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目录] > 第10章:粽子宴1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第10章粽子宴1

张鹤玲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五月初五这天,宫中要摆粽子宴,宴请王公贵戚及文武大臣,内务府从各宫里抽调大量宫女太监,到粽宴上当差。

我几天前就跃跃欲试,盼着亲眼看看古代人是如何过端午节的,在现代只有放一天假,从超市里买几盒粽子,还有些过节的意思。

听默然说,过端午节时,宫中不但有粽子宴,还有许多活动,乾隆早两日就下旨会水的侍卫演屈原沉江应节戏,福海内赛龙舟,画船箫鼓,飞龙渡江,颇有江乡竟渡之意。

可是临到端午这天,姑姑却没派我的差事,许是看出我有些失望,出门时,姑姑对我说:“我知道历来新进宫的都想凑这个热闹,但是你不行,明儿列席的都是身份至尊至贵之人,你又不会侍候人,打坏杯碗尚在其次,倘若触犯王公贵戚,即便不责罚你,皇后面儿上也过不去。”一面说一面递给我一个小袋子:“这是娘娘赏的,我领东西时顺便把你这份也捎回来。”

我打开袋子向里面瞧了一眼,见有一把扇子,一块香饼,还有几包东西,上面写着紫金锭,蟾酥锭,盐水锭。谢过姑姑,提着小袋子回到住处。

香炉里冒着轻烟,有一股淡淡的苦味,我问默然:“大节下的,你不薰香,怎么烧起黄连来了?”

默然正往瓶里插花,我把袋子放到桌子上,回身倒了杯水,边喝水边走过去问默然:“你插这么多花做什么?”

默然说:“这你就不懂了,花叫五福五瑞花,香炉里烧的是昌蒲根。你东西领回来了?怪不得我替你领时,说早给人领走了。”

我笑道:“姑姑帮我领的。”

我放下杯子,打开袋子拿出东西给她看,“紫金锭、蟾酥锭是做什么的?”

默然擦了擦手走过来道:“这三包是避暑药品,香包香袋比我的精致多了,你这块香饼也比我那块大,你这里还有纱葛扇子、老虎赞。”

见默然一副艳羡的表情,我笑道:“许是见姑姑替我领的,故而多给几样,你喜欢什么,尽管拿去好了。”东西虽做得精致,可是带回现代也值不了几个钱,我也就不太上心。

端午宴席摆在濑芳斋,濑芳斋位于重华宫东侧,原为乾西五所之头所,乾隆即位后,改为濑芳斋,并建戏台,作为重华宫宴集演戏之所。长春宫所居内廷西六所,两处相距甚远,故而濑芳斋内锣鼓喧天,而长春宫内却是静悄悄的,我一个人闲着无聊,就写字打发时间,不知不觉间写了满满一大篇子。

听身后有动静,回过头,见默然从外面走进来,进门看见我就抱怨:“我们都累得半死,你却在这儿躲清静。如今你的清静可是到头了,有位贵客要见你,快随我来吧。”

我放下笔问:“宫里我认识的人都没几个,何况外客,谁会要见我?”她笑着拉起我说:“我也不说那个人,反正是个极尊贵的主儿,如今他有赏了。指名要亲手交给你。”

我一路琢磨着,到底是谁想见我。老清泰是内管领,宴请的大臣中不会有他,何况他也算不得极尊贵的主儿,左思右想也想不起来,脑袋一片空白。

濑芳斋是工字形殿,有前后两座厅堂,中间有穿堂相连,其中前殿与南房、东配殿围成独立的小院,其间有游廊相连。进了漱芳斋正门,默然向西北角指了指:“那里就是了,快去吧。”说完,她先走了。

我抬头一看,见一群身穿锦袍的王孙公子,正每人手里拿着一把小角弓,射远处大盘子里的粽子,我不敢四处张望,低着头从游廊绕过去,前面有人笑道:“小魏子,过节了,也不来给五爷请安,看来五爷是白疼你了?”

我听着声音耳熟,抬头一看,弘昼穿着一身天蓝袍子,吊儿朗当地从迴廊里晃出来,朝我招手。我才知道他这声小魏子是对我说的,还以为他在唤哪个太监呢。

弘昼满脸笑容地看着我:“在长春宫待得怎么样?之所以让阿尔泰把你安置在长春宫,知道皇嫂心眼儿好,你就是稍有些差错,也不会治你的罪。”

原来弘昼真没失言,果然在我的事儿上尽心了,心里顿存感激,快跑几步过去,蹲了一个福,他笑着拉起我说:“你进宫也有半个月了,这个蹲福怎么一点长进也没有。”

我嗫嚅道:“只不过行个礼,心意到了也就是了。又不是三拜九叩,哪有那么多讲究?”

弘昼朗声笑了起来,把戏台上的锣鼓声都压了下去,在现代公共场所都禁止喧哗,何况这里是皇宫,这里可有举国上下最伟大的人物。

虽知道他是亲王身份不低,但是皇族内本就薄情,手足相残的事儿屡有发生。

我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仍旧笑声不停,我十分为难地拉了一下他的袖子说:“王爷,你小点声笑,奴婢胆小。”没想到这句话仿佛催化剂一样,他笑的声音更大了,我实在怕太后、皇上治他个惊驾罪,把我定为同犯,惹不起,咱躲得起,我转身想走,没想到他伸手拉住的我胳膊说:“你要去哪儿?”

我低声说:“王爷,反正你找奴婢也没什么事,倒惹得您笑起来没完,万一笑岔气了还得宣太医。奴婢宫里还有事,若是主子回宫看奴婢事儿没做完,怪罪奴婢事小,惹主子生气事大。”

弘昼笑了半晌才停下来:“我倒不想笑,可是一见你鬼鬼粜粜、贼头贼脑的样子,就憋不住笑了,你今儿怎么说话一直象蚊子一样。最近可能是年岁大了,我的耳朵有点背,你说什么,大点声。”

我摸了摸脸,在现代这个年纪时,总听人说这孩子长得真讨人喜欢,从没听人说过我长了一张做贼的嘴脸,听弘昼问我,我没好气地道:“王爷,奴婢告退。”

他居然还问:“你说什么?”我又抬高了两度说:“王爷,奴婢告退。”可气的是,他竟然学着聋子样,把手圈起来放到耳边说:“听不着。”

我实在生气了,都说在宫中得装淑女,临进宫时二太太千叮咛万嘱咐在宫里笑不露齿,我大大咧咧惯了,装淑女本来就是件吃力的事儿,又被弘昼气得忘了淑女是什么样的,忍不住趴在他耳边大声喊道:“王爷,奴婢告退。”让他再装,我连他身子一震都感觉出来了。

声嘶力竭喊完这句话甩袖子想走,没想到袖子一直被弘昼攥在手里,我一甩没甩动,倒险些将我刚穿半天的宫女装给扯坏了,宫女的料子不是棉就是葛布,本就不结实,万一弄坏了,现在我可是连买衣服的钱还没赚上呢。

我总是告诫自己的大脑,说话、办事时勤想想后果,掉脑袋的可能性也就会少些。

但是这次行动意识显然没经过我大脑就冲了出来。我伸出左手,在弘昼拉我袖子的手上重重拍了一下,没觉得用多大力气,痛得他大叫一声,赶紧松了手说:“好狠毒的小魏子,连五爷你都敢打!”他龇牙咧嘴地甩着手,冲我直瞪眼睛,看着他滑稽的样子,我不觉开心笑起来。

旁边忽然传来一声怒喝:“好大胆的奴才,敢对王爷动手动脚,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粽子宴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