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痴情只为你 [目录] > 第15章: 心陷了,是谁?(六)

《痴情只为你》

第15章 心陷了,是谁?(六)

莫语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久久久久,白掬月都消化不了她双耳所接收到的声波,他喜欢她?很喜欢的那一种?她不是应该和那些人一样在知道她的过去的时候鄙视她吗?可是他没有,所以如果他说的全是真心话的话,那么她更加确定他是与众不同的。

东方谨有看穿了她的想法,他微微一笑在她唇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眨眨眼睛说道:“怎么?不相信我的真心吗?要不要我证明给你看?”

“证明?证明什么?”被他的话以及他的吻弄得大脑严重大条的她只听到了这两个字而已,再看到他那仿佛大男孩般的调皮神情,怎么也让人想不到这就是刚才那个冷酷无情、残酷嗜血的砍断两个“恶魔”手臂的人。

“还问证明什么,当然是证明我是真的喜欢你啊,要知道我这个人从不花言巧语的。”他兴味十足的盯着她的表情。

结果白掬月很合作的红透了双颊甚至连白皙的颈子都成了可爱的粉红色,她避开他的视线,心中有一丝丝的酸溜也有一丝丝不该有的喜悦,小声咕哝着:“你真的都不花言巧语吗?你失忆了,说不定真实的你是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专门花言巧语哄骗女人呢。”

虽然她说的很小声,可是有心人还是一字不漏的听到了,东方谨呵呵笑了两声:“你在嘀咕什么?我可是全都听到了,唔……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对我撒娇吗?”

她不安地抬眸一瞥又随即别开,结结巴巴的抗议道:“你,你在胡说什么?我哪有,你少,少自以为是了,撒娇是小孩子才有的行为,而我早已不是小孩子了。”

“哦?是吗?那你几岁了?”他不会猜错的,她很年轻。

“我二十岁了,已经成年了,所以不再是小孩子了,我是不会撒娇的,也……也不该撒娇。”她原本大声地宣告,可当她看到他愈变愈阴沉的脸时,她觉得他又变成那个冷酷无情、残酷嗜血的东方谨了,骇得她的宣告到最后胎死腹中。

“对不起,你,你别生气。”她极小声地道歉。

东方谨却情难自抑的拥紧她,吻着她的发:“不,别说对不起,你并没有错。”她真的只有二十岁,那么三年前她才十七岁……他的心好痛为她而痛,他也好气气那些胆敢伤害她的禽兽。

“你,你怎么了?你拥得我好紧,我快不能呼吸了,你快放开我呀。”她用力扭动身子,不安的喊着,他不会是气得要勒死她吧?

东方谨没有放开她,但也不再抱的那么紧,低沉的说道:“月,从现在起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也包括你自己,我不要你的心总活在过去的阴影里,你可以撒娇可以耍赖,也可以打人可以骂人,不要在乎别人怎么看你不要顾忌自己有没有权力,你想怎样就怎样,我会为你撑起一片晴空的,相信我。”

……本章完结,下一章“ 心陷了,是谁?(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