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目录] > 第72章:默认章节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第72章默认章节

文晓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好一阵混乱、慌张、匆忙!仿佛几千几百个世纪过去了,苍白的世纪,白得像医院的墙,像高弋阳那毫无血色的嘴唇。

而现在,终于安静了。

韩蕾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愣愣的看着高弋阳,大瓶的点滴吊着,一滴一滴的液体就这么输送到他的身体里去。他躺在床上,那样苍白,那样昏昏沉沉的昏迷着,送进医院里的两天来,他始终没有清醒过。

病房里好安静,静得让人心慌。现在,已经是深夜,病房里只有他们。韩蕾一直静静的瞅着他,才发现原来心里是多么多么的在意他。她好害怕,好害怕从此天人永隔,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她心里!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病床上的一阵蠕动和呻吟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听到他在喃喃的、痛苦的呻吟着,夹着要水喝的低喊。她慌忙倒了一杯水,用药棉蘸湿了,再滴到他的唇里,他的嘴唇已在发热下干枯龟裂,看上去那么苍白!

于是,她忍不住哭了起来,泪水滴在他放在被外的手背上。或许是太震动,或许是到了该醒的时候,总之高弋阳醒了,活了!

韩蕾抑制不住心中的欣喜,她冲到病房外给父母打了个电话,然后又匆忙进了病房。

“韩蕾!”他以为自己的声音大而响亮,但是,他发出的只是一声蚊虫般的低哼。隐约中,他听到一个好遥远好遥远的声音,在那儿啜泣着说:“是我,你要什么吗?还要喝水吗?”

“傻丫头,没事了,还哭。”

韩蕾捧着他的手,她的脸紧贴在那手背上,泪水濡湿了他的手背,“你吓死我了,真的吓死我了。以后不许这样,再也不许这样。”

“我答应你,不这样了。”高弋阳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梦呓似的说:“韩蕾,我什么都答应你。”

韩蕾仰头向天,感谢老天,他终于活过来了,“听着,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拿生命开玩笑。你要好好的活下去,为我,为……我们的未来。”

高弋阳屏息片刻,血液重新在他的血管中流动,意识重新在他的头脑里复活。他捉住了那甜蜜的语音,喘息着问:“我们的未来?”

“是的,我们的未来。”韩蕾不再犹豫,“你要给我一个最好的未来,所以你要保重身体,明白吗?”

这刻,她忽然感到轻松了。她望着他,用那样深情的眼光看着他。然后,她俯下头来,靠在他的胸膛上,“现在我还不能保证生命里只有你一个人,但是请你相信我,我愿意去尝试好好爱你。所以,请你赶快好起来,我们重新来过!”

他低呼着,从心灵深处绞出来的一声呼号,“我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吗?我不是产生了错觉吧?”

“没有,没有。”韩蕾泪不断的流下来,“相信我吗?”

“相信,相信。”高弋阳轻喊,“你知道吗?现在我感谢每个人,甚至感谢给了我一刀的那个人。”

“傻瓜!”韩蕾轻轻的笑了笑,“休息吧,明天伯父伯母会来,我可不想让他们说我没有照顾好你。”

“他们?”高弋阳闪过一片喜悦,“你通知他们的吗?”

“是的,我通知了他们。你现在是病人,病人需要休息。”韩蕾边说边起身。

他握紧她的手,虽然力气很小,她却清楚的感受到他的力量很大,“不要离开我,一分钟也不要。”

韩蕾帮他盖了盖被子,“我不走,就在这陪你,如果你不想我天天这么劳累的守着你,那么你赶紧休息,这样才能好起来。”

当黎明来临的时候,韩父、韩母和高父、高母跨进了这间病房。他们看到的是一幅绝美的图画。高弋阳仰卧着,正在沉沉的熟睡中。在他身边的椅子上,娇小的韩蕾正匍伏在椅子的边缘上,长长的头发一直垂在病床上,那白皙的脸庞上泪痕犹新,乌黑的睫毛静悄悄的垂着,她在熟睡,而她的手,却紧握着他的手。

早上初升的太阳,从窗口斜斜的射了进来,染在他们的头上、手上、面颊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宁静与和平。

他们相视而笑,不忍打扰。

接下来的日子里,韩家和高家充满了喜悦。在大家悉心照顾下,高弋阳很快复元了,只是因此耽误了毕业论文答辩的时间,不过好在还有二辨,基本上也没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

双方父母对两个晚辈都非常喜欢,他们甚至会笑谈将来如何为他们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一切都这么圆满,夏子怡总不只一次的对韩蕾说这是她送给她最好的毕业礼物!每当这个时候,韩蕾都对她充满了感激。

高弋阳的二辩很顺利,毕业前夕,他和韩蕾走遍了学校的每一个角落。终于牵上了她的手,对他而言,是一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只是,对于另一个城市另一个人而言,却是最可悲的事情。

萧逸晨还是静静的躺着,除了呼吸之外,再不会发出其他的声音。无论萧家做了多大努力,依然如此。但毕竟萧逸晨是萧家唯一的孩子,即使没有什么希望,萧家还是会去尝试。

只是,谁也不知道尝试的结果是什么?是的,谁能知道未知的事情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