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云鬓花颜:风华医女 [目录] > 第31章:钿誓钗盟何处寻,当初谁料今(八)

《云鬓花颜:风华医女》

第31章钿誓钗盟何处寻,当初谁料今(八)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欢颜低低抽泣,呜咽道:“既然以后会辜负,又何必当初许诺?有他一日,便许我一日欢颜……萧寻,你听他这话说得可好听?原来……一日一日计算有那等好处!若有一日另觅新欢,只需让我即刻死去,便也不算违诺,是不是?”

萧寻吸了口凉气,“他看上了别人,便要你死?”

欢颜定定地看着那星光,大颗的泪珠落下,疲倦地说道:“其实我宁可已经死去,便也不必……不必每天都丢了魂般难受……比死还难受。可我又不甘心。我实在不甘心,我实在很想问他一问,便是人人想我死,他又何必来推我这最后一下?推我……堕深渊,入地狱……”

她捉住萧寻的前襟,忽然呜呜地哭泣起来,竟如孩子般地委屈。

萧寻只觉胸口的湿暖一阵一阵的,透过肌肤一直扎到心口,煎着刺着般难受。

许久,他将她抱起,一步一步稳稳地走下石山。

他也像安慰孩子一样,很耐心地柔声安慰:“别怕,别怕!他若推你,我便拉你。我将你拉出深渊,拉离地狱,护着你一直开开心心的……唉,小白狐,从来只有狐妖戏弄人啊,你怎么被人戏弄了?”

萧寻将欢颜抱回屋中时,她已闹得倦了,哭得累了,沉沉地睡倒在他腕间。

萧寻急换侍女过来,将火盆笼到床边,在外候着侍女为她换了衣裳,看她睡沉实了,这才怏怏离去。

---------------------------------------------------

他一夜都睡得有些不安。第二日一早起床便赶过去看时,果然见欢颜宿醉未醒,身体却从半夜起便开始作烧。

奉命值守的侍女明知她是着了凉,连夜熬了驱寒汤给她服了,裹了厚厚的衾被让她发汗,却丝毫不见效果,到晨间已经烧得满脸赤红。

萧寻见状,急请了大夫过来,却道她不仅外染风寒,更兼肝气郁结,应是忧思过甚,抑郁成疾。

竟然病得很是凶险。

那大夫道:“如果小人推测不错,姑娘当在近月曾受重创,连五脏都曾受损,至今尚未完全复原,又失于调理,方至如此症候。”

欢颜虽曾和萧寻一起自山上落下,但那时萧寻全力护着,虽有些皮肉创伤,无论如何也不至于伤着肺腑。萧寻想起昨日她提起心上人置她于死地,回忆着这些日子她终日把自己关于屋中,连饭都懒得吃的种种情状,心中极是懊恼。

她重伤之余,若有人小心看护,大约也不至于会到这等田地。

可她凡事从不和他提起,甚至连姓名都不肯告诉他,他又怎么猜得到这些缘由?

===================================================

……本章完结,下一章“钿誓钗盟何处寻,当初谁料今(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