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目录] > 第34章:破木头2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第34章破木头2

张鹤玲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乾隆的口气不知不觉高了起来:“皇额娘责打奴才,儿臣不想干预,也不敢干预,可是即便真像皇额娘想的那样,她是为了吸引儿臣注意那也没什么不对,皇宫里哪个女人不在处心积虑地讨儿臣的欢心,她们是尽本份,怎么她就是使狐媚功夫?要这么说,儿臣明儿就晋她位份。”

我身子软软的,地上真凉,我要是真昏过去就好了,不用这么难受,心里说不出的悲哀,意识在逐渐消失。我仿佛回到现代,妈妈看着我笑,我伸手抓过去说:“妈……妈……”

太后一声大喝,把我的意识又拉了回来说:“你敢!皇帝翅膀硬了,我这老婆子说话不管用了,你若敢晋她位份,后脚哀家就出宫随了你的意,你愿意纳谁娶谁,都与哀家无关?但有哀家在宫里一天,你就休想。”

出宫,这是我梦寐以求之事,那里未必有一片自由的天空,但是至少有我的一块落足之地。乾隆对我的放纵我知道,留情容易,守情难,乾隆未必真喜欢我,也许是对我的与众不同有一些好奇罢了。

我的意识又逐渐混乱起来,迷糊中忽然觉得一双手伸到我的身下,身子凌空而起,接着啪的一声,是椅子倒地的声音,中间夹杂着太后急促的话语说:“小路子,快回宫给哀家收拾东西,明儿就去五台山,儿大不由娘,趁着哀家还硬朗,赶紧走,免得讨人嫌。”

我就觉得抱我的人身子一哆嗦,忙挣扎着睁开眼睛,本想就这样睡去,永远不要醒来,可是由于他身子一震,我的心跟着无端痛起来,难道这就是心有灵犀,乾隆英俊的脸上带着深深的痛苦。我的心忽然一阵揪心的痛,忍不住皱起眉头。为什么会这样?他为什么看起来这么难过,为什么会为了我和自己的母亲起那么大的争执?乾隆之孝,举天下皆之,以天下奉养母后。

而我呢,难道我爱上了他,否则除了脑袋和钱以外,什么都不在乎的我,太后责怪于他,我又怎会心痛?

我痴痴地望着他,本想着放纵一下自己,旁边接二连三响起各宫娘娘及嫔妃相继为乾隆求情的声音,想着乾隆如花似玉的宫嫔们,我的心又冷了下来,痛苦地闭上眼睛,告诫自己,谢瑶池,如果你真的爱上了他,就注定你一辈子将在痛苦中煎熬,哪个皇帝能专情?等到你成为昨日黄花的时候,你的痛又有谁会知晓,与其日后苦难终老,倒不如平淡一生。

乾隆抱着我跪到了地上说:“皇额娘,儿臣再怎么不孝,也不敢不遵皇额娘懿旨!”

太后冷笑着说:“遵懿旨?你们都是我的好儿子,自她搬进御花园,弘昼原来一天三趟进宫,改成隔三差五来应个卯,昨儿还打了福晋,哀家派人骂了他两句,今儿就不肯陪哀家游园。皇帝倒是陪着哀家,醉翁之意是什么也不用哀家明说,你们都呕着我,等哀家一口气上不来,就随了你们的意。哀家眼不见为静,过了十六哀家就走,你也不要拦着。”说着拂袖要走,皇后连哄带劝,总算听到太后说了一句说:“你跪安吧。”

皇后送走太后,回头柔声安慰脸色煞白的乾隆说:“皇上,皇额娘正在气头上,何必急于一时,等她气消了,臣妾再去劝解劝解。”乾隆点点头站起身,皇后又说:“臣妾先告退了。”

我把眼睛偷偷睁开一条微缝,见乾隆摆了摆手,示意他的跟随也都退出去,等人都走光了,他把我往地上轻轻一顿,没好气地说:“眼睛睁开吧,别装了。”

我这才哼哼叽叽地假装刚醒过来,正好看到乾隆瞪着黑白分明的眼睛也瞅着我,忙揉揉眼睛说:“万岁爷,你怎么在这儿,皇太后她们哪去了?”

他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我不说话,我有些做贼心虚,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向他福了一福,转身就想溜。他一伸手,将我拉回来。我怔忡地望着他说:“万岁爷,您真的喜欢上奴婢了?”

乾隆本来‘含情默默’地看着我,听我一问,忽然笑起来,拉着我的胳膊问:“你平时照镜子吗?”

我说:“哪有女人不照镜子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乾隆又问:“你觉得你有吸引朕的地方吗?”

我摇了摇头:“好像没有。”

乾隆笑了笑说:“那你说朕会不会爱上你?”

我老实回答说:“应该不会。”

乾隆长出了一口气,坐回椅子上,端起刚才的茶盏,喝了一口,忽然开口说:“朕喜欢你……”

我一怔,他已放下茶,促狭地一笑说:“那是假的,朕知道你胆子大,鬼点子也多,故意在太后及宫妃面前假装疼你、护你,就是想让你成为众矢之的,宫中的女人除了太后及太妃们,都是朕的女人,如果她们知道朕喜欢你,你觉得你的日子还会好过吗?”

都说最毒不过妇人心,我看应该改为最毒不过乾隆心,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他怎会喜欢我?我不是天下第一美人,不是天下第一才女,没有让他神魂颠倒的条件,怎会为了我和太后顶嘴,搞了半天原来是想害我。我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小人之心,气得说话都不利索了说:“你……你……我今晚不吃饭了。”说完转身就起,走了两步,才想起我早就不给他尝膳了,不吃饭,他也不会少一块肉。

乾隆在后面悠然道:“好,不吃饭好,宫里可以省些粮食。今年的陈粳米也没多少了,朕一会儿告诉内务府,你的份例都撤了吧。”我这才想起今日送我的饭食,不是原来的粗米,而是粳米了。

伙食才刚提升点儿,又要撤了,我忙笑着说:“我吃肉。”我真想说我想吃人肉,人肉里最想吃的是乾隆的肉。多亏只是对他动了一点心,否则把心都交给他,我还不得悔死。

……本章完结,下一章“宁做贫汉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