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目录] > 第101章:江宁府台1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第101章江宁府台1

张鹤玲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意思是我不懂事,没关心他,至少该朝他身上盖一件袍子。我倒是想给他盖,可是所有的衣服不是穿在他身上就是穿在我身上,天气变暖,我只穿了一件单衫,再里面的小肚兜在在现代都算暴露的,何况在这儿。

我想我得解释一下,否则又得被误认为我没眼色:“万岁爷,奴婢也想给万岁爷盖点东西,但车里什么也没有,奴婢的衣服盖在万岁爷身上犯忌,要不下次万岁爷再睡着了,奴婢把万岁爷身上穿的脱下一件给万岁爷盖上?”

乾隆赶紧摆手说:“免了吧,把朕的衣服脱下来盖上,亏你想得出。”又指了指旁边的箱子说:“里面有衣服,你伸手拿一件能累着你?”

这个问题可就牵涉到原则了,不是我懒,我是十分地想打开那口箱子,只是未经允许而擅动别人的东西,让人误会想偷东西就不好了。刚要开口,乾隆极不耐烦地又摆摆手说:“给朕找件衣服,朕有点冷。”

我打开箱子,见里面有几个小格子,分门别类地放着一些衣服。当中有一件龙袍,我拿起展开看了看,又摸了摸,料子的手感滑腻,便拿过去说:“万岁爷,穿这个可好?”乾隆射过来一道冰冷的眼光,我急忙叠好放回去,继续翻找其他衣服,心里偷偷开心,明知道会挨瞪,但我就是想试试,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越来越喜欢看乾隆瞪眼睛的样子了。

翻着翻着,我忽然怔住了,柜子的深处放着两件衣服,一件是当初我不小心泼上墨的那件,墨迹处不知是谁绣了几朵花掩盖住了,还有一件就是在扬州时亲手给他绣的那件。

我捧着两件衣服跪在箱子旁发呆。乾隆一直看着外面,可能是见我半天没动静,回过头问我:“怎么了?”

我拿着衣服走到乾隆旁边坐下说:“万岁爷是怎么找到这两件衣服的。”

乾隆看了看衣服,又抬起头望着我,慢慢地说:“你落水后,朕的船也进了水,高恒拼力撑着船把朕送到对岸,朕命他速派人打捞你,他说侍卫们都已经下水了,让朕不用担心。可是朕如何能放下心,心急如焚,一直在岸边等到傍晚,傅恒派人送来紧急军情,请旨定夺,朕的玉印与圣旨都没带在身上,不得不暂回行营,临走时让高恒务必把你带回去,否则他也不用回去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嘘唏,伸手将我拉到他怀里。我脑门触着他的下巴,忽然觉得这样的感觉好温暖,他的怀抱似乎就是我的依靠,我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着,又听他继续说:“朕坐立不安,直到半夜高恒才急匆匆回来,说翻遍了整个瘦西湖也没找到你。朕告诉他,朕活着要见人,死了见尸,盛怒之下,派高恒晓谕官府,连夜出动官船下湖搜救,当时朕真的很怕,既怕找到你,又怕找不到,结果搜了五天五夜一无所获。瑶儿……你不知道,这三年来,朕每年都要来一次扬州找你,没想到天遂人愿,让朕终于找到你了。”

他低下头贴着我的脸,我感觉他脸上凉凉的,他叹了一口气又说:“整理你的物品时,朕看到了这两件衣服,这三年中朕一直带在身边,原想留个念想……”他重重地叹息一声。

三年前的往事恍如昨日,现在想起来还让我胆颤心惊,如果我告诉乾隆是高恒害我,他会不会信?我手指捏着乾隆胸前的东珠纽扣,心里剧烈地斗争着,该不该告诉他?

没想到那东西还挺滑溜,竟一下被我给解开了。乾隆俯下身在我耳边轻声道:“着急了?”我的脸蛋顿时觉得像火烧火燎的难受,赶紧想给他系上,可是解开容易系上难。他抓住我的手,在唇上吻了一下说:“要不是你和永璜动手,朕还真认不出你了,你比三年前漂亮多了。”

我不言语,继续和那个纽扣战斗,忙出一头大汗才把扣子扣上,否则一会儿乾隆衣衫不整下车,岂不影响我的名声。

乾隆摸着我绣的那件便服道:“你给朕绣的这件龙袍身上的金龙比江南织造进的贡品还栩栩如生,连皇后、贵妃都夸这个绣娘的手艺好。只是有了长袍,必要戴腰带,腰带上还得拴一个活计,一事不烦二主,有劳瑶儿帮朕再绣一个香囊吧。”

听到这话心里一阵甜蜜,忙问:“皇后、娴妃、贵妃娘娘她们可好?”

乾隆柔声说:“都好。难得你还记着她们。”

我又问:“静柔主子生了吗?”

乾隆怔了一下说:“静柔?你是说愉嫔,你怎会认得她?静柔?朕都忘了她叫什么名字了。”我简直要晕过去,他的老婆多得连自己都弄不清谁是谁了。他顿了顿又说:“她生了一个阿哥,叫永琪。”

“永琪?五阿哥……”我惊叫一声。

乾隆笑着点点头说:“看来你倒识数,永琪是排行第五。你不提愉嫔,朕倒忘了她,她生了阿哥,该晋位为妃了。”看来宫中的女人有子凭母贵,也有母凭子贵的。

我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趁着现在乾隆心情好,忍不住问道:“皇上,众多妃子中……您最爱哪个?”

乾隆不答,倒有趣地看了看我,神秘地笑着问:“你觉得朕应该爱谁?”

我觉得应该爱谁,这个话可太大了:“我听说皇上最宠爱的是贵妃,最敬爱的是皇后。”

他笑了笑说:“朕原来也说不清最爱谁,皇后贤德,慧儿乖巧、娴妃爽利,不过现在朕最爱你。”

我心里一震,从他怀里抬起身子说:“万岁爷又拿奴婢取笑了。”

乾隆轻声道:“你放心,你若‘妆成只是熏香坐’朕还不忍心呢。”想是他已看过那首〈洛阳女儿行〉。

……本章完结,下一章“江宁府台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