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目录] > 第69章:他的悔和疼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第69章他的悔和疼

安迪可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晓月垂下眼帘:“林援朝,你知道吗?当初欧阳曼的爸爸抛妻弃女,她奶奶常挂在嘴上的‘轻浮’二字,便是其重要借口之一!”

林援朝一凛,脑海里蓦地浮现出欧阳曼那委屈而默不作声的神色,那泫然欲泣的水眸此时如一记重捶当胸砸向林援朝,他只觉胸口密密地疼,一种前所未有的懊悔涌上心头。

一个声音在心里疯狂叫嚣:“你已经伤害到她了!你还不自知!”

他紧抿着双唇,用牙紧咬着上嘴唇内侧,以一种没人看得见的方式,自虐似地用力地咬着。

李晓月清晰地看见林援朝眼里的淡定猛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沉沉的悔和疼。

为这个结果满意,却也不忍再说,她拿出一张房卡,放在茶几上:“这是我们那边的房卡,待会儿她回来时,让她轻点,别吵着我!对了,明天上午的课我已经找人帮我们请假了,让她不要定早上的闹钟。”

转身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停了一下,并未回头,说道:“有些事,不用一下子全告诉她,你们这个圈子,是她完全陌生的,也不是那么容易理解到的,不要吓着她。”

林援朝看向李晓月,用一种真诚的语气说:“她有你这样一个朋友,是她的福气!”

李晓月回过头来,认真地看着林援朝:“你不明白她对我的意义,没有她和萱妈妈,就没有今天的李晓月!”

林援朝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她:“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

欧阳曼穿着一套粉色的棉质睡衣裤出来时,便看见林援朝正对着茶几上的两碗面发呆。

她跑过去,手扶上林援朝的肩,瞪大眼,开心地笑:“唉呀,我刚出来前就想,舒舒服服洗过热水澡后,要是再有一碗牛肉面,这世界就完美了,嘿嘿,阿援,你是田螺先生吗?”

因着她这一笑,林援朝心里的懊恼和阴霾一扫而空,他不想打破她这一刻的开心,原想着的怎样让她释怀的解释和道歉,也决定暂时放在一边。

林援朝把她从背后抓到自己腿上坐好,手箍着她的腰,头埋在她颈后,深吸一口气,那少女沐浴后的馨香直入到他的鼻端和心里,他不自觉地纷乱了气息。

这时,怀中那人头上一滴水珠掉下,晶莹的,带着一点暖意,滴到他的脸上,顺着脖子往下滑去,他只觉下腹一紧。

赶紧起身,把怀中的人儿往沙发上一放:“你先吃面,我给你拿毛巾擦头发!”

逃也似地奔入浴室,调整好气息,方才拿起一条毛巾,走到外面。

他站在她身后,弯腰细细地为她把发梢的水珠都揉搓了一个遍,这才放下毛巾,坐下来,拿起筷子,把自己碗里带筋的牛肉挑出来,放到欧阳曼碗里,再把欧阳曼碗里的瘦肉挑到自己碗里。

欧阳曼挑起一夹面,只觉得心底有一处,跟这热呼呼的面一样,软软的,柔柔的,说不出的熨帖。

……本章完结,下一章“他的家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