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云鬓花颜:风华医女 [目录] > 第8章:莲叶雨,蓼花风,秋恨几枝红(八)

《云鬓花颜:风华医女》

第8章莲叶雨,蓼花风,秋恨几枝红(八)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寻从船舱上方跃下,船儿照旧向前平稳行着,几乎不曾颤动一下。

他静默片刻,答道:“夏大将军几度救我于危难之中,我也断不会让他女儿受半分委屈。”

夏轻凰一笑,拭了拭眼角,说道:“难道你也肯说句正经话。”

萧寻拍拍她的肩,寻思道:“听说她在太子府里名叫聆花?”

“是啊,聆花。”

“这名字文雅娴静得很,不像是夏大将军取的名。”

“义父一直为大吴征战沙场,何尝有机会替她取名?义妹两岁时,他倒是奉诏回京了,可惜还没到京师,就被人陷为叛逆,不得不逃往蜀地……父女俩都不曾有机会见上一面。聆花这名字,多半是许安仁为了避人耳目为义妹另取的。”

“何以见得不是夏夫人为爱女取的闺名呢?”

“据说义母生她时颇有异象,连着数日梦见彩凤飞舞,临产那日更是梦着飞凤入怀,随即生下她。战时书信缈杳,喜报传去时,一时未得夫婿确信,便先取了个小名,叫作凤儿。”

---------------------------------------------------

“凤儿,凤儿……”

是母亲在唤她么?

还是,记忆里另一个模糊得仿佛不曾存在的身影?

欢颜模糊地喊了声母亲,便听得耳边有人在唤道:“欢颜,欢颜,我是知捷。”

欢颜睁开眼,看到了许知捷贴近自己的放大的脸庞。

她皱了皱眉。

许知捷忙向后退一步,赔笑道:“你醒了?身上疼得可好些了?二哥总说你睡得还算安稳,瞧来是在骗我。梦里都在嘀咕着什么。”

欢颜道:“何尝嘀咕什么,可能是在说梦话吧!”

许知捷道:“做什么梦了?”

欢颜道:“也没什么,好像看到我娘了。”

许知捷静默片刻,叹道:“若是银姑姑还在,只怕聆花不敢这样过分。她怎么就忘了,银姑姑不但奶大了她,夏家出事,她更把亲生女儿扔到一边,带了她千里奔逃……我真看不懂她。难道她真的那么喜欢三哥?横竖我瞧着三哥原先根本没把她放心上。”

“原先?”欢颜听出些言外之意,“那么,现在呢?他们……在一起了?”

“没有。”许知捷眼底浮过一丝幸灾乐祸,“本来母亲说要为他们把亲事定下来,可前天皇祖父驾崩,宫里又要预备大行皇帝丧礼,又要预备父亲登基之事,谁还顾得了他们的亲事?”

欢颜一惊,这才注意到许知捷穿着素衣。

这里是东城的慈恩庙。

许知言性情孤僻沉静,常与方外之人交往,与这里的方丈净德禅师更是好友。

欢颜出事,眼见许知澜都攀上她,他情知难以挽回,阻了许知捷冒然出言相救,只在暗中设法,和许知捷买嘱了行刑的婆子手下留情。

====================================================

……本章完结,下一章“莲叶雨,蓼花风,秋恨几枝红(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