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真实的盗墓 [目录] > 第82章:麻粟坡

《真实的盗墓》

第82章麻粟坡

黑山马贼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家里窝了整整一个冬天,中间也接到了潘子这几个家伙打来的电话,也没有什么正经的事情,就是闲聊。我心里越越充斥着一种感觉想要回到当初我们战斗的地方去看看。那时候南疆还不是很太平,虽不是军管,但也差不多。我只想吊唁一下牺牲的战友,最起码我们还活着。

我把我的想法和这几个家伙说了。大家定好日期。从各自的家里在云南麻粟坡集合。麻粟坡位于云南的文山州是个壮苗族自治区。我们很多牺牲的战友就埋在哪里了。我们也去祭祀吊唁。老班长,黑小子。指导员。还有很多我们一起战斗过,但不认识的战友也都埋葬在哪里了。我不去总感觉心里不安,愧对地下的英灵。我们1979年2月自卫还击那场战斗牺牲的79名战友就埋在哪里,还有其他战场的一些牺牲的战友。

四月的麻粟坡淅沥的下着小雨,像人无声的呜咽。战友们,我们来了。我们来看你了。我潘子,大刘和兔子四个人穿着早已摘取领章的65式军服,已经洗得有些发白了。我们不敢穿别的衣服来看战友,那是对他们的一种玷污。那年我记得是8几,年,老山的枪声还在响着,但是已经离我们这些曾经的军人很遥远了。看守麻粟坡的边防武警战士看着我们四个人,抬着两个花圈远远的就给我们敬礼,因为他知道。我们都是从战场上面走下的军人。经历过越战的硝烟。真正经历过战与火考验过的军人。天下着小雨,麻粟坡显得阴霾。像无声的哭泣,我的眼角潮湿了。老班长,指导员,黑小子我们来看你们了。

战友

今天,

我来了,

天,在下着雨。

那天,

你走了,

地在燃着火。

你走时是笑的,

我来时却哭了。

你流着血,枪口喷出的是怒火。

爆炸声过后你却躺在我身边。

我淌着泪,思念停步在那块土地。

我嚎啕大哭时你也静静的躺在我身边。

一杯家乡的酒,

一支故乡的烟。

一行怀念的泪,

一世战友的情。

安息我的战友,

安息我的战友。

在那个巨大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的纪念碑前面献上花圈,撒上白酒,点燃香烟。潘子抱着老班长的水泥墓碑嚎嚎大哭。这个家伙和老班长的感情极好。老班长平时总是训潘子。但是潘子却十分敬佩老班长的。我蹲着擦拭黑小子墓碑上面下雨溅落的泥点,也想起了这个家伙平时的搞笑,一幕幕在眼前浮现,仿佛就是昨天们就是刚刚的片刻。想起了了那两只大竹鼠,要不是这个家伙看的死,差点就叫潘子给吃了的两只竹鼠,下来的时候。我给放生在我方的土地上面了。

指导员我们来了,就为了那几包水泥,您倒在越南骨子的枪下,要知道炸掉牵引车咱们就撤退啊,我也该拉着您不叫您去炸那几包水泥的啊。要知道指导员的尸体最后也没有抢回来,墓碑下面埋着的是他的军服。老天哭泣了,我们哭泣了,就连上天也被我们感染了,淅沥的雨下个不停,打湿了我们的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何去何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