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缘来清梦 [目录] > 第13章: 进宫3

《缘来清梦》

第13章 进宫3

安喜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原来,皇上忙完了接见荣妃父亲图扈汗的事情后,忽然想起让十二阿哥抄写一百遍《金刚经》为南方灾民祈福的事情,询问才知道十二阿哥根本没写呢。虽说没有震怒,但是脸色也是很不好看。十二阿哥赶紧回禀说,是因为前几日忙着准备接见的事情给耽搁了,这儿回去就抄写。据说是皇上哼了一声,要求五日内必须交上来。

所以,十二阿哥着急忙慌地奔了回来,立刻开始抄写工作。估计这事情,苏嘛喇姑年岁大了,眼神不好也没办法帮忙,只得吩咐下人们小心伺候着,多准备些茶点。

我站在院里,看着十二阿哥的房间进进出出伺候的人,开始有点可怜他了。要知道,《金刚经》又名《金刚般若波罗密经》,全文分为三十二部分,总共有六千六百多字。别说是五天,就是十天也抄不完啊。但转念想想,康熙皇帝也很奇怪,既然是为了灾民祈福,怎么会选用《金刚经》而不用《大悲咒》,《大悲咒》才是真正“度一切苦厄”,播散“万千甘露于世间”,最适合这次祈福的佛经啊。

正在思付之际,忽听身后脚步声起,便赶紧转过身去,一见之下,倒不由得愣住了。四阿哥一身戎装甲胄,正从夕阳余辉下向我走来,浑身闪烁着光芒,愈发显得英姿飒爽,整个脸庞透出王者风范的镇定,而那双深似寒星的眼睛正凝视着我,仿佛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一样。我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赶紧给他行了礼:“给四爷请安。”

“起来吧,苏嘛喇姑还在佛堂?”他的话毫无情感,感觉就是在跟下人进行普通询问一样。真是让人泄气,怎么说,大家也是熟人,有一个月没见过了,自然有些想念吧。我一看见他,高兴得什么似的,他却没有任何表示。不过,人家每天都能阅尽人间春色,年纪轻轻就执掌了内务府,未来更是大清朝的雍正皇帝,自然没把我放在眼里了。恐怕,他都已经很难喊出我的名字了吧。

一想到这个,就更觉得没意思,便拿出奴才的口气说道:“回四爷的话,苏嘛喇姑正在屋里和十二阿哥说话。”

“好。”他居然简单到只用一个字就打发了我,然后连头都没回,领着自己的几个随从直接进去了。这也太随便了吧,怎么也得通报一声啊。我赶紧随在后面,想说却有不敢说。毕竟人家是爷,咱是奴才。真够别扭的,我什么时候成为这么恶心的奴才了。

此时,苏嘛喇姑正坐在屋里,监督着书房里的十二阿哥手忙脚乱地抄写经书。四爷一掀帘子进了屋,笑着说道:“大姑姑,好些日子没给您请安了。”

“老四啊!”苏嘛喇姑一脸的惊喜,立刻招手示意他过去,“可不是嘛,有一个月没到我这里来了,还怪想的呢。今儿个怎么这么就来了?”

“想让您给这衣服把把关。”四爷撩衣襟坐在苏嘛喇姑身边,那亲腻如孩童的样子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前儿个跟皇阿玛一起去见了荣妃娘娘的父亲图扈汗,皇阿玛觉得咱们武将的戎装不挺实,所以让再设计设计。今儿拿来了样子,我觉得还是不甚满意,所以想请您再给过过目。”

“哎哟哟,我这老眼昏花的,怕是看不清楚了。”苏嘛喇姑笑着回答,伸手去摸四爷身上的铠甲。而摩尔罕姑姑在旁示意我赶紧到后面给四爷准备热茶和小点心,我便侧身退了出来。

拽什么拽,不就是穿件新衣服显摆来了。我气哼哼地走到后厨房,和两位厨房老嫫嫫说是四爷来了,要喝茶。她们两人一听显得特别高兴,立刻准备起来,还和念叨起四阿哥和佛堂的关系。

原来,虽说德妃是四阿哥的亲娘,但在当初,因为产后身子虚弱,康熙皇帝便决定将四阿哥交给孝懿仁皇后抚养。孝懿仁皇后佟佳氏的身份要比德妃尊贵许多,又在临死前被封为皇后,四阿哥自然要在人前得到更多的风光。甚至有一段时间,康熙皇帝一直将他带在身边亲自抚养教导,享受了比一般皇子更好的待遇,太子胤仍为此还吃过醋发过脾气呢。

