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目录] > 第9章:默认章节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第9章默认章节

文晓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阳光暖洋洋的照射着。白色的细沙,被阳光染成了一片金黄。河水上像是洒满了玻璃屑,反射着点点光华,亮晶晶的,闪熠熠的,明晃晃的……炫耀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自从大一野炊后,萧逸晨就迷恋上了这块远离城市的净土。很多时候他会带上心爱的画板、吉他,迎着风静静的坐着或躺着,独自享受大自然赋予的宁静。从小在北京城区长大的他,看腻了城市的高楼大厦、灯红酒绿,这里山与水的交融给了他心灵最大的慰藉,让他醉心其中不能忘怀。

只是现在,他似乎没有心情、也没有心思去欣赏眼前的美景。他微蹙着眉梢,迷惘的看着前方,瞬间又低下头,陷在某种若有所待的沉思中。

这些天李心妮没有再找他,不过他总觉得她是在积蓄能量,等待时日向他爆发。那个叫韩蕾的女生也没有再出现,他以为已经遗忘了她,却发现依然记忆犹新。

不知道过了多久,落日出来了,又圆又大,然后缓缓沉落。

他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才发现坐的时间太长了,以至现在两腿发麻。他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然后注视着那落日沉进河里,和那满天的彩霞,逐渐变成黝暗的暮色。

真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他叹了叹,敲敲腿,然后带着几分惆怅转身离开。

※※※※※※※※※※※※※※※※※※※※※※※※※※※※※※※※※※※※※※※※※※※※※※※※※※※※※※※※※※※※※※※※※

“哎,又是堂枯燥无聊的课!”台上社会学老师正口沫飞扬、激情四射的讲述着中国社会发展史,韩蕾却两眼发直,不知所云。她无精打采的趴在桌上,笔在她手中呆呆的紧握着,课本翻开后再没有翻动过,唯一变化的就是白纸已经在她的笔下不经意间多了N个小圆圈。

暮色越来越浓,韩蕾瞪圆眼睛看着窗外的食堂,肚子不争气的咕咕直叫。6点钟才下课,食堂哪还有好吃的呀,她愤愤的想着。

“韩蕾,你又不听课了!”夏子怡碰了碰她的胳膊。

韩蕾抬起眉毛,说道:“子怡,你看老师眉飞色舞却又不知所云的样子,你怎么能听进去呀?我肚子在叫耶,怎么办?”

夏子怡脸上浮起一个无奈的微笑,“你要认真听课,就不会觉得老师眉飞色舞却又不知所云了。”

韩蕾不以为然的翻了翻眼睛,过了会,她凑到夏子怡旁边,小声说道:“子怡,这几天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我想……”她还没说完,却发现夏子怡一直看着黑板出神,仿佛要看穿黑板一样,也就不再说了。

她有些寥落的看着窗外,脑海里又冒出那个男生,和他说的那句话。

“除掉你身上的香味,只有坏女人身上才会有这种香味……”是的,她想起来了,想的很辛苦,不过还是想起了他们争执的原因。

香味?她身上能有什么香味?难道是奶香?也许是从小就喝牛奶,喝多了的缘故,她身上不时会有奶香,就像婴儿一样。可是他为什么说只有坏女人身上才会有这种香味?

奇怪的情绪一直困扰着她,她很想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却毫无头绪。直到下课铃声响起,她才暂时放下困扰。

“韩蕾,我们可是约法三章的。你要好好上课,好好听课,要不然我可不理你了哦。”夏子怡边收治书本边说。

韩蕾瞠目结舌的望着她,原来她知道她有事跟她说,故意不理她。她知道子怡这么做肯定是受了她宝贝干妈,也就是她好妈妈的指使。

她气的跺了跺脚,“该死的子怡,你这个间谍。”

“间谍也是为你好。”夏子怡说的堂而皇之。

怒容从韩蕾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层深切的落寞和失意。

夏子怡知道她不悦,所以笑着扯了扯她的衣袖,说道:“好了,别生气了,我请你吃东西,怎么样?”

“我要汉堡包。”韩蕾眼睛立刻放出光芒。

夏子怡苦恼的笑了笑,她越来越了解韩蕾,又或许她本来就是个很简单的人。她能理解韩蕾家人担心她的苦心,不得不承认,韩蕾实在单纯至极,她的喜怒哀乐全写在脸上。

“怎么,不同意?”她瞪着她。

“没有呀,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请你去KFC吃汉堡包,但是你不能再邹着眉头又嚷又跺脚。”

韩蕾宛然一笑,“我哪有那么小气,不过我刚刚真的有话要跟你说。”

“说说看。”夏子怡已经收拾好书本,她和韩蕾走出了教室。

“你还记得背我去医院的那个男生吧,我想起来了,我们起争执是因为他说我身上有香味,而且是坏女人身上才有的香味。”韩蕾停了会,看了一眼夏子怡,接着说道:“你说奇怪吧,我身上哪有什么香味呀?”

