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云鬓花颜:风华医女 [目录] > 第43章:情若连环,恨如流水,甚时是休(九)

《云鬓花颜:风华医女》

第43章情若连环,恨如流水,甚时是休(九)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许知言叹道:“没有人知道,下一轮不幸会落在我哪一个兄弟身上。我顾不了他们,当然他们也不会顾到我。我记得……我十岁生日时,父皇当众宣布,说我的眼睛已经无法恢复。所有的人都在惋惜,用叹息掩盖他们内心幸灾乐祸的欣喜。只有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忽然从人群中钻出,大声地向我说,她会治好我的眼睛!”

欢颜居然是记得的。

那日她们住的小院子忽然间人少了许多,连母亲银姑都带着聆花走出了院门。

可临走时,银姑一样吩咐她:“别出这院子,别让外人看到你,知道吗?”

她似懂非懂,点头答应了,心里却不以为然。

然后,她也悄悄地溜出了门,循着声音找到了府中最热闹的地方。

那里正搭着戏台,锣鼓喧天地唱戏为二公子庆生。

她不知道二公子是谁,但很乐意挤在仆役间看热闹,看戏台上那些花花绿绿的人儿走来走去吟唱着她听不懂的戏词。

一出戏结束后,是太子许安仁当众落泪,感叹爱子许知言命苦,一双眼睛已经群医束手,再也无法复明。

她这时才注意到许知言。

那是一个要么你注意不到,一旦注意到了便再也挪不开眼睛的小小少年。

听他父亲那样说着时,他依然那样安静地坐在桌边,接受着众亲友的不知是好意还是恶意的温言安慰,——像一个白玉雕的人儿,被人失手打碎了,又小心地粘了起来。

仿佛再多一点的言语,再多一点的同情,便能将他重新击碎,再度是不可救药的四分五裂。

欢颜忽然便想起了母亲银姑。

带着她和聆花安睡时,常常惊叫着从梦中惊醒,或者失声痛哭,或者怔怔出神。陪伴她们左右的婆子说她是给吓的,最好找大夫开几贴药,或许就好了。

但银姑不肯。她总是惊惶地摆手,不愿多惊动一个人。

欢颜很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在那个安静坐于众人恭维之中的小小少年身上,看到了那种无所适从无能为力的压抑,并且在忽然间为他难受之极。

她几乎不曾考虑,便冲出去向着那小小少年道:“大哥哥,我会治好你的眼睛!”

银姑猛地发现她出现在众人跟前,给惊吓得半死,赶忙奔过去,一边告罪,一边匆匆抱走她。

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小小插曲。

即便欢颜的称呼逾矩,也没人能否认她话语中的善意,自然更不会有人为此责罚她。

叫欢颜失望的是,那少年似根本没听到她的话,自始至终都那样安静着,甚至不曾向她的方向瞧上一眼。

那时她真的小,而且傻。

他既然失明,又怎么瞧得见她?

那时,他已失明近五年。

===================================================

……本章完结,下一章“情若连环,恨如流水,甚时是休(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