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目录] > 第218章:贵妃陷害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第218章贵妃陷害

张鹤玲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乾隆笑了笑,接过茶:“就你话多。”说完叹了一口气,端起茶喝了两口,递给我,我把茶杯放到桌子上,转回头,他已经躺好,我走过去,替他脱了鞋,盖好被,乾隆伸手拂了拂我的头发,又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他一定是在贵妃处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次日一早,等乾隆气消的时候问他,他脸立刻沉了下来说:“朕这些年一直怜惜贵妃体弱,较旁人宠爱多些,没想到她恃宠而骄,昨晚上对朕喋喋不休,替高恒谋官职,还敢拿那蠢物和傅恒相比。朕没理她,她竟敢把茶泼到你给朕绣的马褂上,朕刚说她两句,她就哭天抹泪,看着朕闹心,就冒雨回来了。一会儿让李玉把褂子送内务府去给朕好好洗洗,等秋狝时朕要穿。”

我笑着说:“这事还能等皇上吩咐,李玉早起就把衣服取走了。只是听说皇上不穿下过水的衣服,这回怎么破例了?”

乾隆正要出门,听我这么说他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说:“谁说朕不穿下过水的衣服?”他话刚出口,忽而笑了:“瑶池给朕绣的衣服,别说是下水就是破了,朕也要穿。”知道是他哄我,我抿嘴笑了笑,他走出几步,又转回来说:“今儿是中秋,前面有戏唱,你没事去凑凑热闹。一会儿朕让弘昼留几个兔儿爷给你玩,免得被阿哥、公主们抢光了。”

跟阿哥、公主们抢兔儿爷玩,我就再没个长辈样儿,也不能幼稚到如此地步。

乾隆刚走。巧儿捧着给乾隆洗好的衣服进来,我问:“怎么衣服干得这么快?我记着平常我洗的衣服都要三四天。”

小巧笑道:“皇上的衣服哪个敢怠慢?太后与皇上的衣服,都会当天洗出来,熨好。皇后的要迟一天,妃子的要两天,嫔的要三天,贵人、答应又要晚几天。冬天天冷又要落后一两天。主子送去的三、四天还算快的,前些日子张常在屋里的宫女跟奴婢抱怨,她主子的衣服都送去半个月了,还没洗好,她主子平常月例又少,统共没几件衣服,现在连想换洗的衣服都没有。”小巧边说边把衣服放好,走过去把床帐挑起来,床铺好。

我身子向后靠了靠,碰到一本书上,忙把书向后移了移说:“怎么连内务府的苦役都这么势利?”小巧笑了笑说:“他们是宫里最下等的奴才,哪轮到她们势利,是她们人少活多,只十几个人,凡是宫里面要洗的东西,全得她们几个动手,太后、皇上、皇后就是不急着穿的,自然也不敢耽搁,就是妃子的要是晚个几天,轻则骂一顿,重则被大太监责打,她们只能挑那些不太重要的主子,往后拖了。”

我问:“皇上旨意,不是首领太监没有主子同意不许责打宫女吗?”

小巧道:“明着不打,暗地里哪个又少打了?特别是辛者库的宫女,别说各宫的大太监,就是小太监也不敢得罪,在宫里最累最苦,也是最受气的。”

我叹了一口气说:“要是有几台洗衣机就好了,也不必件件衣服都要动手了。”小巧笑道:“主子又异想天开了,衣服自古都是人用手洗的,哪有鸡能洗衣服。”

真是对牛弹琴,我一抬头,见贵妃俏生生倚门而立,一身杏黄色的绸衫,外面披着玉色的夹披风,袅袅婷婷,更显得如玉人一般,我忙起身迎过去见礼。

贵妃满脸笑盈盈,她对我扬了扬手,柔声道:“起来吧。”她吩咐明玉:“你和巧儿姑娘先下去吧,本宫有话想单独和令妹妹说。”

小巧和明玉领命退出去,明玉回身带上门。

我伸手想扶贵妃,她伸臂推开了:“这会儿没外人,你就不用跟本宫装腔做势了,本宫受不起。”原本柔弱娇贵的表情,顿时变得凌厉起来。

她解下披风,走过去坐到宝座上:“本宫就是知道皇上出去,才过来的。昨晚上皇上无缘无故对本宫大发雷霆,而且还顶风冒雨走了。本宫担了一夜的心,生怕雷声惊了皇上的驾。早起本宫连早膳都未用,就徒步走过来想向皇上请罪,正巧遇见李玉捧着皇上的褂子去洗,一问之下方知,原来皇上震怒是因为本宫弄湿了贵人亲手给皇上绣的褂子。妹妹如今是皇上跟前的红人,本宫当日受皇上恩宠的时候,也是这般目中无人,甚至连皇后都没放在眼里,现世报了。本宫但愿你能有无尽的荣宠,不要步本宫的后尘。一件褂子罢了,难道你的手残了,今后再缝不得衣裳了。皇上何至于如此无情……”她哽咽着站起身,用帕子捂着脸跑了出去。

