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目录] > 第11章:粽子宴2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第11章粽子宴2

张鹤玲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一惊,抬起头来,见和亲王的身后走过来两个人,一个身穿蓝棉纱袍,俊朗帅气的青年男子。他身后跟着一个面似银盆,细眉小眼的中年太监,说话的正是那太监。

我初时并未在意,弘昼贵为亲王,他都没责怪我,一个太监算老几。

我全部的目光,被他身边的俊朗帅气的青年男子深深吸引住了。

在现代时看电视,我是多看动画片,鲜少看电视剧,偶尔看看韩剧,也多是为里面的帅哥、美女所吸引,每每总是感慨中华如此怏怏大国,怎么电视里就没见几个帅哥呢?此时看到眼前这个男人,心里顿生可惜,他要是生在现代该多好!

极至弘昼一声:“臣弟恭请皇兄圣安。”再看到他身上罩着的红青棉纱绣二色金龙褂,朝冠上戴着艾草尖,我才醒过神来:“罩金龙褂,戴朝冠,弘昼叫他皇兄,难道,难道这人是乾隆?”

乾隆呀,怎么你出场不穿你那件招牌色的黄袍,换了件蓝袍我哪儿还能认出你来?

我的芳心顿时由怀猜一盆火,换成了抱着一块寒冰,直接冷冻了。

刚刚训斥我的那个太监尖声说:“大胆,见到万岁爷不行礼,傻看什么?没规矩的东西。”

我赶紧对着乾隆蹲了一下福说:“万、万、万岁爷圣安。”他面无表情地哼了一声,也不知道这一声算是应我,还是另有别的意思。

没想到我这个蹲福又让弘昼大笑起来。我心中暗暗发誓,如果大难不死,一定好好练这个蹲福。还没等起身,那个太监又阴声怪气地大声说:“见到万岁爷竟敢不下跪?你是哪个宫的,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我一听心里一慌,竟真的跪下了。真是太没骨气了,俗语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我虽然不是男儿,但是膝下总该有白银吧,在现代除了周亚露以外,我连个像样儿的躬也没鞠过。

可是现在被那太监一吼,什么黄金,白银……通通撇到脑后。膝盖重重克到砖地上,痛得我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真想大喊一声,这是什么世道,拿人不当人,万恶的旧社会,原来就是这样折磨人的。

我强忍住没哭出来:“奴婢该死,万岁爷恕罪。”也不知道是因早上只吃了半个粽子,还是刚才对弘昼喊声太大,透支了体力,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

和亲王又哈哈大笑起来,我心里说,看来我没有做笑星真是屈材了。心里责怪和亲王一点儿眼力见也没有,这关乎脑袋的时候乐什么?我斜眼偷偷瞪了他一眼。

眼前忽然多了一双靴子,黑缎面的,上面用金线绣着五爪金龙。都说伴君如伴虎,可看到他鞋上尖利的龙爪,比老虎更吓人,我的心忍不住哆嗦一下,情不自禁地挪了一下膝盖。

电视剧虽看得不多,偶尔的古装剧,凡是有皇帝的,都有一句‘推出午门外斩首’,我在脑中盘算着,我所犯的错误,够不够被定在斩首之列,我摸了摸脖子,触手滑润,早起洗了好几遍。

不知不觉腰弯下来,那太监操着他尖细的声音说:“真是坐没坐相,跪没跪相。”

我赶紧跪正身子,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跪这么久,膝盖和腰都是又酸又痛,也不知道刚才扑通一声跪下,伤没伤到膝关节,忍不住扭了两下,心里默默祈祷着乾隆快点离开,今天虽不用操持国家大事,那么多王公大臣要接待,何必在我一个小宫女跟前耽误功夫。

