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目录] > 第71章:晓月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第71章晓月

安迪可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林援朝沉吟片刻,问道:“你对李晓月了解多少呢?”

李晓月是在高二那年,跟着她的妈妈从京城搬到本市,与欧阳曼成了同学,那时一口京腔的李晓月,对谁都不爱搭理,却与整天叽叽喳喳的欧阳曼成了好朋友。

两人又相约着一起考上了本市的H大的相同专业,又在一个寝室,关系更是亲密。

欧阳曼只知道李晓月的妈妈许荺是个画家,在晓月高二那年,带着晓月,搬来本市与年迈多病的外公一起住,也没有固定的工作,只偶尔卖画为生,但她只懂画,不懂卖,收入不多。生活较为拮据。

欧阳曼的妈妈---欧阳萱是中国最早一批股民之一,算是个小富婆,也很有一些三教九流的股友。因着欧阳曼的关系,也认识了晓月的妈妈许荺。知道晓月父亲不在了,外公又病弱,许是自家也是单亲家庭的原因,便对晓月格外照顾些。

大学入学前,外公突然病重,家里本为晓月准备的学费全部用在了外公治病上,却还是不够手术费用,一筹莫展下,刚高中毕业的晓月去酒吧兼职模特走秀,同时心里早已放弃了上大学的梦想。

焦急的欧阳曼恳请妈妈想办法帮她最好的朋友晓月。

萱妈妈找上了许荺,根本不懂画的她,说是要买两幅画送人,随许荺挑了两幅画给她,却留下了20万,这足够支付晓月外公医药费和晓月大一的学费。

萱妈妈又通过朋友,找到酒吧老板,还上了晓月提前支付的工资,为晓月解除了合同,坚持不让晓月再在酒吧走秀。

晓月总觉得欠萱妈妈良多,再不肯接受萱妈妈的资助,大一时拼命打工挣钱,自己生活费用全部自己挣。

在晓月影响下,欧阳曼也打工挣生活费,不过,她人懒,受不了在餐厅打工,说是站两小时就腰酸背痛,不如写写骗人的文章赚钱轻松又快。欧阳曼担心李晓月辛苦,大一时就拉她一起写软文。

但那时李晓月不能跟欧阳曼比,因为餐厅打工虽然辛苦,但稳定,所以打工是照常打,软文只是有时间就写。

在晓月和欧阳曼大一下学期时,偶尔的机会,萱妈妈听说一个股友是开画廊的,经常收些画,便拿了许荺的两幅画去,那位老板一看大惊,立马要见本尊,宣妈妈便为他引见。

从那以后,那位老板便固定向许荺收画,但前提是不能署名,又介绍了其他几个同行给许荺,晓月家里的收入迅速稳定增长,外公的病情似乎也开始好转。

大二时,晓月妈妈也开始给她生活费。她也逐步减少了打工的量,尽量把时间花在学业上。这次赵氏的实习,她也觉得是个很好的机会,所以就跟着来了。

听完欧阳曼的讲述,林援朝沉吟半晌,感叹道:“没想到李晓月这几年过得如此艰难!”

欧阳曼敏感地抓住了什么:“这几年?你知道她以前?”

……本章完结,下一章“信息不对称的结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