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目录] > 第102章:江宁府台2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第102章江宁府台2

张鹤玲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车比原来的速度快起来,我想可能是弘昼怕下雨,催着大家赶路吧。我们坐在车里尚能感觉到外面的大风,路旁的树枝被吹得哗哗直响,何况他们在外面。就听他大声催促着说:“快点,赶在天黑前到达江宁府。”

我轻轻挣脱乾隆怀抱,起身把衣服放回箱子里,见里面有个盒子,打开一看,竟是一盒猪油澄沙馅酥饺子,我随手拣出一块:“许久没吃到宫中的点心了。”入口又软又酥,吃了一块,又拿起一块。

乾隆笑着说:“你吃东西的样子,可比以前在宫里端庄多了。”

我擦了擦手,合上点心盖子,找出一件绛紫色的披风,合上箱子,边把衣服给乾隆披上边问:“小草、刘妈还好吗?”

乾隆低头整理衣摆,见大襟处有个白线头,便把线头拂到地上,听我这么问,顿了一下,轻声道:“小草下水救你,就没再回来。”

我身子不自禁地一僵。乾隆也感觉到了,抬起头问我:“怎么了?”

我摇摇头说:“没什么?只是有点伤心。”高恒利用小玉和小草除了我,马上就把小玉推到水里,小草又怎会逃得了他的毒手?可怜小草为了一个寡情薄义的人,白白丢了自己的性命。高恒一定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没想到百密一疏,我会游泳,又恰好听到他与小玉的谈话,否则我也决不会想到是他在害我,也会如乾隆一样以为自己是失足落水。

高恒真是阳奉阴违,乾隆说他是傍晚离开的,乾隆前脚刚走,瘦西湖上打捞的侍卫就全部撤走了,否则众目睽睽之下,高恒怎敢推小玉下水。

乾隆说曾派官船打捞,既然没捞动小草的尸体,或许她还活着,若她还活着,高恒没有人命,他的罪也不必追究了,为乾隆也好,为贵妃也好。

乾隆拉我坐到他身边说:“刘妈听说你和小草落水的消息后,当时就昏了过去,高恒给了她两百两黄金,打发她回老家享福去了。”金钱可以买人的命,不知道在百两黄金与养女之间,刘妈的天平偏向哪方?

乾隆起身走到箱子前,从里面拿出一个翠色的盒子,转身递到我手里,我打开一看,原来是只翡翠镯子,乾隆道:“这是上好的缅玉翡翠,缅甸进贡两只,说戴在腕上能清心明目,极其珍贵,一只给了皇后,这只本想你上次生日时送你,没想到我们…。”乾隆伸手把我紧紧搂在怀里,真是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半晌方松开我,将镯子套到我的腕上,顺手握住我的手,“朕知道你不喜欢回宫,若是旁人朕绝不会勉强,可是朕实在舍不得放开你。”他的手很热,握着我的手,直烫到我心里,前次的金钗,此次的缅玉,都是我和皇后各有一只,难怪贵妃视我为敌。

车子终于如弘昼所愿在天黑前进了江宁府,天没下雨反而放了晴。弘昼命侍卫拿了一块京官的腰牌和一封信去见江宁知府,说亲眷路过江宁,让他给安排个住处。京官在京中权利不大,在地方却不容人小觑,不一会儿江宁知府和大小官员不下数十人出府衙相迎。

清朝的官袍是有品极的,只知道一品文官是仙鹤补服,我不认识五品知府官服上绣着的鸟,便低声问乾隆,他低声告诉我:“是白鹇,五品文官补服,后面的是五品武官,官服上是熊罴,再后面的是六品文官,绣的是鹭鸶。”因清朝也有些重文轻武,故而同品级文官比武官更有权利。

什么白鹇、熊罴、鹭鸶?我听都没听过!从哪儿弄出这些怪鸟出来,还不如王嬷嬷绣的水鸭子好看。我见那知府大人穿着半旧的官服,手肘处还补了一块补丁,穿得不怎么样,长得倒挺帅,三十一二的年纪,身高得足有一米八吧,黄脸膛,单凤眼。

江宁知府面带微笑,对弘昼抱拳拱手尊敬至极。乾隆负手立在我身侧,悠闲地看着他们,我问乾隆说:“刚才王爷给他看的腰牌是几品?”

乾隆低声说:“是从五品,比知府小一级,我们冒充他的亲眷,老五还敢对人指手画脚。”

我刚才下车的时候,因为天忽然转冷,顺手从箱里扯了一件乾隆的衣服披到身上,又觉得太长了,就一手拎着一个衣摆,听乾隆笑弘昼,就无所谓地说:“府台大人没有倨高自傲也是他的造化,否则把五爷惹恼了,可没他的好果子吃。”我心道,把弘昼惹恼了或许没好果子吃,把眼前这位爷惹恼了,就是没命吃果子了。

乾隆一转头看见我穿他的衣服,不由笑道:“那些衣服哪件不能穿,偏偏拿了这件?穿上倒像只刚下山的大狗熊。”我低头看是一件绛紫色的狐皮大氅,可能乾隆出京时,天气冷,怪不得这会儿热得满头大汗,在南方穿皮毛衣服,不知道的一定以为我是神经病,赶紧爬到车上,另拿了一件马褂穿上,在皇上是马褂,在我身上是连衣裙,长极膝盖了。

原以为江宁知府穿着补丁的衣服,定然为官清贫,可是到了他的府里却又是另一番景象。处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极尽奢华。

知府共有五位夫人,都打扮得花枝招展,金珠宝翠挂了满头。苏杭二州的美女名满天下,我却觉得除了穿红衣服那位看着顺眼些,其余的就只能感叹——苏杭的丑女都集中在这府上了。

知府大人的寒酸相和他夫人们的珠光宝气,有着截然的对比,不伦不类,让人觉得可笑。他见只有我一位女眷,不知道如何安排住处,便问弘昼说:“这位姑娘是……?”

弘昼一时不好回答,回头以目示意乾隆。我担心地看着乾隆,怕他让我和他住一间屋,即使现在已经下定决心跟他,也不想在这儿名不正言不顺地住在一起,那可是非法同居。

乾隆说:“不用在意她,给我们腾出一套院子就可以了。”他刚才还笑弘昼敢对知府指手画脚,这会儿他说话派头更大,一张嘴就让人家给他腾一套院子。

这位知府大人真是好涵养,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吩咐其中那位穿红衣服的女人说:“夫人,速命人把春晓斋收拾出来。”

那女人可不如知府的城府深,满脸傲然地说:“接到老爷吩咐就收拾好了。”她故意显示她在家中主母的地位,对身边一个粉衣服的夫人吩咐着说:“留下服侍的两个丫头都交待好了么?”粉衣服的夫人忙恭谨地答应一声:“是。”

……本章完结,下一章“薄酒淡菜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