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缘来清梦 [目录] > 第4章: 微笑3

《缘来清梦》

第4章 微笑3

安喜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原来,钱老爷钱继刚本名为赫舍里葛昆,祖父是清朝大名鼎鼎的“一等公”赫舍里索尼。因为厌倦家族之间的权利斗争,悄悄隐退到山西做一名茶叶商人。因为他为人正直,做买卖讲究公平合理,渐渐成为晋商中重要的一员,也引起了康熙的注意。毕竟,目前钱继刚的胞兄索额图正在京城做首辅大臣,他们家的九族成员也要调查清楚才好。

钱继刚一直认为自己隐藏得很好,但正是这支头衩泄露了秘密。原因是,当年赫舍里索尼偶然得到两只一模一样的头衩,便给予两个他最为喜爱的孙儿手中。其中一只以随康熙已故皇后赫舍里氏陪葬,另一只则在她亲弟弟钱继刚的手中。皇四子胤禛也正是看到小平头上这只头衩才出手相救,查出了钱继刚的底细。

对于钱继刚远离京城不问政治,康熙并不追究其真正的原因。密旨里只提出一点要求,钱继刚的后代依然要恢复宗籍。也就是说,其子若是男子则官封品级;若是女子,要正式登录造册,以便婚配八旗子弟。

四月二十六日,依照清廷旧历是每三年一次的选秀女进宫的大日子。尽管钱小平年龄略小一岁,但也可以作为参选秀女入列。

为了赶上大选的好日子,即便是我的伤口还没有愈合,也必须赶车上路了。这就是皇家的规矩,谁都不能违反。据说是参选秀女若是晚于这个大日子进宫,不止要降罪全家,还要连累送秀女的人。即便是胤禛在旁照看,恐怕这祖宗的规矩也是不能违抗的。

于是,在我还没有把山西这个家看清楚的情况下,就被一群丫鬟婆子抬上了骡车,随着皇四子胤禛的车队奔向北京了。

不过,毕竟钱老爷有钱,也带了夫人和一队人马紧紧跟随,照顾他们的宝贝闺女钱小平,也就是我的日常起居,换药包扎。

看情形,这钱小平还是真够得宠的。因为我尝试着说要吃杭州师傅做的小笼包子,不出半天,不知道他们从那里找来了一个杭州的厨师,晚上我就吃上了热腾腾的杭州小笼包子。当然,我又尝试着说要是金华火腿,也没用半天时间又吃到我的嘴里。然后,我觉得应该照照镜子,习惯一下我现在的样貌,他们立刻差遣家丁将我房间里的西洋大镜送来,供我随便照。

当我张口结舌地看着镜子和镜子里的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古代社会不是重男轻女吗?即便是家里就这么一个女儿也不能溺爱成这样吧?不过,听下面的丫鬟婆子偷偷议论:当年钱夫人生小姐的时候,难产差点死掉,因为伤了身体,自此便再不能生育。钱老爷却没有因此另娶他人传宗接代,而是决定只要这个女儿,和夫人共度余生。

古代男子能有这样的想法,恐怕真是凤毛菱角了。听了这故事后,在吃中饭的时候,我不由得多看了钱继刚几眼。这个中年男子一副儒雅气度,完全不像一个商人,青衫长袍,干净整洁,头发整齐,略有花白,但决没有为他的形象减分,而是增添不少仙家气派。而和我身边这位钱夫人真是绝配。钱夫人不算是漂亮的女人,但是那种有韵味的女人,有些年纪的面孔上流露出的是成熟女人的风情,让人不由得亲近。而这夫妻两人都是温文尔雅型,坐在一起像是一幅安静的画像,四目相对间充满了柔情,真是羡煞旁人。

“小平,干吗这么看着阿玛?”钱继刚浅浅微笑着看着我。尽管隐藏了真实身份,但在家里的称呼依然沿用满人的叫法,父亲仍然被称作阿玛,母亲为额娘。好在他们还一直保持说北京话的习惯,否则我这一口京片子,真不知道要如何应对呢。

我曾经两次去过山西,坐汽车要7个小时,坐火车要9个小时,坐飞机50分钟。这三种交通工具全都尝试过一遍,惟独没有体验过坐骡车进京的感受。算算路程应该也不远,但就这么骡马慢悠悠拉车的劲儿,要想及时赶到京城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吧。“阿玛,我在想,依照咱们现在的速度恐怕不能及时赶到吧?”

