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云鬓花颜:风华医女 [目录] > 第69章:美人不用敛蛾眉,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十二)

《云鬓花颜:风华医女》

第69章美人不用敛蛾眉,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十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位端木皇后本是歌妓出身,以微贱之躯集三千宠爱于一身,推恩至一门五侯,赏赐奇珍异宝无数。后来被污不洁而失宠,独带了这支浮馨笛离开皇宫,避世出家,吐血而亡。据说这浮馨上的殷红,便是端木皇后的心血所化。她愤郁啼哭,泪尽继之以血,血色凝于白玉之上,再不磨灭。后来靖惠皇帝查明真情,追悔莫及,遂厚葬端木皇后,并将浮馨留作纪念,终日把玩,最后郁郁而终。此笛在靖惠帝死后下落不明,据说被靖惠帝带入地宫陪葬了,再不知几时重见了天日。”

萧寻一呆,说道:“史书上似乎并无此记载。传说端木被废是因母家跋扈,得罪了权臣。后来权臣谋反,反是端木皇后的兄长全力护驾,靖惠帝也因此复了端木皇后名位,最后帝后合葬一处,也算是端木家的荣耀。”

话尚未了,只听欢颜不以为然地轻声道:“这人都死了,荣耀要来何用?”

萧寻敢打赌,如果不是怕许知言着恼,她多半已不客气地甩他一记冷眼钢牙利口抢白过来了。他不知该为她的不见外着恼还是高兴,叹道:“这是正史上的记载,并非我的意思。”

欢颜道:“正史都是后面的皇帝让写的,怎样编排还不是皇帝一句话?我向来懒得看。”

“那刚刚二哥所述,应该不是正史所记?”

许知言微笑道:“这座万卷楼中,有不少未曾刊刻过的孤本,欢颜从小爱读书,尤其是各类稗官野史,闲坐时曾读过许多给我听。其实年代过去太久,这中间的真伪,早已无从分辨。”

“哦!”

萧寻忽想起一事,神色便古怪起来。

他转头看向欢颜,“你当时当掉我这只笛子时,知不知道它就是浮馨?”

欢颜便同样古怪地看向他,“知道又怎样?难道还能告诉别人这是价值连城的皇家宝物?还是能找到哪家大善人,让你白白地吃喝治病?”

萧寻作声不得。

他当时正给人追杀,如果真因玉笛被人识破行藏,指不定还会闹出什么事。

许知言已拿丝帕慢慢缠住伤处,悠悠道:“她也精于音律,弹琴奏笛都拿手,哪会认不出浮馨?也因她自幼有几分小聪明,我们兄弟几个就把她惯坏了,行事有些任性,萧兄切勿见怪。”

萧寻喝一口快要凉透的茶,真心实意地回答:“不敢,不敢!”

欢颜问:“要不要我再去烹上一壶茶?”

萧寻情知她有送客之意,讪笑着起身告辞。

许知言素来孤僻,也不挽留;倒是欢颜将案上的方子递给他,很是殷切地说道:“萧公子记得按时服药。”

“哦,欢颜姑娘果然是个尽职的大夫!”

萧寻扫了一眼那方子,脸色很不好看,却也接了下来,似怨似恨地瞪她一眼,方才下楼而去。

====================================================

……本章完结,下一章“赏灯那得工夫醉,未必明年此会同(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