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云鬓花颜:风华医女 [目录] > 第71章:赏灯那得工夫醉,未必明年此会同(二)

《云鬓花颜:风华医女》

第71章赏灯那得工夫醉,未必明年此会同(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元宵,有一元复始,大地春回之意,因此又被称为上元节。

元宵燃灯的习俗由来已久,吴国的灯会更是自十三便开始,至十八方散;当然十五那晚是最热闹的。

今年欢颜并无赏灯的兴致,吃毕元宵便打算休息,却给许知捷赶来,死活要带她出去。

欢颜道:“五殿下,我这几天乏得很,想早些睡了。”

许知捷看一眼天色,说道:“天都还没黑,睡什么睡?不如一起看灯去,大不了我早些送你回来。”

欢颜见他拉扯着不依,闷闷道:“我不想去。”

许知捷好言劝了半晌,也有些着恼,遂道:“如果是三哥喊你,不知该去的怎样快了吧?可他虽然不娶聆花了,也一样不会娶你。即便父皇不再追究你那件事,他也不敢冒这个险!”

欢颜愕然。

许知言摆弄着棋子,皱眉道:“欢颜,你去吧!五弟,你也不许再提三弟的事,欢颜向来灵慧,怎会看不出是非好歹?”

也就是说,连许知言都觉得她一再拒绝许知捷是不识好歹?

欢颜低头出门,眼前也有些模糊,差点被门槛绊倒。

许知捷却是心满意足,急急和宝珠要来斗篷,殷勤地为她披上。

----------------------------------------------------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这首词据说某朝的丞相所写,但又有人说出自某位不甘寂寞的女词人之手。欢颜则觉得,这词一定是那位女词人所写。

这女词人还有首写上元夜的词写道:“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赏灯那得工夫醉,未必明年此会同。”

两首相映照,就是个痴心女子负心汉的故事。与同类故事最大的差别则在于,这女子清醒地知道他们前途多舛,依然不肯放弃,哪怕仅是片时偷(我是河蟹)欢都不想错过。

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多么卑微而大胆的爱情!

欢颜一直觉得这女子错了。一晌贪欢又如何,逃不过来年泪湿春衫袖。既然不能相守,何必坚持最初的执手?南柯梦醒,往日的欢yu更将衬出未来的悲惨。

当许知捷执紧她的手从火树银花灯月交辉中走过时,欢颜忽然便想着,她会不会重蹈那女词人的覆辙。

女词人很不幸,但至少她当日和情人两相缱绻时是幸福的。或许正是那短暂的幸福让她有勇气面对未来可以预测的惨淡结局。

可欢颜有什么呢?

从那段让她痛彻心扉的晦暗爱情中慢慢走出,她当然希望能遇到可以同甘共苦执手一生的良人。

可这人显然不该是许知捷。

她感激他在她危难时升出的援手。可她刚历过一场情劫,清楚地知道那并不是动心。

她的卑微身世可以困扰许知澜,当然也会困扰更为尊贵的许知捷。

====================================================

中段提到的女词人指的是南宋女词人朱淑真。那句“无绪倦寻芳,闲却秋千索”也出自她的手笔。“去年元夜时”一词传说是欧阳修所写,饺子认为是夫子们在扯淡。朋友写宋词解析时我曾经建议她将这首写上,谁知朱才女不在她约稿范围内。好吧,等我年纪大了,懒得写小说时,也许会自己操刀写点这些诗词外的轶事玩玩。

现在么,我还是太懒了,不可救药的懒~~

……本章完结,下一章“赏灯那得工夫醉,未必明年此会同(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