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痴情只为你 [目录] > 第16章: 心陷了,是谁?(七)

《痴情只为你》

第16章 心陷了,是谁?(七)

莫语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的声音好迷人,他的话语好感动,听得她眼眶热热的鼻子酸酸的,她提醒他也在提醒自己:“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现在失忆了呀,难道你不曾想过你过去的生命里或许有个你很想倾心的人吗?而那个人和我是不能共存的。”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没错我现在是失忆了,可是我喜欢的只有你,就算将来某一天我恢复记忆了,记忆里有个我很想倾心的人,我也一样喜欢你。”他信誓旦旦的说着就差跪下来真的指天为誓了。

他说的越是有力她听得越是心伤,什么叫做“就算将来某一天我恢复记忆了,记忆里有个我很想倾心的人,我也一样喜欢你”?他拿他想倾心的人当什么?他又拿她当什么?他怎么可以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接下来的日子里,东方谨总是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呵护着她,陪她一起散步聊天,一起看海上日出,一起听潮起潮落,一起月下小酌,他倾尽他的所有来让她走出不堪回首的过去。可是面对他的付出,白掬月不是有意的回避就是刻意的冷漠,要不是他霸道的拿一张冷脸来吓她,强迫中奖的硬拉着她一起,否则他就是再想付出也会被她拒绝的,他不知道白掬月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很陌生,但他仍爱着她——以他的方式。

寂静的夜里,满天星子眨着很无辜的双眼看着听潮小舍内噩梦连连的两人,看着他们痛苦的挣扎它们却很有默契的露出窃笑,是它们无情还是这个噩梦会让两颗心消除无形之中的隔阂,而它们乐看其成?

好大的风浪,好冷的海水,好浓的血腥,好凄惨的哀号……而后又火光冲天,火影中一个个的女人、孩子统统向他飘过来,口中不停的喊着:“救我……救我……”

凌晨三点的钟声敲醒了他的梦境,东方谨一下子弹坐起来,揉着又隐隐泛疼得太阳穴,低喃着:“怎么又是这个梦?”

“不要……走开……你们不要碰我,救我啊……”由于白掬月和东方谨的卧室仅有一墙之隔,所以惊恐的呼救声一从白掬月的房中传出,东方谨一惊就立即跳下床赶了过去。

在身体撞开门的刹那看到白掬月躺在床上喊着,两只胳膊在空中搏斗着,整个房间除了她再没有其他人,原来是做噩梦而已,这才让他那颗悬在嗓子眼的心回到胸腔内。

“月,醒醒,快醒醒。”他奔过去抓着她的双肩试图摇醒她。

“放开我,放开我,不要这么对我,你走开,走开啊……”双手碰到了实体感觉更加的真实,白掬月死命的捶打他推他。

“醒过来月,我命令你快醒过来。”他也急得大叫,抓着她双肩的手也更加的用力。

“啊,好痛……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你们怎么可以?救我,谁来救我?元基……元基救我……”她哭了,在梦里哭了,哭得好无助。

……本章完结,下一章“ 心陷了,是谁?(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