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目录] > 第6章:进宫1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第6章进宫1

张鹤玲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和亲王的一句嘱咐,虽然没有让我咸鱼翻身,但是起码让我清静了一段时间。

终于到了选秀的日子,一大早,小春服侍我梳洗,二太太也过来帮忙,她边帮我梳头边拭泪说:“总觉得你还是个孩子,一转眼却到了选秀女的年纪了。在家里你虽说不是正经主子,到底还有人服侍。到宫里你就是奴才,好好听主子的话,事事千万小心,不要再莽撞了。娘不指望你为妃做嫔,只希望你平平安安地出来,宫室里的争斗,你千万不要沾边,有句话说得好‘逢人但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

我唯唯诺诺地点着头:“娘你放心,我知道我的斤两。”

梳洗完毕,时辰已到,我坐着马车进了内务府,因天气较冷,嬷嬷们将待选的秀女带到一处较暖和的处所,每人一碗热汤饭,及一两银子的车资,我这还是到清朝以来,第一次摸到钱。

内务府选秀不像户部选秀那么严格,果然如和亲王所言,许多人家都使出浑身节数,希望自己孩子选不上,怕十几年光阴白白在宫墙里虚度了。

主考是内务府总管阿尔泰,当小太监点到我的名字时,我正为还要考绣花等女工发愁,阿尔泰抬起他耷拉的眼皮,看了我一眼,用他那尖声尖气的声音说:“留了。”

我原本悬起的一颗心,顿时安放回肚子里。

我临出门的时候,阿尔泰叫住我,跟我说了几句感念武总管的恩德,我没听明白,后来回家时问二太太方知道,他所说的原内务府总管武士宜,竟是我的亲祖父。怎么我爹姓魏,而祖父却姓武?看来老清泰家的关系,还不是一般的复杂。

本以为是蒙混过关了,这晚上我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没想到次日刚进宫,太监过来传旨,皇帝要亲自阅选。

别人阅选我可以走走后门,乾隆的后门谁敢走?我心里郁闷,又不是选妃,就是挑个宫女,乾隆你用得着亲阅吗?

乾隆阅选这天,我们六人一班,本想看看乾隆长什么模样,可是教引姑姑再三嘱咐我们,阅选之时,只许皇上看我们,不许我们看他。

到我这班,我排在第四位,从一进殿,我心里一直敲鼓,腿也有些发抖,听到太监喊到我的名字,内管领清泰之女魏瑶池时,我慌不迭地向前迈了一步,裙子有点儿长,腿发软,不用跪,直接扑到地上,趴在地上我直苦恼,教引嬷嬷教导的跪拜姿势,我是一个也没用上,白练了一早上了。

太监一声‘抬头’,我抬起头,因背着光,看不清阅选者的面容,眼风扫了一圈,没看见哪个人穿龙袍?之前阅选的三人都是太监尖细的声音,宣读是去是留,虽没听到皇上发话,想是得到皇上授意。

可是到我这儿,竟然半天没听到声音,就是从头到脚十个来回也该看完了。不但皇帝惜话如金,连太监也惜话如金。

我扬着脸,目不斜视,任人品头论足,难受急了。我真想豪迈大喊一声:“乾隆,是去是留,你给我来个痛快。”再三鼓足勇气,终究没敢。连说他个名字都有可能掉脑袋。

半晌,听到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此次阅选秀女,竟有仿汉人妆饰者,实非满洲风俗。在朕前尚尔如此,其在家,恣意服饰,更不待言。嗣后但当以纯朴为贵,断不可任意妆饰。”好有磁性的声音,怎么就惜话如金呢。

说我吗?我低头看了看身上穿的,绿衣红裙,衣服袖口镶白底全彩绣牡丹阔边,镶滚云肩,裙的镜面上绣少许折枝花,大太太开恩,赏了我匹杨缎,二太太亲手帮我缝的,要是大太太知道皇帝宣扬以纯朴为贵,何必心疼肉疼多花了好几两银子。可是刚刚选中的秀女里,衣服面料还有闪缎和妆缎、颜色还有几个胜过我的,偏偏到我这儿,宣扬不可随意妆饰。

接着乾隆又道:“旗妇一耳带三钳,原系满洲旧风,断不可改节,朕选看包衣佐领之秀女,皆带一坠子,并相沿于一耳一钳,则竟非满洲矣,立行禁止。”

刚刚还说以纯朴为贵,现在又要一只耳朵戴三个钳子,那是节约还是浪费?