“即便是降罪我们也没办法,你的身体还没有大好,我不能这么贸然地加快速度。你是女儿家,万一动了伤口,再次出血,对身体是极大的伤害。”钱继刚正色道,“小平,我们也没有想到皇上会有这样的旨意。但是,既然为臣子,皇命大于天。你进宫之后切不可轻举妄动,那里可不同于在家,任你发号施令。选秀结束后,我们会立刻接你回家。”

“啊?”看史书上说,除非是难看无比的秀女才会落选。虽说我这样貌比不上西施那般沉鱼落雁,也算是清秀可人啊。再说,我还真的仔细研究过钱小平的相貌,和我的模样还有许多类似之处。甚至可以这样说,钱小平13岁的样貌就是我13岁时的样貌。虽然身量不足,还有些瘦弱,但毕竟也开始发育了,有了几分小女子的姿色。现在被钱继刚这么一说,我岂不是一特难看的姑娘,选秀女都被刷下来了,那回家后也别想嫁人了。

看我惊讶的表情,钱夫人暗暗拽了我一把,示意人多口杂,噤声为妙。她看了看正在不远处饮茶的皇四子胤禛和皇十三子胤祥,然后在我耳边低声说:“若选上便是深牢大狱!当年皇上极爱你的大姑,封她为后。那又怎样?你大姑命薄,无福享受。可你二姑进宫后,虽被封为平妃,但没有一天享受过快乐,就在去年,她惟一的孩子胤禨死后,便郁郁而终。她留出的话说:我们赫舍里家的女儿再不可进宫成为皇上的女人。因为她这一辈子都在恨啊!小平,之所以没有告诉你这些过往,我和你阿玛希望你能够平安生活,享受简单的快乐。但既然皇上追到这里,我们也没有办法阻止。但是,你一定要想办法不被选上!”

语音虽低,但句句都如同响雷一般在耳边炸裂开。如此听来,钱家远离朝廷必定有极其复杂的原因。而这显赫的家世让我也吃惊不小。虽然当年上学的时候历史学得不是很好,但大体的人物年代还是有印象的,现在,通过他们这么一说,我大概能把人物都串起来。也就是说,我的大姑是康熙的皇后,她的儿子是皇太子胤礽,就是那个被废了两次的倒霉孩子。二姑也是康熙的妃子,但是已经死了。我的叔叔应该是索额图,最后协助太子企图谋反,被凌迟处死。天啊,最后有没有被诛九族?这么关键的历史问题,我给忘了!

“因为你二姑是用血书留下的话,我们赫舍里家的人必定要遵守。所以这一次为了不让你被选上,我们已经和你叔叔索额图,还有现在还在宫里的你的三姑僖嫔联络过了,一定想办法把你弄出来。”看这对夫妻你一言我一语的严肃劲头,我更是无语问苍天。“小平,如果遇到任何问题,你可以找太子和僖嫔姑姑帮忙,千万不要自己意气用事,若是惹出祸事,阿玛也帮不了你了。”

我现在能做的只能是使劲点头,努力消化他们所说的话语。四月初二是我穿越来清朝的日子,十八日我们上路赶往京城。这短短的十几天的时间里,我所做的除了吃就是睡,清醒的时候也只是好奇地看看周围的景色和各色人等,还没有人和我说这么多关于身世背景的的问题。

本来穿越就已经够让我吃惊了,现在再加上这么复杂的背景,着实让我感到害怕。尤其是知道让我依附的这几个人最后都没有好下场,就更加感到心寒。

一个人不知情况下快乐地去死,比知道死亡日期整天惶惶然要快乐得多。这是谁说的话来着,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我发现,这绝对是真理!

正在我大冒冷汗之际,皇十七子胤礼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冒了出来,把我们几个都吓了一大跳。他拿着一支狗尾巴草大声对我说:“我找到一支长毛的草!”

“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到胤礼故意装成大人的模样就觉得特别好笑,就大声笑了出来。“少年老成”四个字放在他身上绝对合适,才7岁就要表现得得体大方,甚至要去学骑马射箭,真是难为他了。要放到现在,7岁的孩子还在妈妈的怀抱里玩呢。

可笑着笑着,我又流出了眼泪。那我怎么就这么倒霉,穿越到这么一个复杂身份的家庭里呢?最后说不准还有诛九族被株连的命运。

见我忽然流了眼泪,胤礼慌了手脚,赶忙拉住我的手,问道:“小平,伤口又疼了?”闻得此话,坐在临桌喝茶的胤禛和胤祥也走了过来。我只得点头称是,并装出虚弱的样子靠在钱夫人的身上。

其实,我是心虚,尤其是看到胤禛之后。据我身边的丫头小文所述,那天我在看过镜子晕倒后,正是胤禛一把抱住了我,才没让我摔在冰凉的地板上。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牢牢抱住胤禛,任谁拉扯都不松开。无奈之下,胤禛只好和我一起躺在床塌之上,陪了我整整一天一夜,直到我清醒知道伸手要额娘。

虽然小文没多说什么,但是看她那眉眼之间的暧昧笑容,我也知道当时自己有多么霸道。虽说钱小平有些许大小姐脾气,但这么平白无辜拉着一个大男人横躺在自家床上过夜,咳咳……不过,阿玛说了,小平是昏过去了。若傍边站着的是小文,也会拉着小文一起躺下的。

但是,毕竟在我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拉着未来的雍正皇帝躺了一宿,也真是赚大了。说给我那帮朋友听,谁能信啊!