孝懿仁皇后佟佳氏生前和苏嘛喇姑极为要好,经常相互走动。因此,四阿哥在这里行走就跟回家一样。十八岁之前还经常在这里留宿,住的房间就是我现在住的地方。

啧啧,原来还有这样一段历史啊。要不有小说写他们母子之间感情不合,原来四阿哥不是德妃亲自养大的,家世身份又不尊贵。只不过是因为为皇上生养了许多孩子,挣下了目前的身份和地位。那也够奇怪的,既然已经这么多孩子了,皇上又把失去额娘的十三阿哥安排给德妃抚养,也够难为她的。话又说回来,四阿哥也是怪可怜的,自己的妈妈都不喜欢他,养母又死得早,真是连个说话的亲人都没有啊。我这人就这毛病——母爱泛滥,听了她们的唠叨,我决定不再生他的气了,以后要好好对待四阿哥,如果他对我甩冷脸子,我都忍了,谁让我有这毛病呢。

端着上好的花茶(据说四阿哥就喜欢这一口浓郁的茉莉花香气)回来,我恭恭敬敬地奉给他,口中还说着:“四爷喝茶。”然后站在摩尔罕姑姑身边,用眼角询问姑姑“我是不是可以出去”?

摩尔罕姑姑的意思是再等等,可能一会儿还有什么吩咐。于是,我就安静地站在旁边,听他们的唠嗑。一开始,都是苏嘛喇姑讲述满人戎装的规格,四阿哥一边记录一边问。后来,他们的话题就开始围绕着十二阿哥抄写《金刚经》的问题上来了,到目前为止,他才抄写好十五篇,离皇上给出的数字还差一大节呢。

我斜眼看了看在隔壁房间正在奋笔疾书的十二阿哥,觉得又好笑又可怜。此时,偏赶上十二阿哥用笔不当,一大块墨迹玷污了绢纸。在古代,抄写经书遇到这样的事情,就整个要重新来写过。眼瞧着一篇就要完成了,居然出现这样的事故,十二阿哥差点急哭了。

大家齐齐聚拢过去,安慰十二阿哥。但照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这一百遍的抄写怎么可能在五天内完成呢。四阿哥也不禁皱了眉头:“皇阿玛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做啊,老十二,赶紧写吧。”

这一屋子的主子奴才又是一阵紧忙活儿,裁纸磨墨,十二阿哥又重新提起了笔。可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一大块墨又掉在纸上。气得他把毛笔扔出老远,嘴里嚷嚷着:“不写了,杀了我吧!”

苏嘛喇姑一听就急了,厉声道:“老十二,不许说这样的话!你阿玛让你抄写经书,一定有他的用意,你只能拼命地去完成,不能有丝毫懈怠!”摩尔罕姑姑也赶紧上来劝慰,我则赶紧把十二阿哥扔出的笔捡了回来,重新蘸好墨汁,交到他手里。

十二阿哥看了看我,无奈地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只得重新提起了笔。

“恩,那个,那个……”我见他那么辛苦,便迟疑地开了口。

“什么?”十二阿哥抬头看着我。

“恩,这个,这个……”主要是这样的话实在是不好开口,又不知道说出来会惹什么祸端,我又开始含糊了。

四阿哥也望了过来,苏嘛喇姑也听见我的声音,问道:“小平,有什么话吗?”

“我,这个,奴婢,这个……”我紧张得咬着嘴唇,甚至冒出了满头汗。

“这孩子,什么时候也学会吞吞吐吐了。”摩尔罕姑姑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头,笑着说,“在这里什么都能说,别害怕。”

“唔。”我赶紧点头,说就说吧,反正也是投机取巧的做法,愿意不愿意是他们的问题,说出来我就舒服了,“奴婢听说皇上让抄写《金刚经》一百遍,起由是因为十二阿哥为大姑姑抄写《金刚经》一百遍,觉得甚是好。所以,才开了金口让再抄写一百编,但并没有下旨说一定要十二阿哥抄写。这个……”我停顿了一下,感觉四下里都没有声音,气氛也很正常,大家似乎都在听耐心我的下文,于是就大着胆子说,“五天的期限实在太紧张了,就算十二阿哥有三头六臂恐怕也很难完成。另外,奴婢猜想,皇上的意思也不见得只让十二阿哥来做个事情。因此,奴婢的建议是:让大伙儿一起帮十二阿哥抄写。”

