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云鬓花颜:风华医女 [目录] > 第68章:美人不用敛蛾眉,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十一)

《云鬓花颜:风华医女》

第68章美人不用敛蛾眉,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十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寻听得出神,不由地取了玉笛放到唇边,顺着曲调而和,果然相依相辅,如见风静沙平,云程万里,长袖临风之际,宛然觉鸿鹄之远志,舒逸士之心胸。

欢颜开始还埋头看书品茶,懒得再瞧萧寻一眼;待琴笛相和,却觉心胸涤荡,神魂俱杳,如秋日临荷,惊鸿照影,飘然有凌云之气。

白猿也不再瞪萧寻,聚精会神地听着音乐,好像也能听懂一般。

一曲将了,萧寻眸光转到欢颜身上,见她正出神地往这边凝视,不觉心中得意,笛声中便多了几分欢悦之意。

这时琴声忽然拔高,如一节钢丝蓦地抛到了半空,却迟迟不曾落下,萧寻心中剧震,忙要敛回心神时,笛音已随之大变,犹未寻出琴音乍变的缘由,只闻刺耳的“铮”的一声,竟是琴弦断了。

欢颜惊呼一声,猛地站起身来,急奔到许知言跟前,叫道:“二殿下!”

许知言抚于断弦,有鲜血自指间溢下,一滴滴落于琴身,缓缓渗入桐木坚实的质理。他怔忡般默然端坐,如玉石琢就的面庞上眉目深邃,无声地卷出一抹苍凉。

欢颜急忙拿丝帕掩住他伤处,便要去寻药。

知言手腕一抬,已拉住她轻笑道:“没事,蹭破了点皮,不用上药。”

欢颜将那伤处再一打量,点头道:“的确不妨事。可这琴弦怎么好好的就断了?”

她这样说着,却没有去检查琴弦,只是惊疑不定地看向许知言。

她通晓音律,也知乐由心生,突然拔高的音调必定和他的心绪息息相关。

但许知言只微笑道:“没什么,方才只是走了神。——忽然便觉得,萧兄吹奏的,不是《平沙》,而是一支《凤求凰》。”

欢颜便瞪向萧寻。

萧寻摆弄他的玉笛,叹道:“不错,的确是我分神在先。”

他这样说着,神情却是无辜,分明在说,不是因你这只小白狐,我哪里会分神?

许知言沉吟道:“萧兄,我借问一句,你这支玉笛,是不是前朝靖惠皇帝赐给端木皇后的‘浮馨’?”

萧寻怔了一怔,答道:“这笛我无意间得来,并不知其名。”

“此笛是不是通体雪白,一无瑕疵,却在吹孔处有几丝殷红如血?”

“不错。当日我收下这支玉笛时,便有人说此笛若非此处颜色有异,应该价值连城。”

萧寻说着,很是感慨地向欢颜叹了口气。

这样的笛子,居然只被这丫头当了五十两。所谓明珠投暗,不外如是。

许知言却道:“那便对了,这笛便是浮馨。传说这笛本来通体如雪,为端木皇后的至爱。”

====================================================

浮馨,琼响,简介中提到的两个怪名儿,都出来鸟!

……本章完结,下一章“美人不用敛蛾眉,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十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