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痴情只为你 [目录] > 第59章: 心碎了(二)

《痴情只为你》

第59章 心碎了(二)

莫语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已经昏迷了两个月了,若再不醒来怕会很危险的,而且肚中的胎儿也不稳定。”一个浑厚的男生打断了她与妈咪的“相聚”。

烦人,真烦人!刚在妈咪的怀中睡去就被火鸡般的聒噪声吵醒了,哼,敢打扰她和妈咪相聚真是不想活了!咦?妈咪呢?她明明有在妈咪怀中的,妈咪到哪里去了?不会妈咪也不要她了吧?

“妈咪……妈咪……”她不安的叫着。

“咦?醒了?你醒一醒!”一位中年妇人轻喊。

“妈咪!”听到有人喊她,她用力睁开眼搜寻妈咪的身影,可入眼的不是妈咪而是两个陌生人,一个年约五旬的妇人和一个年轻的男子,“你不是妈咪,你是谁?”

“我是雪野贞子,你可以叫我贞子,两个月前我回台祭奠我死去的女儿时看到你昏倒在墓碑旁,所以把你带回来了。”她摸摸白掬月的额头,“还是有一点烧,不过只要人醒过来就好了。”

“我昏倒在墓碑旁?”白掬月搜寻着已有的记忆,她记得自己离开了听潮小舍但却不记得到过哪里,她只知道走,一直走,最后遇见了妈咪。

“是啊,当时看到你时还真是吓了一跳,好在你只是昏迷,想来是淋了雨还怀有身孕的结果。”看她一脸的迷糊,她好心的告诉她。

“你说什么?我……我怀有身孕?”这个晴天霹雳就像一颗炸弹,炸毁了她所有能思考的脑细胞,傻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人。老天,这是你的惩罚吗?

“先前并不知道,待把你救回来的一个月后才发现你怀有身孕的事实。”一个长相英俊不凡的男子告诉她,他的眼光是柔和温暖的,在他二十五岁的生命里还从没见过如此令人想呵怜的女子呢!

白掬月震惊的不知作何反应!

雪野贞子介绍道:“这是森田君,我的侄儿,他陪我一起来看女儿的。”她转头对森田君道,“你先去打点一下回日本的事吧,我陪陪她。”

待森田君走后,她抚摸着白掬月的脸颊,关心地问,“孩子,可以告诉我,你……爱他吗?”

“谁?我不懂?”她显然还没有从怀孕的震惊中回神。

雪野贞子瞥向她依旧平坦的小腹,“我是问你爱孩子的父亲吗?”

白掬月无言的偏过头,回想起那些美好的时光以及美好背后的真相,她哭了,无声的哭泣道不尽她的痛楚,她低语:“是的,我爱他,很爱很爱他,爱的心都疼了,可是他却骗了我,所以我想恨他,可又恨不起来……”

“那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孩子呢?你还这么年轻,如果想流掉的话要尽快才好,如果不想流掉就要尽快好起来,你的身子太虚弱了,再经过这一病,胎儿很不稳定。”

“我要留下他,帮我,好吗?”她想都不想的求助,孩子是她和东方谨的之间爱的结晶,虽然他的爱虚假但她的却真,伸手轻抚上小腹,那里正孕育着一个小小的生命哪,好奇怪,像她这样的人也做妈咪了呢!

先前被欺骗的痛楚,因这个孩子得以减缓,虽然她想死掉可是孩子是无辜的啊,她没有剥夺他出生的权利,那样对这个孩子来说太残忍了,就像他骗了她一样残忍!

“唉……我就知道你舍不得,男女之间的感情一旦出现了裂痕,受伤的往往都是女人,而女人呢?还为了那份千疮百孔的爱而独自承受男人播下的无情种!这是何苦呢?”说完同情的看了她一眼,又说着自己的心事,“你知道吗?曾经我的女儿惠璇也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为了他甚至自杀殉情,而且死后也不愿回日本,甘愿待在台湾想让自己的魂魄可以随时看到他,唉……你们真是同样的痴傻!”随即又问,“你还有亲人吗?你的亲人知道你的情况吗?”

白掬月摇头:“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真的是一无所有了呀,在他求婚前的预感还真是该死的准确!

……本章完结,下一章“ 心碎了(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