻轻的闭着,眼角有几滴未干的泪痕,在月光下那么怡静,犹如天使般动人。

她的思想涣散,好似被抽离了灵魂般,正游走于另一个国度,一个没有忧伤,没有烦恼,没有欺骗,只有幸福,长长久久的幸福的国度!

朦胧中,她看到了萧逸晨。他正对着她微笑,并张开双手向她走来。她满脸幸福的朝他奔去,可是突然间他们距离越来越远,她怎么也追不到他。最后,他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她面前!

“啊!”她惊恐的大叫着,“逸晨,不要走,不要走!”

门“砰”的一声响了,高弋阳不顾一切冲了进来,“韩蕾,韩蕾,你没事吧?”

“他走了,不要我了,怎么办?”韩蕾满脸泪水的摇着他,捶打着他,“不是让你走吗,为什么不走?为什么要在门口?啊?为什么呀?你走呀,走呀,不要让我看到你!”

高弋阳激动着抓紧她的肩膀,“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走?啊?你让我怎么走?”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韩蕾扯着他的衣服,大声哭喊着:“告诉我,告诉我该怎么办?”

“韩蕾,相信我,一切都会过去的,这件事情只有我们知道,永远都只有我们知道!”高弋阳摇着韩蕾,心慌意乱的说道:“所以,你还是像以前一样,继续和萧逸晨交往,他不会知道的。或者,或者我们去医院,你还是以前的你……”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就算表象再好,那也掩盖不了表象下那血般的事实!去医院怎么样?还像以前又怎么样?昨晚的事还是发生了,还是发生了!不是吗?”她倔强的神情中有种令人心惊的脆弱。

“那怎么办?啊?要怎么做你才不会伤心?韩蕾,你告诉我,不管做什么,我都答应你!”高弋阳满脸泪痕。

“那你答应我,帮我离开萧逸晨!”她心底一片冰冷的疼痛,目光冰冷,声音冷漠如冰。

高弋阳怔怔抬起头,望着身前的韩蕾,眼睛红肿得象核桃一样,脸上满是脏兮兮的泪痕。她的神情,她的话语无不在刺痛他的心。

韩蕾注视着他,“不说话,就是答应了!”

许久,他终于大声喊道:“不,我不答应,我怎么答应?我不答应!”

“为什么不答应?这样不是很好吗?离开逸晨,他不用再和奶奶作对,他依然是萧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这样不是很好吗?不是很好吗?”韩蕾嘴唇惨白,身子颤抖得有些摇摇欲坠。

高弋阳心猛然刺痛着,为了萧逸晨,她竟然舍得丢掉自己的幸福,而她丢掉的仅仅是她一个人的幸福吗?

“真的要这样吗?”他小声的问着她。

“是,一定要这样,只有这样,必须这样!时间会治好我的伤口!”她身子陡然巨震!

高弋阳走过去,迎着她的目光,静静的说:“这样有用吗?假如萧逸晨是你心头上的伤口,你要用什么来掩埋?你又如何掩埋?一些永不消退的记忆,再怎么刻意忽视,再怎么刻意遗忘,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伤口还是会暴露出来,所作的一切努力会瞬间消失!”

“你在说你吗?你喜欢我,对吗?”

高弋阳愣住了,她迷离的眼神让人猜不透她的心思。

“怎么?不敢承认?”

高弋阳顷刻间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她在刺激他,在用一切方式刺激他,而目的只是为了利用他离开萧逸晨。他深吸了口气,用一种近乎悲伤的语气说道:“韩蕾,我明白你在想什么,不过,你可以打消这个念头。我喜欢你,不顾一切的喜欢你,但是我不会夺走你的幸福,更不会帮你逼走萧逸晨!”

韩蕾低头看着,她用牙齿紧咬着嘴唇,泪水迅速的涌上来,在她眼眶里打着转儿,“既然这么喜欢我,为什么要把我让给别人?何况我们……我们已经……不是吗?”

高弋阳静静的看着她,久久,他喃喃的说道:“因为只有他,才能给你幸福,我的拥有只是短暂的,短暂到我自己都不知道,所以我不会因为一时短暂的幸福,害你失去今生最大的幸福!”

“短暂的,也是致命的,不是吗?”韩蕾悲痛的吼道:“你必须答应我,知道吗?必须!”

她的每一句话都把他的心烫的揪起来,让他对自己的自责又加深了一点!他望着韩蕾的脸,那变幻莫测的神情掩饰不了她心里的悲痛和苦涩!顿时,内心的悲痛犹如洪水般直冲心房,痛,剧烈的痛撕扯着他的心脏!

房间里又开始寂静,只有细雨淅淅沥沥的声音。

他们谁都不再说话,静静的房间,像无底洞般,布满黑色的忧愁,忧愁,原来竟然这么恐怖!

一个晚上,韩蕾脑子里都是萧逸晨!思念,原来长长久久的思念真的会伤人心菲!她突然想起看过的电影《熏衣草》里陈慧琳沐着香熏浴,泪水一滴滴滑落在水里,满地的水浸过她的脸,在地板上无声无息的流着,好凄美!

她和他,也会是场凄美的电影吗?

而高弋阳的眼里,心里全是韩蕾!第一次发现原来靠的近却觉得远的感觉这么让人心痛!友人曾经和他说过,如果喜欢一个人,最好先把她占有住,不管道德不道德,这样,即使以后不在一起,至少回想起她来,那片记忆不会空白!那么现在,他是否已经成功了呢?可是为什么心会越来越痛?如果酒精可以麻醉人的思想,那么他需要大量的液体来冲刷他的记忆,他宁愿以后回忆是空白,也不需要这种记忆!

就这样,他们各自悲痛的度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天刚亮,他们匆忙离开了碟店,外面的空气很清晰,因为昨晚下过雨,他们的神情很沉重,因为他们心里也下过雨!

……本章完结,下一章“(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