“是挺奇怪的,你身上没有什么香味呀。”夏子怡不解的说道。

“所以,我想找他问清楚。”韩蕾坚定的说:“我一定要问清楚,那个臭家伙!”

夏子怡盯着她,“你该不会因为他是个大帅哥,喜欢上人家了吧?”

“我哪有,你别瞎说。”韩蕾嘟起嘴巴,“我气他都还来不及。”

“逗你玩嘛,看你小嘴嘟的。”夏子怡学着韩蕾的样子,“总这么嘟嘴巴,小心把嘴巴嘟翘了。”

韩蕾扬起小拳头,“你又笑话我,小心我扁你哦。”

“韩蕾……”嬉笑间,韩蕾听到有人喊她。

她回头一看,是班上的高弋阳。

夏子怡扭动着身体,小声笑道:“韩蕾,你别想那个帅哥了,眼前这个也不错哦。”

“喂,你又胡扯了。”韩蕾轻轻捶了她一下,“再胡说我可真不客气喽!”

再一抬头,高弋阳已经走了过来。淡蓝色的外套和休闲的牛仔裤把他修长的身材衬托的恰到好处。脸上淡淡的微笑在阳光下格外灿烂迷人。

“上次你晕倒,本来想去看你的,但是听说你回家住了,也就没去了。”他脸上表情有些拘谨。

韩蕾笑了笑,“没关系呀,反正我现在一点毛病都没有。”

或许是她的率直感染了高弋阳,他大方的说道:“你们去吃饭吧,正好,我也去。这顿我请,怎么样?”

夏子怡偷笑着,“好呀,嘿嘿,正好我可以省个汉堡包。”

“你可别想,先欠着。”韩蕾昂了昂头。

高弋阳又笑了笑,韩蕾和万家灯火中的一盏小灯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她会觉得特别亮。或许人生很多事,都是在某一瞬间或某一时刻起了变化,尤其是男生和女生之间。只是年少时候的感情路,总是走的很懵懂。

※※※※※※※※※※※※※※※※※※※※※※※※※※※※※※※※※※※※※※※※※※※※※※※※※※※※※※※※※※※※※※※※※

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萧逸晨身心疲惫的爬上了床。也许人心情不舒畅的时候走路真的会摔倒,他刚爬上床,就听到“咚”的一声,而且是很响的一声,他的头和天花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该死的!他咒怨道。

门吱“的一声,一个人走进寝室。

“你奶奶找过你,怎么你没带手机吗?”进来的男生叫姚伟,一个很普通,普通的可以让人视而不见的男生。没有萧逸晨的俊朗,没有萧逸晨的风度,更别说父亲即将留给他的巨额财产。

“你回个电话吧,别让老人家担心。”他好心提醒着。

“恩,知道了。”萧逸晨小心翼翼的爬下来,生怕再来次亲密接触。

通完电话,他独自走到窗边,打开窗户,目光掠过外面漆黑的世界,一股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

“逸晨,原谅你爸爸吧,他也是被你妈妈伤透了心才会那样的。孩子,原谅他吧。你爸爸年纪大了,他知道错了,他和那个女人已经离婚了,难道你要看着他辛辛苦苦创建的家业无人继承吗?不管怎么说,你是他唯一的儿子,你有责任有义务管理家业。”

奶奶的话让他心神恍惚。为什么?当他已经忘记了还有个让他曾经痛苦不堪的父亲时,他偏偏要出来打乱他的生活?原谅,为什么要原谅?又该怎么原谅?当初苦苦哀求他时,他的眼神那么决绝,那个时候他怎么没想到有一天他会要这个儿子原谅?

萧逸晨嘴角“哼”了一声,眼神里充满了对父亲的敌意。在他看来,倔强的父亲如果不是只有他一个儿子,是肯定不会低头的。家业,为了父亲的家业就要回去当他的棋子,回去忍受他的喜怒哀常。不!决不!既然十年前父亲把他赶出了家门,十年之后他就不会再回去!

他扬起拳头重重打在墙上,不堪回首的童年让他心中的怒火久久难以消退,手上传来的疼痛他也没有感觉,只有那一幕幕心酸的往事在重放。

蓦然,他又想到那个女生,那个和他母亲一样,身上发出同一种香味的女生。

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为了一个男人抛弃了他,他清楚的记得母亲一直抹着一种很清雅的香水,淡淡的,却让人觉得窒息。

母亲走后,跟着父亲迎娶了一个让他夜夜做恶梦的继母。她打他、骂他,他却要忍着,因为父亲不相信外表温柔如水的妻子在他不在的时候会是一个巫婆,一个惨无人道的巫婆。更可怕的是,她和母亲一样,抹着那种香味的香水。

他讨厌那种味道,恨那种味道。他认为只有荡妇又或许是无耻的女人才会抹那种香水。

而她是这样的人吗?

如果,他和韩蕾不再相见,如果,他和韩蕾不再冲突,如果……太多太多的如果,只是如果真的有那么多如果,萧逸晨也就不再是萧逸晨,这或许就是人生!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