乾隆的脚挪动了一下,我以为他要走,心好像开了两扇门一样,可是他的脚不是向后退,而是向前迈了一步,俯下身子对我说:“抬头让朕看看,现在一副受气的小媳妇样儿,刚才打弘昼的劲头哪去了?有笑话也讲给朕听听,今儿大节下的,朕也想开开心心笑一回。”从头到尾我都没说几句话,哪来什么笑话,都是和亲王笑点太低,该乐时乐,不该乐时也乐。

我本不愿抬头,又怕抗旨不遵,慢慢抬起头,乾隆弯着腰,头垂得很低,帅气的脸离我近在咫厘米,微微翘起的唇角,对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我身子不由自主躲了躲,可能是角度没掌握好,身子竟然向后仰去。

眼看着我的后脑勺要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平常和妈一起练瑜珈的时候,腰从没见这么软过。

多亏身后和亲王伸过一只脚将我的头垫住。这样虽然没有跌疼但是人可丢大了,我睁开眼睛,正对上乾隆有些发青的脸。赶紧撑起身,又重新跪好。

弘昼过来想把我拉起,我抬头怯怯地看了一眼乾隆,见他负手看着我,忙推开弘昼的胳膊说:“万岁爷没下旨让奴婢平身,奴婢不敢起来。”弘昼不知什么原因又笑起来。

连乾隆也笑了,说:“也不是朕让你跪的。”

我颤抖着声音回答说:“自古礼多人不怪,何况谁见了万岁爷,敢不下跪?”

乾隆微笑着说:“你那也叫跪吗?从头到脚,至少有八道弯,快起来吧,别把腰扭折了。”

我也不管他是否话里有话,赶紧蹦起来说:“谢万岁爷。”由于跪的时间久,站起来时,膝盖酸软,又险些跌倒,弘昼赶紧伸手扶了我一下,我的手不自觉碰了一下膝盖,拿起来居然满手是血,我赶紧低下头,原来我的两个膝盖竟都克出血了,把我白色的中衣染成红色。

我傻在了那里,长到这么大还没看到过自己流血呢。乾隆看我茫然无助的样子,笑了笑说:“用不用传太医给你看看?”

我摇了摇头说:“谢万岁爷恩典。”心里却说:“什么狗屁恩典,要不是给你下跪,何至于此。”鼻子发酸,强忍着眼泪没掉下来。

朝乾隆蹲了一下说:“万岁爷,奴婢告退。”乾隆哼了一声,没理我,起身走了。

对乾隆第二个印象也不好。

弘昼打千恭送,乾隆笑了笑:“老五,一会儿陪朕看戏来。”弘昼应了一声。

望着乾隆走远了,我才想起为免夜长梦多,赶紧溜之大吉,我向弘昼蹲了一下,他居然又笑了,现在我一听弘昼笑我就想哭,他笑着说:“我本来找你有事,可一看见你这张脸,就忍不住笑,倒把正事忘了。”

我低声说:“我又没长三眼睛、两鼻子,王爷爱笑是您自个儿的事,可跟我没关系。”他好玩儿地盯着我说:“是跟你没关系。昨儿不小心把一块西洋表掉地上,表蒙子摔花了,觉得是个稀罕物,扔了怪可惜的,想送给你玩儿。不知道你认不认识点儿。”

送人不送块好的,竟送块摔坏的,和亲王真够抠门的。可又一想西洋表在当时可不是一般的值钱,我赶紧忙着道谢,接过来一看,见金色的表蒙子上只划了条淡痕,这会儿正是下午一点半,按清代的时间算应该是未时。可我只能装着不认识说:“这么精贵的东西奴婢见都没见过,怎么会认识点儿?”

弘昼笑笑说:“那你回去慢慢认,如果过个三五天还没弄明白,再找我教你。”在现代几岁小孩都认识钟表,我这么大了,三五天还弄不明白,我得什么智商。

我低着头说:“奴婢谢王爷,可是奴婢也求王爷一件事,下次见到奴婢千万不要再笑了。”他一听这话又哈哈哈笑起来,吓得我拿着表转身就跑。

……本章完结,下一章“黄金砸脚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