我的心顿时也变得酸楚起来,其实乾隆生气回宫,多因为她给高恒求官,而非弄湿了褂子。

我忙拿起她的披风,追出去想跟她解释清楚。

我连着叫了好几声:“贵妃娘娘留步。”贵妃头也不回,跑到明玉身旁吩咐道:“令贵人忤逆本宫,给本宫拦下。”

我何时忤逆她了?原来真是我本无伤虎意,奈何虎有伤人心。

明玉跑过来举手拦住我,我忙把披风递到她手里,明玉一只手伸出来接披风,趁身后的人看不见,在我手臂上狠狠拧了一下。

我虽然平日里不爱惹事儿,但是我也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主儿,剧痛之下,我想也没想抬手推了明玉一掌,本来只是想推开她,并没太用力,明玉哎哟一声,向后退了几步,抚摸着被我手掌推过的地方,一副痛苦的表情:“奴婢只是奉主子之命,请贵人留步,贵人何必动手打奴婢?”

贵妃闻言转身走回来:“本宫再人微言轻,本宫的奴才也轮不到贵人管教。”

明玉扑通一声跪到我面前:“令贵人大人大量,主子身子弱,受不得惊吓,令贵人想管教奴婢,等主子不在跟前的时候,奴婢任打任罚。”

我一听顿时呆住了。这都是唱的哪一出?

贵妃帕子捂着脸呜咽着道:“明玉,怪只怪你跟的主子无能,本宫实在愧对于你,今日你就离了本宫,或投皇后,或投令主子,或许少受些苦。”

我听了更是六神无主起来,贵妃身居高位,这样哭哭啼啼的,她本来生得就娇美,哭起来更如梨花带雨,除了我知道她主仆想害我,旁人定以为我仗着乾隆恩宠以下犯上,一会儿惊动了太后、皇后,我就真是百口莫辩了。

半晌贵妃抬起泪眼,用手点指着我:“令贵人,你不要欺人太甚,本宫难道就当真管不得你了。”她走过来照着我的脸狠狠扇了一耳光,我遂不及防,被她打个正着,看似柔弱一掌,打得我头晕目眩。

我顿时被打懵了,委屈与怒气瞬间冲到了我的脑门,我抬臂想打还回去,小巧适时一声呼唤:“令贵人。”我头脑一清醒,硬生生止住了。

这必定在皇宫里,她是仅次于皇后的贵妃,如果我这一掌抽回去,我的命怕也是要终结了。贵妃管教贵人,本属正常,为何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演这出戏,无非是想激怒我,迫我当众还手,然后好趁机除去我。

忍字头上一把刀,在生命与受辱面前,我还是选择了忍隐。

贵妃得理不饶人,一边拉起明玉一边指着我娇柔地道:“明玉,这贱婢胆大包天,竟敢不服本宫管教,她以下犯上,你替本宫掌她的嘴。”

我冷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与贵妃素无仇恨,何必赶尽杀绝。”

贵妃抬起凤眼,低声冷笑,用只有我和明玉能听到的声音,浅笑盈盈道:“赶尽杀绝,本宫若想杀你,又岂会有你今日风光,本宫对你一向容忍,可是你不思悔改,竟在皇上面前搬弄本宫的是非,也就别怪本宫无情了。”一面说一面示意明玉动手。

初时明玉尚有踌躇,见贵妃沉下脸,才慢吞吞地走过来,小巧拦住明玉道:“明玉姐姐,令贵人大小也是主子,奴才动手打主子,你估量着你有几个脑袋够担当的!”

贵妃冷笑道:“哪轮到你这个奴才多嘴,真是墙头草随风倒,明玉,你不用怕,自有本宫与你做主。”

明玉俯首道:“奴婢不敢。”她嘴里说不敢,忽然回过身,左右开弓,我没想到她真敢打我,遂不及防挨了她正反四个嘴巴,贵妃打我,我惜命没敢还手,这回她让明玉打我,我再忍,就对不起自己了。我一把抓住明玉衣领子,抡巴掌正反抽了她六个嘴巴,还狠狠地向前一推,明玉倒退着跌坐到地上。

小巧笑着拉住我说:“这样的奴才自有慎刑司处置,令贵人仔细伤了手。”边说边替我揉捻掌心,我仔细一看,见她写了‘稍安勿燥’四个字。

我只顾揣摩四个字的意思,没注意明玉从地上爬起来向我扑来,差点把我扑倒,多亏小巧帮忙推开她。

明玉如疯了一般,扯开小巧,再次向我扑来。

我胆子再大,也不禁吓呆了。

忽然远处飞奔过来一人,一把扯住明玉。

……本章完结,下一章“现代篇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