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目录] > 第67章:默认章节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第67章默认章节

文晓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以后的日子里,高弋阳清楚的感受到韩蕾和萧逸晨通电话时的神采飞扬,那是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喜悦。有时候他会想,这辈子或许她都不会对他有这种神情,那种让人动容的笑容是萧逸晨的专利。

他知道,她一直沉浸在有萧逸晨的梦境里,不只有他,还有巴黎圣母院富丽堂皇的环形玫瑰窗、落日下的巴黎古罗马式基督教堂、暮色下的凯旋门和香榭丽舍大道、灯光映射下的巴黎圣母院、横跨塞纳河的庞纽夫桥、巴黎塞纳河畔……这个时候,他总不免要动摇心中的想法。

虽然萧逸晨远在国外,但是对韩蕾而言,他的一句问候、一声关怀都远远超过他默默做的一切。这样的爱情,是他所能插足的吗?

他不知道大人们心目里到底怎么想,无论如何,插足这件事多少有点儿不自然,更真切的事实是,就算他们在一起,无论如何都会有缺陷。可是,韩家的筹备工作却无懈可击。在韩母的邀请下,他开始频繁的出入韩家,甚至小远也为此长住韩家了,原因很简单,这样他和韩蕾才会有更多的时间接触。

诚然,他们是多了很多时间接触,校内,校外,可是他们似乎永远是那种超乎朋友却又不能达到恋人的朋友。即使发生了那晚的事情,也不能改变什么。

这样的状况大概持续了半年,虽然没有什么进展,但对于高弋阳来说,这段日子是快乐无比的。当然,生活不会一成不变,不经意的时候,生活早已经发生巨大的改变,只是人的认知程度有限,总是在发生后才知道,甚至有些事情发生后,都不会知道。

萧逸晨在国外呆了半年,对他而言,日子几乎是熬着过的。无论法国有多少的美景、多少的美酒,都无法消除他心里深处的那份落寞和担忧。即使每天和韩蕾保持着联系,他依然无法安心就学。况且经济学对他而言,本来就是它认识他,而他却不认识它的东西。他从来不曾认真考虑过要接替父亲的事业,可人生就是这么无奈,有些事情是逃不开也躲不掉。

这半年来,他疯狂的迷恋上赛车。很多时候,他会一个人去飑车,将油门踩到底,那种自己和自己赛跑的感觉让他欲罢不能。什么都可以不想,什么都可以不管,一切任由自己的性子来,只管让自己达到所能达到的极限。当然,刺激、满足带给了他片刻欢yu,但他却不知道他要为这片刻的刺激、满足付出巨大代价。

那晚,和平常一样,和韩蕾通过电话以后,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一直觉得很压抑,所以,挂下电话,他直接一个人奔隧道飑车去了,而意外也就这么发生了。

也许因为情绪不好,喝了点酒,萧逸晨车开出去没多久,他的视力就出现了些许涣散,脑子里突然一阵迷茫,接着他的车就撞向了立柱。急速和冲击力,让他的头重重的撞在了方向盘。

血从他头上直涌出来,那一瞬间,他的意识里快速的闪现出韩蕾的身影,随后一阵晕眩,接着什么也不知道了。

送萧逸晨进医院的是个中年男子,一个有着黑头发、黄皮肤的亚洲人。或许是出自这个原因,他义无返顾的救了萧逸晨。但是,又或许是怕承受高额的医药费,在送他来医院后,通过萧逸晨身上的证件,他顺利联系上了他就读的学校,随后他便离开了医院。

萧老太太是当天深夜接到学校电话的。她呆呆的站着,一时竟然忘记了呼吸,恐惧将她重重包围,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内疚。

她开始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多大的错误,如果不是她的坚决,孙子不会出国,也不会发生这场车祸,而这场车祸会要了他的命吗?不,不会,一定不会!

她流着泪打通了萧岷山的电话,那刻,两个久经商场的人,第一次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忧心和无助!

交代完公司的事情后,萧父、萧老太太以最快的速度办好了出国手续。等他们顺利到达医院的时候,萧逸晨已经一个人在医院躺了十多天。幸好这期间学校里几个中国年轻人不间断的照顾他,要不然这十几天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而现在,萧老太太就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愣愣的看着萧逸晨。他躺在那儿,头上、手上、腿上,全裹满了纱布,遍体鳞伤。那样狼狈,那样苍白,那样昏昏沉沉的昏迷着,这些天,他始终没有清醒过。

病房里好安静,静得让人心慌。在萧老太太心底,她已经默默祷告了无数次,祷告过了所有她知道的神。她这一生全部的愿望,到现在都汇成了唯一的一个:“逸晨,乖孙子,你必须活下去!”

就这样,两天两夜又过去了。她没有好好的阖过眼睛,没有好好的睡过一下。现在,在这静悄悄的病房里,倦意慢慢的掩了上来。萧岷山看出母亲的倦意,执意要她去休息会,可是萧老太太始终坚持坐在萧逸晨的床头,无论如何也不离开。

“妈,您应该去休息会了,这些天,您太劳累了。”萧岷山低低的说:“坐飞机已经带给您很大的不适了,现在您还这样不睡不眠,身体怎么受的了?”

或许是劳累,或许是伤心,萧老太太双眼通红,“我怎么睡的着?现在逸晨这个样子,我看着心就痛,哪还睡的着?对了,刚和医生谈的怎么样?不管什么结果,你都得一五一十的告诉我,我承受的了,明白吗?”

“现在情况不太明朗,逸晨一直没有醒过来,医生说可能是脑中的血块压住了神经,也可能是车祸的猛烈撞击所致,总之……”

“什么?可能,也可能?这种情况下怎么还能出现这么多可能!要知道,每一种可能都会要了逸晨的命。难道医生不能给个明确的说法吗?”

萧老太太激动的打断了儿子的话,看的出来,她的情绪已经有些失控。

“妈,冷静点。”尽管心里不安,但萧岷山知道他是他们的依靠,是他们的支柱,他不能倒下去,“情况还不至于那么糟糕,毕竟逸晨已经脱离了危险期。我们先在医院观察一段时间,如果逸晨还是不醒,那么我们回国,找最好的脑科医生。这里人生地不熟,多少有些不适应。”

萧老太太默认了萧岷山的想法,“对了,这事你看要不要通知心妮父母一声,怎么说,心妮也是我未来的孙媳妇。”

“妈,我会处理的。”萧岷山低叹了一声,“只是,我们也要做好心理准备,逸晨现在这个样子,我们也不好勉强人家。”

“我懂。”忽然间,有股寒意从萧老太太背脊上冒了出来,在那一刹那,她有种奇异的感觉,觉得李家似乎不会再和他们萧家有什么关联。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