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目录] > 第8章:默认章节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第8章默认章节

文晓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韩蕾幽幽的醒了过来。她抬头看着天花板,亮堂的天花板让她觉得很刺眼,她忍不住又闭上了眼睛。房间浓烈难闻的药味让她清楚的知道她正身处医院。

医院对她来说,一点都不陌生。小时候她是医院的常客,几乎每个星期都能因为或大或小的毛病上医院。现在大了,来的稍微少了。她很好奇,为什么又会身在医院?她努力的想拾回一些记忆。

她使劲睁了睁眼睛,一些零碎的画面在脑海里回放。她想起来了,她在罚跑,然后撞到东西……哦,不,是撞到一个人。对了,是一个男生……他们好像发生了争执,接着……接着他拽着她不放。对,就是这样的。可是他为什么要拽着她不放?

头上传来的疼痛让她不得不停止意识,她赶紧闭上眼睛。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了母亲紧张慌乱的声音。

“韩蕾,怎么又晕倒了呢,吓死妈妈了……到底怎么回事?……现在觉得好点了吗?还有哪不舒服?”

韩蕾睁开眼睛,微笑的看着母亲,然后摇摇头,轻声说道:“妈,放心,我没事。”

“我都知道了,军训出状况,然后被教官罚了,是吧?”韩母握着韩蕾的手,慈爱的说:“明明知道自己血压偏低,不能太消耗体力,怎么都不和教官说呢?还有,你到底为什么事被教官罚跑?”

韩蕾刚想开口,门“吱”的一声响了。她顺着望去,是夏子怡。

“韩蕾,别起来了。”夏子怡走到她身边,轻声问道:“好点吗?”

“恩,好多了。”韩蕾点了点头。

夏子怡很仗义的说:“如果不是王教官,你也不会晕倒了。不过,好奇怪,你为什么会晕倒呢?还有,你知道是谁抱你来医院的吗?”

“想想,我不能全怪王教官,要怪就怪我不好,让他那么难堪。”

“也是,你当时那声叫的可真响,我都吓了一跳。呵呵,到底什么事情让你……”

韩蕾笑笑,很不好意思的说:“刚刚妈妈也问我这个问题,说实在的,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反正,都是一只不是蜜蜂的苍蝇惹的祸。”

“蕾蕾,你觉得有蜜蜂要蛰你,对吗?”韩母问道。

韩蕾点了点头,“所以我就叫了呀,谁让我怕蜜蜂。不过,我没想到是我太多心了,其实不过是只苍蝇,我要知道才不会那么大叫了。”

“哦。”夏子怡恍然大悟,“原来你因为这个叫呢,你知道吗,刚当着同学们的面,王教官亲自跟你道歉了呢。”

“不是吧?这么说,我更不能怪王教官了,要不然显得我太小气了,呵呵!”韩蕾心里竟有些愧疚,明明是自己闯祸,还要教官道歉,“哦,对了,你刚说有人抱我来医院的?谁呀?”

夏子怡狐疑的看着她,“你不知道?是个男生,长的很好看很好看的一个男生。你不知道,我赶到你身边的时候,他已经一把抱起了你,当时都不知道有多少女生羡慕呢。”

韩蕾吃吃的笑了笑,“真的假的?我们班花痴有那么多吗?不过,你这么说,我倒想起来了。那个男生应该是和我起争执的人吧,只是我现在也想不太起来,他到底为了什么和我起争执。算了,不想了,反正都过去了。”

“蕾蕾,你可真要照顾好自己,要不然我……”

“知道了,妈妈,我没闯祸,你别想剥夺我的人身权利。”韩蕾笑道。

夏子怡拉拉她,“韩蕾,那个男生是和你起争执的人呀。我说怎么他那么着急背你到医院后,头也不回就走掉了,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

韩蕾叹了声,“算了,不想了。”

房间里不时传出笑声,韩蕾和母亲、夏子怡开心的聊着,她们丝毫没有发现门口有双深沉的眼睛在注视着房间里的一切。、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萧逸晨,其实他并没有离开医院。

他不是没有想起韩蕾,从他们相撞到她抬头的瞬间,他已经认出她。他原以为不过又是吵几句嘴而已。只是当她擦着他肩膀而过的时候,他闻到她身上有那股让他刻骨铭心的香味,所以他才会控制不了情绪。但是他真的没想到,她会因为他的固执晕倒。

虽然没有解开谜团,但看到她身体没什么大碍,于是他轻吐了口气,悄悄的离开了。

笑声充斥着房间,暖暖的。

夏子怡看着韩蕾和母亲亲密的样子,心头一酸,她很想母亲,只是母亲已经离开她很多年了。小时候,父亲告诉她母亲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要很久很久才会回来。她就一直等着盼着,在不知道等了多少天,泪湿泪干多少晚后,她才知道原来母亲去的地方是天国,是不属于她的世界。

韩蕾看到夏子怡眼角那滴未留下的泪,她好心的问:“子怡,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看到你和妈妈这么开心,我也好想妈妈。”

韩蕾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没事,等你寒假回家就可以看到你妈妈了。”

“我已经没有机会看到她了,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已经去世了。”夏子怡酸楚的叹了口气,“从我懂事那天起,我就知道妈妈去了她的世界。”

“子怡,对不起。”韩蕾拉了拉她的手。

“没关系了,都过去这么久了。你看,我现在不是一样健健康康的嘛。”

韩蕾转了转眼珠,“对了,子怡,你要是不介意,以后我们就是姐妹,你就把我妈当自己妈一样,你说好不好?”

夏子怡没有说话,她静静的看着韩母。

“我当然答应了,这么好的孩子认我做干妈,我求之不得。”韩母说着话,然后同样慈爱的看着子怡,“子怡,你不反对吧。”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最后还是不争气流了下来。夏子怡激动的点了点头,然后走到韩母身边,轻轻喊了声干妈。

韩蕾俏皮的冲夏子怡扮了个鬼脸,“我们可说好了,你不能欺负我,我可是妹妹哦。”

夏子怡回报了她一个沉静的微笑。

接下来的几天,韩蕾没有再去军训,她遵照母亲的吩咐,一直呆在家里休息。夏子怡每天都会来讲些军训的故事给她听,让她解闷不少。她每次都是微笑的听,对于这个过早离她而去的军训,心里终究还是有那么些遗憾的。

当然,在她心底,念念不忘的还有那个男生。

黄昏时分,夕阳斜斜的射在窗上,霞光透过窗子,染红窗帘。树影在窗帘上来来回回摆动、摇曳。时而朦胧,时而清晰,又时而疏落,时而浓密,像一张张变幻的图案画片。

带着份寥落的、萧索的感觉,韩蕾静静的坐在桌前,拿出她心爱的日记本,一个天蓝色的本子,然后很认真的写下了这段话:军训就在一场看似闹剧中提前和我告别了,想到和王教官的离别,心里不免感到悲伤与苦涩。如若在离别后再相聚,那何尝不是一种幸福?漫漫人生路上,或许再不会有军训和王教官的出现,这一别或许会是永别!我挥一挥手,却抹不去心中无比的眷恋!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