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云鬓花颜:风华医女 [目录] > 第16章:犹记旧相逢,淡烟微月中(五)

《云鬓花颜:风华医女》

第16章犹记旧相逢,淡烟微月中(五)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也就是说,她出了这里,十有八、九就找不回来了。

萧寻苦笑。

欢颜看一眼漆黑的山头,又道:“山上应该也有。”

萧寻没等她开口,便道:“可惜,你不认路。”

欢颜便不说话,看着能挤出的污血已不多,从头上拔出一根银簪,伸手扯开萧寻胸前衣衫,说道:“我试着帮你用银针先把毒气逼一逼吧?”

萧寻看着粗粗的簪挺,虽因毒性发作而渐渐动弹不得,却禁不住毛发竦然,干笑道:“小白狐,那是银簪,不是银针。”

欢颜将银簪顶部一拧,便有机簧轻轻弹开,里面却是中空的。她将帕子铺在地上,轻轻一倒,便倒出数十枚粗细长短不一的银针。

夜间的风越发地肃杀,萧寻半赤着上身卧于地上,身躯不由自主地打战,却觉不出寒意,朦胧间笑问:“你以前常给人扎针吗?”

欢颜利落地将细如牛毛的长针扎入他胸前几处穴位,答道:“我常给阿黄和小白扎针。”

“阿黄和小白?”

“我养来做试验的狼狗和猿猴。”

“狼狗和猿猴!”

萧寻惊叹,很想抗议两声,却觉血脉流动得越发缓慢,连呼吸都似要停顿住,终于再说不出话来,连眼前少女晶明如玉的面庞也渐渐消逝在黑暗里……

---------------------------------------------------

萧寻再度醒来时,只觉浑身都已肿大得失去知觉,但还能感觉出自己正在仰卧一辆什么车上,明亮的阳光下,蓝天白云的色彩都璀璨得过分,将他刺激泪水直沁。

他想抬手将眼角的泪拭掉,左手固然早已无法动弹,好容易抬起的右手,节节手指竟肿得跟猪蹄似的,连胳膊都肿大着,再也举不起来。

他正发怔时,一旁飘来一角雪白的袖子,轻轻拭去他眼角的水滴。

但闻欢颜叹道:“你可真是个怪人。昨夜知道自己快死时还在笑着说话,怎么这时候反哭起来?疼得厉害?”

萧寻道:“这都让你知道了!果然是擅解人意的小狐仙呢!”

这时拉车的樵夫听到他们说话,已经停了下来,坐在旁边喝着水,饶有兴趣地听着他们说话。

那樵夫又高又壮,面色黝黑,绝不是年长有德的模样,只是看着对欢颜颇有几分怯意,倒也毫无将她卖到青(我是河蟹)楼的意思。

萧寻努力支起身,才发现自己躺着的是山间装柴火木炭的板车,四周一无遮蔽,总算他身上身下垫了厚厚的棉被,不致让他冻着。欢颜原来也坐在板车上,这时车停了,她才走下车来,舒了舒手脚。

萧寻浑身酸疼,也想活络下筋血,可惜他连坐起身都困难。

看看自己肿大的身子,他苦着脸问道:“我的脸是不是也肿成这样了?”

===================================================

……本章完结,下一章“犹记旧相逢,淡烟微月中(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