在现代扎一个耳洞,耳朵整整烂了一个多月才好,再补两个,还不得疼死我,心里埋怨老清泰在给他女儿扎耳洞时,也不说按满族旧风一次扎足三个。

乾隆一阵数落,看来留下的指望是没有了,初时有些灰心,可是转念一想若是不进宫,就不用补那两个耳洞,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可是心情刚刚转好的一刹那,却听太监高声叫道:“内管领清泰之女魏瑶池,留。”

我一愣,‘留了’,既然留我,就该给我点儿面子,这么损人的两大篇子话,独在我一个人面前说干什么?

乾隆给我的第一印象实在算不得好。

到家时,还没来得及回屋,就被大太太请了去,先是脱下绿衣红裙,换上一件她的旧衣,这件倒是朴素,可是闻着一身脂粉味。

然后进来一个婆子,在我的两个耳朵上各补两个耳洞,痛得我回房不敢直接骂乾隆,对着内务府给的一两车‘钱’,骂了半宿,你‘聋’了。

进宫的前几天,我们得先呆在内务府学各种规矩,早上清泰用马车将我送来,中午再把我接回去,这是内务府送的情份,让孩子和家里依依惜别,毕竟进宫的都是十几岁的孩子,怕孩子哭闹想家。

这天早上,一辆马车把秀女们送到神武门外,这就算正式进宫了。我们一群姑娘被姑姑们领着,走向早已分配好的各自所在。我和另一个叫默然的宫女分到长春宫。

进了长春宫,先去给皇后磕头,皇后虽一套家常衣服,却贵气十足,性格温婉,嘱咐我们进了宫,就把宫里当成家,不要想家,有什么难处,尽可找珞宪姑姑及掌事宫女。

拜别皇后,姑姑带着我们,去各自分配的处所熟悉一下环境,我原本分到绣房,绣女虽然比不得近身侍候妃嫔的宫女身份尊贵,但还不算粗使宫女,姑姑让我先绣朵花试试,看着我绣好的花,姑姑惊得嘴张开了半天才闭回去,明明让我绣一朵梅花,我却绣得既像蜜蜂,又像蝴蝶,一针长一针短。而且等花绣好了,再看看我的手,都快成蜂窝了。

姑姑脸儿气得煞白:“你这哪是绣花,简直在给蜜蜂做窝呢?”她赶紧把我绣的花拆了,并说以后绝不敢再让我动针钱,否则这样的绣品出来,还不惊扰东西六宫。

后来又带我去长春宫的膳房帮厨,让我切菜,切的丝像条,切的片像块。让我烧火,该火大的时候点不着,弄得菜里都是汤;该火小的时候,火越烧越旺,把个炒菜的御厨忙得手忙脚乱,险些把菜炒糊了。

我想起我十几岁的时候倒是进过一次厨房,当时口渴想烧点水喝,可是一不小心睡着了,结果水烧干了,壶险些烧掉底了,要不是妈妈回来及时,那只不锈钢壶说不定能炼成屠龙刀、倚天剑之类的宝物。

珞宪姑姑望着我直叹气:“你真是小姐的身子,丫头的命。”

感慨现代与古代的文化差距,在现代我好歹也是个名牌大学毕业生,英语四级,计算机二级(虽然每次通过考试,大哥都说是奇迹)。

不论古代还是现代,我在职场上没什么作为也就罢了,还连累着上司们跟着操心,望着姑姑无可奈何的样子,我有些于心不忍:“姑姑,有没有什么活做起来比较简单,即便粗使丫头累些,只要姑姑不为难就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进宫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