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痴情只为你 [目录] > 第82章: 追妻(二)

《痴情只为你》

第82章 追妻(二)

莫语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谨,这是真的,而且你知道为什么她会恨你吗?因为你背着她调查了她的过去,而很不幸的那些资料到了白掬月的手中。”伊烈阳知道事情没法遮掩了,干脆告诉他实情。

“这不可能,那些资料是石云经手的,他不可能背叛我。”东方谨拒绝相信,对石云他是信任的,这里面一定有隐情。

“两年前还记得罗红为了救你而不慎跌落悬崖的事吗?那是她在向你赎罪,那时候你因找不到白掬月而心冷,执行任务时故意失利于自己的猎物,还好罗红眼明手快的把你推开,才让你躲过敌人的枪口救了你一命,而她却因此跌下了悬崖……她之所以会这样全是因为她在暗恋着你呀。”伊烈阳将罗红的心态全都告诉东方谨。

“我不想听这些。”他现在关心的不是罗红而是白掬月。

“不,你必须听!”钟离说道,“当时,你寻死未成而逃开,还好我在旁边及时抓住了她的手,想拉她上来可是她却拒绝了。那一刻她哭了,她想向你忏悔可你已经不在那里了,你连忏悔的机会都不给她,绝望的她只好向我们说明了一切……”钟离把罗红告诉他的事全都说了一遍,还把怎么得知白掬月死讯的事也说了一遍。

“怪不得,怪不得月会恨我”东方谨一愣随后颓然的跌坐到地上,举拳重重地砸向地板,森冷地吼道,“可恶的罗红,你以为救我一命我就会原谅你吗?你错了,就算你的死也弥补不了月的伤,我是那么的信任你而你却……”天哪!东方谨抚着额头,忍着心痛的呻吟,想到五年前当白掬月答应他的求婚后,在那么幸福美好的时刻里发生那样的事,月一定比死还难过,她对感情是那么的纤细敏感,对未来是那么的不抱希望,终于她和他有了幸福的可能,却被罗红亲手摧毁,他气罗红不是气她让他们分离五年,而是气她让月受到了致命般的创痛,让月受伤是他所不能接受也不能原谅的。

“可恶!”东方谨再捶一拳,恨恨地吼,眼中爆出的冷光大有将罗红从悬崖下的大海里捞出来碎尸万段的意味。

“谨,要知道罗红这么做的动机是为了某天你可以看她一眼啊,她之所以那么做,全是因为她深爱着你啊,因爱而犯下的错是值得同情的吧,再说她也是因你而跌落悬崖坠入大海死掉的,你就原谅她吧,别让她死了也不安心好吗?”伊烈阳是看着罗红死掉的,她推开拉住她的手,任自己坠落,坠落前她眼中所流露的那种痛苦、那种懊悔、那种痴情让他深有感触,所以不自觉地替罗红说了话。

可是他的话却招来东方谨的咆哮山河:“我原谅她?我为什么要原谅?你们不懂,你们可知道痛不欲生心碎成一地是何滋味吗?你们可知道她的所作所为对月来说是何种伤害吗?你们不了解又凭什么说?幸好罗红死了,否则我一定不会饶过她的。”

伊烈阳还想再辨些什么却被钟离阻止,在他们看来东方谨对白掬月的痴恋已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在这个世上大概只有白掬月可以让他失去理智发疯发狂吧!可是白掬月她……

钟离忍不住说道:“可是谨,你的月已经死了呀,你要接受事实的,不要再盲目的寻找同时也放过你自己好吗?不要再折磨你自己了。”

“胡说,是谁说她死了?她没死,真的没死,她就在日本,还有我们的儿子。”东方谨抗议性的申明,一提到白掬月他马上“忘记”了刚才的愤怒。

伊烈阳揉着发涨的太阳穴,无语。

“你们怎么这种表情?不相信我吗?我真的见到月了。”

看着东方谨情绪的转变,伊烈阳和钟离则很有默契地翻翻白眼,心中叹道:要是他真的见到了白掬月本人,甚至还有所谓的他的儿子的话,那么他们甘愿……

“你们看,你们见过月,应该记得她的样子。”东方谨放着从旅馆拿来的录像带,那是这间主控室里唯一存活的东西,也是必须存活的东西。

伊烈阳和钟离惊讶得张大嘴半天没有合上,看着屏幕上那个和东方谨一模一样的孩子,他们愕然的吞了口口水,再把目光聚向那个白衣似雪的清纯女子,天哪!难到五年前他们的情报处错了吗,还是这女子是白掬月的孪生姐妹?不,不可能,因为她身边还有一个小一号的东方谨。

谢天谢地,他们心中发狠似的毒誓并未说完,现在马上全部收回!“谨,你……你打算怎么做?”钟离有点头皮发麻地问,还差点因张口结舌而咬到自己的舌头。

“我要找到她,现在我已查出她明天会参加长野的大型赏樱盛会,只是……”只是陪同她的除了自己的儿子,还有一个很看不顺眼的日本男人,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也同时会害怕白掬月已琵琶别抱,这让他不敢去见他,怕得到他害怕的答案。

“只是什么?”钟离问道,真不敢相信会有事能难倒堂堂的东方谨。

“该不会在这五年里白掬月已经爱上别人了吧?”伊烈阳看看录像里和流星一起施放烟雾的那个男人,猜测着应有的可能。

“不,不会的,月还是爱我的。”心中所担心的被人说了出来的感觉更是害怕,他低吼着,拒绝接受这样的事实。

“那你还担心什么呢?没有只是!你可是堂堂的东方集团总裁,而且还是令人生畏的‘风魔’,没有什么可以难倒你的,我和离一定会帮你解释你调查她的初衷的。”伊烈阳将手放在东方谨的肩上,无言地鼓励他!

是的,他在担心什么呢,从他和白掬月相见的那短短的几十分钟里,他可以感觉的出白掬月从来没有忘记过他,而且她还是爱着他的,只是在最后白掬月打了他两巴掌后说的话又令他有点犹豫,不过犹豫只是短暂的,很快的他下定了决心,他一定会再让白掬月爱上自己的,他才不允许她琵琶别抱!

……本章完结,下一章“ 追妻(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