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目录] > 第7章: 逼迫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第7章 逼迫

安迪可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晓月说:“每个公司有每个公司的文化,实际上我们这种企业,老板的性格就是公司的文化。赵氏的赵明涛,那多强势一人啊,所以你这种强势的管理风格可以盛行。”

李晓月鄙视地说:“真不知道你以前在赵氏公司里怎么做到分公司总经理的!”

完了,还故意上上打量欧阳曼,故意做出一股怀疑的神色:“就你这小样儿,还调任赵氏集团营销总监?”

欧阳曼举起右手,一本正经地说:“我发誓,那是老娘10年资历混出来的,小聪明滚出来的,勇往直前靠业绩冲出来的,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李晓月换了个轻松的口气说:“你的这个提议我也想到了,只是现在不是时候。”

“我本来想让星软所有中层管理人员全部重新竞聘上岗,援朝却说建议全集团都这样做,一方面整个星源的风气需要转换了,另一方面,也不想让人感觉是专门针对星软的,不要让员工有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感觉。”

在说到林援朝的名字时,李晓月看到欧阳曼的眼神明显暗了暗,可她想着总是要面对,也许还很快,就索性一口气说完。

听到林援朝的名字,欧阳曼象个蔫了气的皮球,似乎完全失去了交谈的兴致。然而某人却并不打算放过她。

“曼团!”这样的称呼着,李晓月微低下头,以一种犀利的眼神紧盯着欧阳曼的眼睛:“两年半了,再大的事情,我认为你也应该有勇气去面对了!”

本就矮了大半个头的欧阳曼感觉到更重的压迫感。有种慌乱在心里弥漫开来,她别开眼,不敢与李晓月对视,低垂着头沉默着。

看着欧阳曼突然失去了精神的样子,李晓月有些不忍,但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明白曼团与援朝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不明白她的打算,她要如何帮她?

虽然她现在的状况看上去比2年半以前好了很多,可她并不快乐!

何况,曼团这种状态,即使想要开始新的生活,恐怕也必须与过去有一个了断,她才可能恢复投入进去。

2年半的时间,够了!她已经30岁,她还想这样不死不活地过多少个2年半?即使曼团愿意,她李晓月也不愿意!

想起前天宣妈妈给她的电话:“晓月,宣妈妈什么都不求,只求她真正地开开心心地活着,这两年她表面笑,可是她并不快乐!问她,她却什么也不说!我多想看到以前那个没心没肺,不管不顾,只图自己开心的曼团!”

暗自咬咬牙,两只手扶上欧阳曼的双肩,稍柔和了语气,半诱哄地说:“曼团,告诉我,你跟援朝倒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分开?2年半前你为什么离开?半年前为什么回来?为什么要进星软?你想要什么?你有什么打算?”

语气是柔和的,但一个个尖利的问题,让欧阳曼感觉喘不过气来,她似乎想张开嘴帮助呼吸,可想到了什么,马上紧闭着双唇,一边慢慢调整呼吸,一边摸索到沙发边,平躺下来。

李晓月看到欧阳曼突然变得脸色苍白,xiōng部剧烈起伏着,自己跑到沙发上躺平。

心里一慌,赶紧跑到沙发边,蹲下身,一把抓住曼团的手,只觉得满手的湿冷,不由心下发凉,一迭连声地问:“曼团,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说到后来,声音里居然带上了哭腔:“曼团,我不逼你了,你别吓我!”

慌乱中,莫名其妙又加了一句:“虽然我比你个大,可你知道的,老娘没你经吓!”

欧阳曼这时已感觉到自己呼吸已平稳,听到李晓月最后那句戏剧性加上去的话,居然“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轻声说:“真应该让外面你那些下属们看看你现在这德性!”

李晓月听到这一声笑,感觉简直有如天籁,看到曼团虽然脸色仍不好,但明显胸口不再那么大起伏,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立马作势要掐曼团的团子脸,低声咆哮着:“说,为毛要吓老娘!”

欧阳曼听着这句在大学里自己的常用语,心里不由一暖,反手紧了紧李晓月的手,勉强自己脸上浮出一个笑容来:“晓月,我没事!”

顺手又把李晓月那只手放上自己的脸捂着:“晓月,幸好你还在!”

李晓月却记得刚才的事,脸上一板:“欧阳曼,刚才你那副鬼样子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没事!”

欧阳曼脸上堆起一个狗腿的笑:“真没事,好几年的老问题了。就是一紧张就感觉喘不过气来,以前不懂,就傻傻地张嘴呼吸,结果医生说这种情况不可以张嘴呼吸,容易引起全身抽筋,只要平躺下来,慢慢调整呼吸就没事了!”

说到这里眼珠子一转:“嘿嘿,下次你可不能再造成老娘紧张了哦,现在是老娘不经吓鸟!”

又捏着鼻子叫:“奴家还是很柔弱滴!”

李晓月又好气又好笑,可看到曼团明明勉强却还要逗她开心,也不愿再逼她。

再想想那个人今天找自己去,不如跟他说开,好过逼曼团。心里有了计较,便把这事暂时丢开。

没有人说话,房间里安静却洋溢着温暖。

突兀的电话铃声却打破了这份宁静。

李晓月缓缓站起身,走到办公桌前,不慌不忙地拿起听筒,以平常标准的李总声音开口:“你好!”

听到话筒里传来并不陌生的女声,李晓月心里冷笑:“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全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郑亚琴眼里的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