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云鬓花颜:风华医女 [目录] > 第18章:犹记旧相逢,淡烟微月中(七)

《云鬓花颜:风华医女》

第18章犹记旧相逢,淡烟微月中(七)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若是看到她这样的行止还敢存非礼之念,或打算卖她去青(我是河蟹)楼,吃上几颗熊心豹子胆都不够。

萧寻道:“那蜘蛛……你不放了吗?”

欢颜道:“这蜘蛛身上有了你身上的剧毒了,若是放了,以后咬了人,只怕寻常的大夫都治不了了!”

樵夫忙道:“不错,不错,放不得,放不得!我们还得在山里砍柴呢!”

萧寻道:“可你放在自己身上,不怕它咬你吗?”

欢颜愁道:“我怕呀!我只在山中找了些驱毒虫的寻常草药涂在身上,未必有用。可我不知拿这些蜘蛛怎么办。”

萧寻道:“不然索性捏死它们算了吧!”

欢颜道:“我只学过救人,没学过杀生。”

萧寻半晌无语,却觉被蜘蛛咬过的地方越发地麻痒,全身的肿胀感越发强烈,喃喃道:“是不是肿得更厉害了?”

樵夫已经喝不下水,很肯定地向他点了点头。

欢颜上了车,抱着膝坐在他旁边,蹙了她秀美的眉发呆。

她的袖子正垂在萧寻的手边,却无法给萧寻带来半丝绮念。明明双手已经失了知觉,他总像感觉到她的袖子里有什么在动呀动,随时要钻出来咬上他几下。

萧寻透不过气来,艰难地说道:“喂,小白狐,你能不能把你的袖子拿远些?”

欢颜往她袖中掏了一掏,片刻后掏出条极大的蜈蚣来,说道:“我昨夜明明熏了药草引蜘蛛的,谁知引来了这个。书上没记载过它的毒性能不能克制你所中的阴凉之毒,但我想了许久,总觉得也该是相克的才对。要不,咱们试试?”

纤白如玉的细巧手指捏着那条张牙舞爪的绝大蜈蚣,不紧不慢地凑到萧寻的脖颈间。

萧寻直接晕了过去。

---------------------------------------------------

再有些神智时,萧寻只觉周身滚烫,鼻间尽是氤氲的药味,似正被人扔在药罐里活活地煮着。

萧寻几乎立刻就想起晕过去前凑来的大蜈蚣,立刻就想到那只小白狐千奇百怪的疗毒法子,未待睁眼便惊叫着跳起来。

旁边有人惊呼,伴着水桶碎裂、水流哗啦倾地的声音。

萧寻踉踉跄跄地稳住身形,才发现自己正身在一家客栈,两个小二模样的人正站到墙角边惊惶地望着他。

屋中已是水漫金山,浴桶的碎片飞得四处都是,一些叫不出名的药草飘在水上,也有些粘在他身上。

他定定神,才觉身上的肿胀已消了大半,连手足间都开始恢复力道,才能一惊之下生生地击碎了这只浴桶。

小白狐并没拿锅煮他,应该只是在用药浴给他解毒吧?

可他把浴桶都给打烂了……

正迟疑时,房门开了,欢颜浴着阳光站着,白衣亮得晃眼,看不清她的容貌神色。但听她轻松地说道:“看来恢复得不错,力气真大!”

===================================================

……本章完结,下一章“犹记旧相逢,淡烟微月中(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