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目录] > 第7章:进宫2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第7章进宫2

张鹤玲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姑姑深深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道:“算了,你还是先回房歇着吧,等想好了差事,我再找你。”

珞宪姑姑亲自送我到宫女住处,又派人给我领了被褥等用物。

送姑姑出来,望着她的背影,身倚着墙壁,在日头影儿下站了一会儿,门外是一片花丛,旁边有一张石凳,一株大芭蕉树叶斜过来,正好遮在石凳上方,便过去在石凳上坐下来,昨儿在内务府的墙上看见一本皇历,是乾隆四年四月二十六,想着离端午节还有几天,不禁想起唐朝文秀的一首诗:“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堪笑楚江空渺渺,不能洗得直臣冤。”

现代也好,满清也罢。我和她们之间隔了十几代人,这么深的代沟怎能轻易填平呢?只求平安少生事,莫因代沟起风波。

又坐了一会儿,天越发热起来,抬头看了看万里无云的蓝天,腾腾的热气直蒸进心里,只好起身回屋。

皇后崇尚节俭,我们这些人自然也不能例外。屋子里摆设很简单,除了两张小床,应用的被褥外,最奢侈的就算我和默然每人一领桔红色的撒花纱帐子。

靠墙的桌上放着一支笔,估计是给我们记事用的,旁边码着几张纸。

我想起前两日在宫里看到一段《康熙教子庭训格言》觉得很好,忍不住抄录下来说:“凡人处世,惟当常寻欢喜。欢喜处自有一番吉祥景象。盖喜则动善念,怒则动恶念。是故古语云:「人生一善念,善虽未为,而吉神已随之;人生一恶念,恶虽未为,而凶神已随之。」此诚至理也夫!凡人养生之道,无过于圣贤所留之经书。惟朕惟训汝等熟习五经四书性理,诚以其中凡存心养性立命之道,无以不具故也。看此等书,不胜于习各种杂学乎?”

我从十岁就开始练毛笔字,估计我这手恭楷,姑姑看了兴许还会夸赞我两句,可是古代又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训!

抄好了我想把它贴到床头,做为警示名言,这个时代没有胶水,贴东西都是用白面和水在一起煮成浆糊,可是为了贴一张纸,现去打浆糊也不划算,和我一起到长春宫的默然,已分到茶房,恰好她手里拿着个粽子走进来,我和她要了一小块,她递给我,笑着问:“瑶姐,写什么呢?”我边贴边笑着说:“闲着无事写几个字玩玩。”

我也不知道是真凑巧,还是假凑巧,来到这个朝代,我的名字,还叫瑶池,只是从谢改成魏。谢瑶池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爸爸喜欢李商隐的诗,‘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不知道在清朝我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取了瑶池的名字。

默然站在床边看我往墙上贴字:“瑶姐,你的字写得比我们家过年贴的春联还好看。”

我贴好字,趁着去洗手的功夫,对默然说:“好妹妹,以后,你或者叫我魏姐,池姐,即使不叫姐,叫名字姐姐也不生气,求你千万不要叫我瑶姐,我听着不舒服。”因为我怎么听怎么像‘窑姐’

默然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假装糊涂,她竟然瞪大眼睛说:"我们一起学规矩的碧玉、青莲、你还有我,数我年纪最小,学规矩的时候,不许姐姐、妹妹的乱叫,我想分到长春宫了,叫你姐姐显着我们亲密,既然你听着不顺耳,我还是叫你瑶池吧。”这个小蹄子,还一副大度的样子,上来拍了拍我的香肩。

默然虽然名字叫默然,可是让她的嘴闭一分钟都难,这不,刚坐下,我只问了一句:“默然,初次离家,你想不想家?你娘可舍得你?”

