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痴情只为你 [目录] > 第6章: 两颗心的相遇(五)

《痴情只为你》

第6章 两颗心的相遇(五)

莫语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时十五岁的白掬月并没有察觉到母亲说到最后时语气的激动与哀怨,她只是伸手抹去母亲的眼泪,紧紧的搂住母亲,安慰道:“妈咪,不要哭了,爹地不要妈咪我要,月会永远陪着妈咪永远不会离开妈咪的。”

母亲的憔悴与苍白、母亲的哀怨与不舍、母亲的神伤与心碎,此时此刻全都跳进了白掬月的脑海。她好想母亲,好想好想,可是她也只能想而已,她再也见不到母亲了,在这个世上唯一真正爱她关心她的人已经不在了呀。这让她如何不心痛?

泪水再次从眼角流了下来,始终闭着眼以为仍在梦中的人并没有发现有双温柔怜惜的眸光一瞬不瞬的锁定着她。东方谨一声不响的静静的陪着她,观察她,双手轻轻覆上她削瘦单薄的肩膀试图给她无言的安慰,并在心底做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很吃惊的决定:不管他是谁,从今往后他要尽全力好好的守护她!

也许东方谨的这个安慰动作触动了白掬月的敏感神经,只见她立即从梦中惊醒过来并且像触电般的弹坐起来缩到沙发的最角处,像只受惊吓的小白兔般戒慎的看着他。

“你醒了?刚刚看你好像做恶梦了,所以才……那个,你别害怕也别误会,我并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东方谨非常笨拙的解释着,他怀疑他以前是不是不擅解释,一番话下来让他觉得怪怪的。

“我……你……”用力的眨眨眼睛,才忆起这个小小的空间里在昨晚多了一个人,看到他自动的退到沙发的另一头与她保持着距离,她才稍稍放松了下来,问道:“那个,你退烧了吗?”再看到仍在她身上的薄毯,难道那个有人呵护她的画面不是在做梦?

“你看呢?”他试着给她一个感激的笑容,却发现他的唇角僵硬如石,根本扬不起来,只好透过眼睛来传达他所要表达的讯息了。

接收到他的视线,她不自在的别开眼,看多了别人轻蔑、鄙夷的目光一点也没有接收这种赤luo裸的感激目光的准备,她力持平静的问道:“那你想起你是谁了吗?”

他轻叹一声,单手揉着额头,说道:“今早原本觉得脑筋很清楚了,可是一回想过去的一切头就像要裂了似的,我也很想知道我是谁,很想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我就是想不起来。”他另一只手也开始揉着额头,忍着痛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虽然他没有喊疼,也没有呻吟,但白掬月就是知道他的痛楚,她不顾一切的移到他身边,伸手为他按摩着太阳穴。什么陌路什么让他离开,统统见鬼去吧,昨夜所做的决定随着她的动作而宣告破产。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也许他的痛楚让她看到了丝丝自己的影子吧。

“什么都不要想了,闭上眼好好休息一下。”她的关心同样的露骨。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两颗心的相遇(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