“哦?”沉默瞬间后,最先开口的是苏嘛喇姑,“小平说得是,我也觉得皇上恐怕不只是让老十二来写。”

“何以见得皇上另有深意呢?”这次开口的是四阿哥,他冷静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我不由得抬头看了他一眼,那黑眸中满是探究。

既然问了话,就证明我的话是有道理的,如果我的理由充分,他们是不会治我的罪。想到这个,我的胆子也大了,“忽悠”起来。“奴婢曾经读过《金刚经》,虽然不曾看懂,但隐约记得其中的含义是给予人感应的力量,才能获得心灵的安静和快乐。而这感应的力量一是来自普通百姓感应皇上给予的恩典,二是来自集合互助的力量。也就是说,所有的人应该相互帮助,才能够度过难关,获得新的生活。由此推测,皇上让十二阿哥抄写经书并不是要他一个人来做,而是希望他能够集合更多的人来做这个事情。”

“说得好!”苏嘛喇姑忽然笑了起来,“我就觉得皇上有别的意思,但一时就没反应过来。这孩子真是聪明得紧啊!”

我赶紧低头表示感谢她的称赞,“奴婢也是瞎猜的。”

“照此说来,大家就都帮着老十二来写吧。”苏嘛喇姑往下吩咐。

“哦,那个……”我迟疑着又开了口。

“还有什么?”十二阿哥离我最近,他总能听到我那欲言又止的声音。他一开口,苏嘛喇姑也转头再次面向我。

我咬了咬牙,张口继续说道:“奴婢是这样想的,既然皇上是让大家来帮忙,就必定先想到十二阿哥身边的人识文断字得并不多。另外,既然是为南方灾民祈福,只让一个皇子和几名太监来做,也显得那么不庄重。因此,奴婢猜测,皇上是想让所有的皇子们来抄写。”

“为何?”四阿哥问道。

“这个……大的道理奴婢也不能说出更多,只是觉得皇上让十二阿哥抄写经书,其他阿哥们也必定得知了消息。五天抄写一百遍,肯定是不能完成的。如果其他阿哥们只是等着看笑话,也无可厚非。但若是阿哥们来帮助抄写,一是显示了兄弟亲情联合的力量,二是应了经书中相互帮助的度过难关的宗旨。皇上应该会非常高兴的!”我大着胆子说出了想法。

他们又沉默了片刻,这次是四阿哥最先开口。“的确是这个道理,当时皇阿玛吩咐这事情的时候,我们几个阿哥都在场。想来,他的确有这个心思。”他踱步到十二阿哥的近前,看了看那些还没有完成的经书,仿佛是下了某种决心,说道:“我来负责联络其他阿哥们,咱们立时动手一起抄写吧。”

“好!”苏嘛喇姑也表示赞同,“倘若皇上怪罪下来,就说是我苏嘛喇姑让这么做的。”没想到大家对我的提议都表示了赞同,嘿嘿,我暗地里偷笑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押对了宝,即将得到奖品的喜悦。

“想不到这孩子小小年纪就懂得这么多,难怪大姑姑硬从皇上身边给要过来的。”摩尔罕姑姑牵着我的手,走向苏嘛喇姑身边。我红着脸,表示出害羞的模样。这时候要表现出丝毫的骄傲,恐怕我就会被乱棒打死了。

“我看上的人,绝对没错。”苏嘛喇姑也笑眯眯地拉着我又仔细端详起来,仿佛是想透过我的面孔看到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既然大姑姑发话了,我这就和哥儿几个商量去。那老十二还继续写着,一会儿我安排好了就回来。”四阿哥对苏嘛喇姑拱了拱手,说道:“不过有个事情还得麻烦大姑姑。”

“说吧。”苏嘛喇姑颔首示意。

“我想,既然我们几个皇子都参加了,但皇阿玛的意思恐怕还是要以老十二抄写的经书为主,因此,我建议还是老十二多抄写一些,再让他身边的人承担一些。”他说话的时候可以顿了顿,斜眼看向我。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人真够阴的。

苏嘛喇姑问我:“小平,咱们屋里就这几个人,也就你还能写,你帮帮十二阿哥吧。”

我立刻诚惶诚恐地答应:“是是是,能够和皇子们一同抄写经书,为灾民祈福,那是小平天大的荣幸啊。”完了,这下把我自己也搭进去了。不过,当我转头看向他的时候,看到他眼中满是赞许的目光,和暖的笑容让人浑身都感觉舒服,不由得也给回敬给他一个微笑。

……本章完结,下一章“ 姑姑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