没想到这句话倒惹得这个小蹄子好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叽叽呱呱地说个不停,“我才不想她们呢,早起大嫂送我进宫,我看她长出了一口气,那满脸的喜气,倒像是得了人参果一样。她早盼着我进宫,家里省了嚼用,好供养她娘家弟弟。我们家本来就没有多少进项,我娘偏心,缺的短的从没有少过她,她还要偷偷地隔三差五往娘家倒腾。我走的时候,我娘倒是哭得昏天动地的,可也是雷声大,雨点小……”她见我半天不吱声,忍不住问了一句说:“瑶池,你怎么不说话?”我只好说:“我怕嘴唇磨薄了。”

默然又瞪起了她那招牌似的眼睛,她的眼睛很漂亮,像黑葡萄粒似的。我看她没听懂,我也懒得解释,只笑笑说:“好读书,不求甚解。慢慢你就领会了。”说完,躺到床上,反正也没有我的事,歇歇身子骨吧。默然大概也怕嘴唇磨薄了,果然不再说话了。

因她不当值,见我不说话,她嫌闷,又坐了一会儿就出去玩去了。

我趁机睡了一会儿,等醒来时,看看墙上自鸣钟,十二点四十三分,姑姑曾告诉我,宫女用饭需得在主子用过膳之后,主子身边不能离人,所以那些当值的就轮着班吃饭。不当值的宫女在午时末刻开饭。

我不知道午时末刻是几点,爬起来站到凳子上,数着钟格开始算,这是午时初刻┄┄,一看马上就要到点儿了,别的事儿能耽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可饿得慌,默然这小蹄子,也不知道跑哪儿疯去了,我从凳子上跳下来,三步两步飞出门,我虽然不太记路,但是吃饭的地方,一般我是过目不忘。

长春宫真是大呀,我四下张望,没人路过的时候,我就飞两下,有人的时候,我就慢走两步。饶是如此,到了膳房人家都吃上了。

我们吃的除了几道家常菜,还有就是赏了几道主子撤下的残席,总听说皇后为人节俭,可是她这满桌子十几道菜,都只略略动了几口,实在太浪费了。

原来在家没有可口饭菜不爱吃的时候,爸总跟我们忆苦思甜,说他小时候如何如何吃不饱,说那时候做的面汤,就是一把面放上半锅水,清得都能照出人影,他当时就想如果面汤里多几块面疙瘩,多好啊,然后就教训我们,妈和哥哥都不说话,我则问爸爸说,“爸,既然面疙瘩汤那么好吃,怎么每次妈做面汤,您的眉头拧得比我和大哥还紧?”

宫女们吃饭没有尊卑,都各盛各的饭,偶尔有处得好的,也互相盛。我自己盛了碗绿豆粥,因为临近端午,餐桌上有一盘粽子,每人分了一只,我见这粽子包得很新巧,我手里把玩了一会儿才轻轻解开,香味扑鼻而来,咬了一口,入口绵软,味道鲜美,比现代超市卖的好吃多了。我一边吃一边笑着对刚刚跑过来的默然说:“粽子真好吃。”

恰好珞宪姑姑走过来,便把她的那个也递给我:“紫禁城的东西,外面是比不了的,你别小看这粽子,御膳房掌膳太监为了博取太后及皇上,皇后的欢心,在节前十数日就开始准备,不论粽子的外形,用的糯米粽馅,都要精心策划,然后逐级呈报,最后经皇上御批。也算你有口福,今儿这一盘就是今年的新品,太后、皇上、皇后还没尝呢?我们尝着好,才能进上。”停了一下,珞宪姑姑看着我说:“我刚和首领公公商议了一下,侍弄花草的活倒还轻松,虽说现在不缺人,多补一个人也没什么,你先在那里待一段时间,等你手脚利落了,再另谋出处。”

我点点头:“明儿我就过去。”

珞宪姑姑又说:“也不急在这一时,快到端午节了,御膳房要从各宫抽调人手前去帮忙,明儿你就去那儿吧,不会包粽子不要紧,你只是替长春宫充个数就行。”

我原本还怕丢人,一听姑姑如此说,我点了点头:“知道了,我就是滥竽充数。”

真是应景呀,此时我举着筷子,筷子上还扎着一条面裹鱼,连一向端庄的姑姑,也忍不住笑起来,紧接着身边笑声响起,此起彼伏,久久未散。

……本章完结,下一章“深宫似海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