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缘来清梦 [目录] > 第3章: 微笑2

《缘来清梦》

第3章 微笑2

安喜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做了很多的梦,真实得让人感到彻骨的寒冷:我站在阿尔卑斯山常年积雪的山顶,身边有不断呼啸而过滑雪的人。转瞬间,我忽然看到我的外国男友被埋在厚厚的积雪下,不断地挣扎,我飞身扑过去救他,拼命地刨他身边的雪,但是从天而降的大雪又瞬间将我刚挖出的雪填充满了。我不断地挖,不断地哭,不断地喊……但是,他渐渐不动了,渐渐冰凉了,闭上了眼睛再也不理会我。我浑身上下被冰雪浸透,寒冷得瑟瑟发抖,再也没有力气呼吸,也只得闭上眼睛,任凭身体不断地下坠下坠……忽然,有人拉住了我的头发,使劲往外拽。

疼啊!

我倒吸一口凉气,猛地睁开眼睛。

一张年轻稚嫩的脸就横在我面前,留着清朝典型的“半头”,身着暗青色长衫,模样倒是清秀,约莫五、六岁的年纪。不过,那对深似黑潭的眼眸却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但看情形,他并对我这个人并不感兴趣,而是对我脑袋上的某种东西十分执着,使劲地拽我的头发。

感到疼痛的同时,我想的却是:医院里居然会有小演员出没?什么剧组?拍什么戏呢?要不要采访一下?要知道,我怎么说也是个时尚杂志的资深编辑呢。若遇到合适的八卦选题,也会一追到底。因此,我是相当敬业的。

看到我睁开眼睛,小男孩加快了拽我头发的速度。在生生拽掉我几根头发的同时,脸上出现了一种得手后的快乐表情。但是,我岂能让你在太岁头上动土?

“喂!”喊出这一声后,我自己感到了万分诧异。如此柔弱的小姑娘的声音是我发出来的?不管那么多,先质问他为什么拽我的头发。

那男孩显然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就镇定下来,大声说道:“你是贼,你偷了我阿玛的头衩。现在,我要把它拿回来!”

什么?我更糊涂了。我明明是短发,怎么可能戴上头衩呢?我决定伸手摸摸我的头发。可是,刚一活动左臂,一股钻心的巨痛袭击上来。我到底是哪里受伤了?我记得抢我的歹徒明明扎我的部分是右下的腹部,但我因为天冷,我多穿了件毛衣,因此刀口应该不深。但为什么现在我的左臂不能动弹?

难道出了什么问题?一着急,我挣扎着坐了起来。

看到我坐起来,那孩子有点害怕了。往后退了几步,嘴里依然喊着:“这头衩就是我阿玛的!”我不想理他,只想赶紧弄清楚我现在的状况。为什么我的左臂会受伤?为什么我会穿了件粉色绸子的小杉?为什么我在这样一个古香古色的房间里?为什么这些都是清朝的家具?为什么是一个剔“半头”的孩子?为什么会有人点燃檀香?为什么我的球鞋不见了?

我看到靠近门口的位置有一面方铜镜,心中不禁一喜。我确定,我只要看看我现在的模样,就可以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已经在我身上发生了。

估计我的形象已经全被破坏了,从那男孩惊诧的表情中我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但是,我实在太渴望看到我自己的样子了,根本就不顾脚下绊着的被单,踉跄着奔到铜镜子前。

是的,传说中的穿越时空,真的发生在我身上了。

尽管我有足够的镇定,还是禁不住大喊了一声,再次昏了过去。

昏厥过去的好处就是可以不用思考,只需要软绵绵地倒下就可以了。我依稀记得,当我看到铜镜里那张清秀而充满稚气的脸,满头凌乱的长发和粉色的绸子对开襟的小衫时,脑子里涌上来的全是“借尸还魂”、“女鬼诈尸”的念头。但当我的身体,也就是这个小小绵软的身体即将和地板亲密接触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推开,冲进来一个青年出手接住了这个可怜的小姑娘。

这就是我第三次昏厥前的唯一记忆。我也感到很奇怪,我从来没有尝试过昏死过去的滋味。这次,一下来了三次,看来真是赚大了。

“格格醒了!”一个女孩欢喜地在我耳畔喊了一声。我下意识地挪动了一下身子,却发现我似乎正躺在某人温暖的怀抱中。抬眼往去,一双寒冷却充满关怀的眼眸正望向我,里面似乎还有一些难解的笑意。

他,正是那个略微年长的青年。

“小平!”随着这声尖叫,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立刻冲向了我。看到她的面脸泪痕,我也不由得心里发酸,向她伸出手去。但肩头的创伤又阻止了我的动作,看到我的疼痛,那青年重新抱牢我,低声道:“小心伤口会裂开的。”

哦,我受伤了。

随即演出的是一幕悲喜剧,我则扮演的是一名不能说话的瓷娃娃道具,任由大家抱来抱去。因此,在事后的若干时日里,我经常回想起那一段过程,想在如此的时空转换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凡能够有此穿越时空奇迹的人,都应该遇到了某种特定的机缘,突然穿破了时空的界限,但由于肉tǐ的限制,往往只能进行的是灵魂的转移,也就是常人所谓的借尸还魂。这样做的目的,一是为了不引起前世和今世的恐慌,二是不违背人口增减的法则。也就是说,之所以可以穿越时空,但不能改变历史,这才是善莫大焉之事。

想到此,我便更不能过多言语,只需要多听多看多想。即便是不能明白究竟怎样进行了时空转移,也要弄清楚我现在的身体是谁的。

没费多少时日,我便大体了解如下的情况:

这身体正主的闺名为钱小平,山西富商钱继刚的掌上明珠,芳龄十三岁。当然,刁蛮任性是任何一家大小姐的通病,这钱小平也决不例外。但是,作为钱家惟一的继承人,没有人敢对她说一个“不”字。

所以,祸事也就出现了。

就在半个月前,钱老爷到离城10里地的库房验一批刚到茶叶的货色,因为雨天没赶回家吃晚饭。钱小平便自告奋勇地要去库房看父亲,钱夫人扭不过小平的央求便同意派两名家丁一同前往。

但事情就是那么巧,刚有一小伙山贼出门寻找猎物,遇到了他们。

自然是,贼要钱,小平要跑。双方言语不和,立时交了手。两名家丁尽管也是练家子,但究竟抵不过人多,一不留神,刀就砍伤了小平。正在绝望之际,横空出现了一队人马,身着官衣,出手将他们救下。

现在的日期是,清朝康熙三十八年四月,也就是历史上所谓清朝鼎盛的繁华时期。康熙的儿子们正在大展宏图,扩张自己的势力。而这队人马就是由皇四子胤禛、皇十三子胤祥和皇十七子胤礼带队,奉康熙旨意到山西一带查验各票号的经营情况。实则查验,暗地里恐怕是在摸山西各票号的存款底料,以备不时之需吧。

当然,现在的皇四子胤禛二十一岁,皇十三子胤祥十五岁,皇十七子胤礼七岁,这样的考察队伍,恐怕也只有康熙老爷子能指派出来的。胤禛和胤祥肯定是主事的主儿,胤礼绝对是聋子的耳朵——配的。就冲他趁我昏迷的时候一直拽我脑袋上的头衩就摆明了这破小孩根本就是出来玩的,绝对不明白国家大事是什么鸟。

但正是这只头衩引出了一段不为人知的隐秘,也是胤禛和胤祥此次来山西寻访的症结所在。

……本章完结,下一章“ 微笑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