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目录] > 第40章:游瀛台2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第40章游瀛台2

张鹤玲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弘昼仍旧懒懒的说:“是朗世宁给臣弟的,一共两瓶,说是勃艮第最好的葡萄酒,臣弟喝了一瓶,也觉着比以往好喝些,想着四哥或许爱喝,就进上一瓶。”

我一听洋酒两眼放光,我也爱喝红酒,舅舅从法国回来,给爸爸带了几瓶白兰地,爸爸招待客人拿出一瓶,剩了点底,我偷偷倒了小半杯,觉得挺好喝,就趁着家里没人,打开一瓶,边看电视边喝,不知不觉把一瓶都干了,当晚烂醉如泥,哥哥回来时,我正躺在地上唱‘我站在高岗上’,为这事,哥哥没少糗我,说哪儿有歌唱比赛我一定能拿第一名,但是得先准备一瓶二锅头,洋酒太贵。

祭月大典开始,月坛上摆着月饼及各式果品,太后在前,左边是皇后,右边是五福晋,按理说贵妃及娴妃那拉氏的级位都比五福晋高,但是此时是家祭,五福晋是正妻,所以她陪在太后的身侧,弘历和弘昼不拜月,只是冲着月亮升起的方向行了两个礼就退下了。

今儿太后高兴,让我们宫女也跟着一起祭拜,百荷告诉我,有什么事,只管祷告,月神都会帮忙的。说着望向乾隆对我笑了笑,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见乾隆正和弘昼一起说话。

我收回目光,跟着众人走到月坛前跪倒,心中乞盼着月神显灵,将我送回现代,虽然在这儿不用上班,吃穿不愁,终究不是我的家。不知为什么乾隆越对我好,我越觉得心里压力大。

忽然天空打了个亮闪,我恍恍惚惚中觉得我的灵魂也跟着飘起来,似乎月神真的要将我送向现代,但我忽然又不想走了,好像这儿也有我的留恋,正踌躇之时,觉得有人拉我一把,百荷的声音响起说:“快起来!”我打个冷颤,急忙站起身,见太后正命人切月饼,她今儿很高兴,团圆节嘛,一家人团圆当然高兴了。

她命人把最大的月饼给每人分一块,我不喜欢吃月饼,只掰了一小块,放在嘴里觉得甜甜的,口感一般,没有现代的好吃,可能这个时候的调料不如现代的添加剂丰富。

太后与乾隆及众妃嫔围坐一起赏月,宫女太监们也围过去侍候左右。我不喜欢往太后跟前凑,本想悄悄回御花园,但一个人走夜路有点害怕,跟来侍候的人本就不多,我又不能躲得太远。就听太后对宫女太监们说:“你们也不用立规矩,都找地方坐一会儿,我们团圆,你们家里单少你们,心里也不好受。”

我听太后这么说,觉得她是明事理的人,在那时候,有这种想法的人可不多。太监宫女们答应一声,各自散了。我找了个矮树丛后坐下来,拿着月饼一点一点往嘴里送,生怕吃快了没事做心里闹得慌。

我眼睛不由望向团团围坐的主子们,太后居中,乾隆与弘昼左右相陪,乾隆的身侧是皇后,挨着皇后是贵妃,再身侧是娴妃,弘昼的旁边是她的福晋。她的两个侧福晋和乾隆的贵人答应们坐在一处。

我和他们离得不太远,说话声清晰地传过来,皇后问娴妃说:“去年你送本宫那只青玉瓶,把玉泉水装在里面,觉得比装在别的器皿里甜了许多,本宫就赐给了三公主,不巧前儿被打破了,三公主这两日,日日闹着还要那个,本宫一直想问问你那只是从哪儿得的?”

娴妃笑着说:“那算什么,我屋里还有一个,明儿给娘娘送去。”

皇后笑了说:“你这么说倒好像我跟你要东西一样。”

娴妃说:“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要是商代的、汉代的,想要臣妾也不给,还能从娘娘那儿骗两个钱花,只是前朝的官窑,如果跟娘娘要了钱,我倒要背着小气的名了。”

乾隆点头说:“她有好的你用,你有好的再送她,还不是一样,都是一家人,分什么你的、我的。”

都是一家人?乾隆这句话,不知为什么我忽然心里觉得酸酸的。

有时候单单与乾隆在一起时,觉得他离我很近,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清皇帝;而如今又觉得他离我很远,远得我连想与他说句话,都是个奢望。

我懒懒地靠在树上,看着月亮如圆盘一样挂在半空中,我瞪大眼睛,想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嫦娥。在现代,很多古代的传统习俗,已渐渐被淡化,像现在这样悠闲地赏月,的确是件美好的事情。

我正全神搜索嫦娥的时候,猛然身边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说:“看什么呢?”

我脱口而出:“看嫦娥呢?”

接着就听到一阵轻笑声:“那看到了吗?”我摇了摇头,现在月球都上去‘人’了,哪里有嫦娥?科学上说,月亮本身不发光,它的光是太阳反射的,这么高深的东西,她们当然听不懂了,我也不想在这儿开馆授徒。

我拍拍身边,大大咧咧地说:“坐下吧,站着说话多累。”我始终懒懒的,懒得眼光离开月亮,懒得回头看一眼她是谁。

始终不见来人坐下,我转回头抬头望向她,见她穿了一件月白缎的氅衣、月华裙,脸长得十分俊秀,稍微隆起的肚皮,知她是个妃子,我赶忙起身见礼,她一把拉住我说:“我看你一个人怪孤单的,过来和你说会儿话,第一次在宫里过中秋,都一样。”

她和我说话,眼睛却望着乾隆,脸上带着幸福的笑,手不自禁地抚向肚皮,我问:“孩子几个月了?”她微笑着说:“四个月了,明年开春出生。”乾隆那边传来一阵笑声,她也跟着笑,眉眼间说不出的柔美,她回头向我笑了笑说:“我要过去了,我叫珂里叶特氏静柔,有空去我宫里玩。”

我蹲福恭送,她走过去,坐到乾隆身后,弘昼正在说笑话逗太后笑,乾隆回头和静柔说话,然而眼光向我这边瞟来,我淡淡地福了福,坐回地上。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礼佛游园以来,我的性子变得淡淡的。干什么事儿都提不起精神。

……本章完结,下一章“兔儿爷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