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目录] > 第16章:太后责骂1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第16章太后责骂1

张鹤玲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皇后忙拿了把扇子要给太后扇风,太后摆了摆手说:“你身子骨不好,不用你扇。”

皇后动作不停,笑着说:“瞧皇额娘您说的,要是扇几下风身子就挺不住,那臣妾不成了废人了。”

我赶紧过去接过扇子:“还是让奴婢来吧。”

皇后笑着将扇子递给我。太后似乎这会儿才注意到我,仔细地瞅了我半晌方说:“这丫头长得倒俊,面上也讨喜,是这批内务府选进来的。”

我屈了屈膝说:“回太后,是!”

太后抿嘴笑了笑说:“十几岁的小丫头,正是在爹妈怀里撒娇的年纪,却学着侍候人了。”

皇后在一旁接腔说:“她还算好的。要不是因为选秀女,也到了该嫁人的年纪,过了门得侍候公婆,又要照顾孩子,用不上三两年,再好的一朵花也熬成黄脸婆了。”

我见她们婆媳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闲话,我也不敢吭声,只是满脸带着微笑,站那漫不经心地打着扇子。太后脸色逐渐由阴转晴,也没再提起雍和宫的事。我扇得两臂又酸又麻,没想到这打扇子也是体力活呢,要是放在现代,皇宫里尽可以安几部空调,何必用我们这些娇滴滴的小姑娘,挥汗如雨地打着扇子。

我无意间一抬头,目光透过玻璃窗看见一群丫环、仆妇簇拥着弘昼和一个年轻的妇人正朝这里行来。弘昼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步三摇,高高的个子走起路来左摇右晃。那年轻的妇人则是中等身材,面色白皙,穿着一身湖绿色的衣服,头上插着金钗在日光下闪着金光,身姿绰约,离得远,看不太清容貌。

皇后看我瞅着外面发怔,便也把头转过去瞧。宫女们齐声道:“王爷吉祥,福晋吉祥。”然后就听见弘昼有气无力的声音:“罢了,皇额娘做什么呢?没睡晌午觉吧。”

彩月正在翻箱倒柜找东西,听到和亲王的声音,赶紧迎出去,给和亲王及福晋见礼,然后笑着说:“这不早不晚的,太后若还在睡觉,晚上就该精神了?太后刚才还念叨,老五一天来三趟,这会儿也该到了,还命奴婢们把乌龙茶都沏好了。”

就听外面响起一个悦耳的女声说:“他一天不来几趟,就像少了什么?每天宫里来宫里去的。我怕他都快把寿康宫的门槛给踩破了。”说话间帘子掀开,那个和弘昼一起来的年轻妇人先袅袅婷婷地走了进来,姿态优雅地给太后和皇后见礼。

弘昼没跟进来,站在廊檐下逗弄八哥玩儿。

皇后笑着起身相扶说:“这会儿你才来,刚才看戏的时候怎没见你?这皇宫的粽子宴也请不动你这个大忙人么。”

我本想悄没声息地影在一旁,免得行礼又要被和亲王笑。可福晋微笑着起身落座时看了我一眼,知道躲不开了,忙上前给她见礼说:“奴婢给福晋请安。”

经过这半日的细心实地观察,我已经知道为什么那些宫妃一看到我行礼就笑,原来我的蹲福和她们的是有点不一样,她们蹲的时候,一种是膝盖弯一下,手里的帕子向后甩,另一种则是左右手相叠,放在胯间,而我呢……因为上大学时演过一个古装话剧,在戏里我扮演一个汉家小姐,倒的是万福,左右手互叠放在肚子上,再加上我每次见到大官心里就害怕,所以看上去像是捂肚子一样。

这次给福晋蹲福,我立即改了过来,知错能改才是好同志,可能是由于初次改,动作还是有点僵硬,腿弯得有点不协调,有点抽筋的感觉。

正好弘昼迈步进来,一看到我这个样子,竟笑岔了气,唬得太后赶紧命五福晋给他揉搓后背,好半天他才缓过气来,也不给太后行礼,滚在炕上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皇后似乎也被感染了,握着手帕也微笑着。五福晋端庄的面孔上却没带一丝笑容,冷冰冰的目光直射向我。我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直想坐到地上大哭一场。而太后则搂着弘昼心疼地说:“别笑了,笑坏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会做下病的。亏得是在我这儿,否则你一个堂堂王爷这么个样子落在别人眼里岂不成了笑柄?”

弘昼缩在太后怀里猛揉肚子说:“皇额娘,你是不知道小魏子有多好玩儿,我每次看见她都忍不住想笑。”我心里恨恨的,又叫我小魏子。

太后瞟了我一眼,又转落在弘昼身上,目光里尽是慈爱说:“我看她长得文文静静的,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怎么倒令你笑成这样子?”

我望着弘昼乐不可支的样子,心里有气,真想抬腿踢他一脚,每次都是他将我从阳光大道往鬼门关那儿拉,我无辜地看着太后,脸上带着苦笑,都说笑比哭好,估计我此时的笑比哭不会强多少。

和亲王强忍住笑看着我。看他憋得满脸通红的样子,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忽然脑子一遛号,冒出一句话,等话一出口,悔得我差点将舌头咬下来:“王爷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怎么竟跟奴婢过不去。”

太后一听这话,大喝一声说:“好大胆的奴才,怎么跟主子说话呢?”这皇宫里的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刚刚还是笑容满面的皇太后,脸色忽地就沉下来,大声呼喝着要将我拖出去掌嘴。

和亲王见状赶紧跳下地,跪到了太后面前说:“皇额娘息怒,这丫头天生顽皮可爱,虽是包衣奴才,又是庶出的,难得她真性情,喜则喜,怒则怒,不爱装相,我就喜欢她这一点。她还小,皇额娘要是吓坏她,儿子心里过意不去。”

皇太后这才平了气说:“有真性情也不能乱说话,对主子没上没下的成何体统。皇后,你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一顿。这样要是不管,可真成了狐媚子了。”

我气得差点背过气去,就说了那么一句话,我就成了狐媚子了,也不知道她是初到中原,不懂汉语,还是顺嘴胡说,这事要放到现代,我一定告她个诽谤罪,但在这里就就别想了,她就是法,就是天,王子犯法与民同罪纯是幻想。

……本章完结,下一章“太后责骂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