不过,话说回来,他的怀抱还比较温暖,值得推荐。

言归正传,虽说在古代我只有十三岁,但在现代我早已经超过了二十六岁。也就是说,我比这小子大五岁之多。有句俗话说得好:女大五,赛老母。咳咳,我又琢磨什么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胤禛走到我面前,没和我说话,却冲钱老爷拱了拱手:“借步说话”。

然而,不过一盏茶的工夫,阿玛就满脸凝重地走了回来。“小平,你和四阿哥先走。我和你额娘随十三阿哥进宫见皇上。”

听了这话,不仅我又冒出一身冷汗,额娘也是全身一震,“出了什么事情?”她扶住我的身子,转身看向阿玛。

“四阿哥刚得到飞鸽传信,说是皇上已经到了保定,要单独见咱们。让小平和四阿哥先行进宫。”阿玛的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的确,平白无故的得到皇上的召见,可不是件好事情。更何况阿玛是私逃出来的,背离了祖宗规矩。看到我和额娘都是一脸的惊慌,阿玛强挤出一个笑容,安慰道:“估计没什么大事情。听四阿哥说,皇上这次是微服私访,估计只是想见见老朋友。”

既然事情已经不可改变,阿玛和额娘只得随着十三阿哥和十七阿哥前往保定府,而我则坐上四阿哥的马车向京城进发。一路上不断思量他们所说的话,不禁越来越害怕。

估计是四阿哥着急赶路,马车颠簸得越来越厉害。一开始,我还能强忍着坐在马车里。但到后来行进大约2里左右,实在控制不住,便使劲呕吐起来。在前面骑马奔驰的四阿哥得到通报,立刻调转马头过来查看。这时,我已经吐得满车厢都是了。

跟着我的只有贴身丫鬟小文,估计她也没见过这么晕马车的主儿,扎手扎脚地站在马车旁边,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候,我已经把能吐得都吐了出来,正歪在马车里歇晌。四阿哥跳下他的马,掀开车帘看到这种情况,立刻搭手把我从马车里掏了出来。

呼吸到新鲜空气,脚踏在坚实的土地上,又靠着四阿哥站了一会儿,我才感觉到好一些。历史传说中那个雍正皇帝是个严肃抠门的人,但在我眼前的四阿哥怎么看怎么不像啊。看到我斜眼瞟着他,四阿哥忽然笑了起来,让人觉得寒冷的春风都变得有些温暖。

“看来,钱家大小姐真是弱不禁风啊!”四阿哥用手臂丈量了一下我的腰身,笑道:“你阿玛的杭州厨师留给我了,一会我再让他给你做点肉包子吃。”

完了,这辈子估计我是洗不清刁蛮任性的名声了。

我撇了撇嘴,毕竟人家是皇上的儿子,咱是待选的秀女,地位有差别啊!我只低声道:“是啊,那谢谢四阿哥了。那麻烦您一会再吃三十个包子啊!”

听了这话,他一怔,随即更加大笑起来。要知道,这是话出有因。昨天,小笼包子刚一端上来,四阿哥就以尝试的名义先于我吃了三屉30个包子,随后才轮到“病人”钱小平吃。一想起这事,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明明是我要吃包子,却先便宜了这小子。

“得了,咱们溜达溜达,再走吧。”四阿哥示意手下去打扫马车,然后扶着我慢慢前行。说也奇怪,这是我们第一次单独相处,却并不觉得尴尬,仿佛早就应该这样一般。而我也是第一次和他正式地交谈,之前全是“四阿哥吉祥”一类的话。现在我却丝毫不觉得他就是未来的雍正皇帝,只是觉得他亲切得像个好朋友。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完全打破了我这种感觉。

“我阿玛没事情吧?”总得没话找话说几句吧,不能这么瞎溜达吧。

“恩。”他只是用鼻子发出了一声,不接我的话茬。难道有什么需要保密的?不就是政治斗争吗?我还不稀罕知道呢。

“什么时候到京城?”我换了话题。

“快了。”这次他说了两个字,眼睛看向前方,一副不屑与我说话的样子。完全没了刚才的亲切,好像我是在刺探什么军情。

“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我继续问。

“不清楚。”这次他说了三个字。

我真是火大了,立时停住了脚步。“那请问四阿哥,我们应该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吗?”

“应该是的。”他也停住脚步,看着我,眼睛里有藏不住的笑意。

“你放手,我要自己走!”他完全是在耍我。我要挣脱他的臂弯自己往前走,无奈他的力气很大,把我箍得紧紧的。

“生气了?”他的声音从我的头顶上方传过来,我隐隐能感觉到声音在他胸腔处的共鸣,不禁呆了一下。“传闻中,钱家大小姐温柔贤惠,是人人争夺的迎娶对象。但今天我看到却是一个任性的小姑娘。传闻中,赫舍里家族中的女人全都是善解人意,但今天在我面前的却丝毫没有耐性。告诉我,你究竟是谁?”他搬过我的脸,直面他。

天啊,他知道了什么?他知道我根本不是钱小平?不可能啊!从心底升上一股惧意,让我开始害怕眼前这个男人。其实,好歹我也比他大5岁呢,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害怕看他的眼睛。因为他的眼睛深似寒星,根本不能看出他在想什么。这也许就是他之所以成为皇帝的优秀潜质吧。

“回答我!”他那不容置疑的口气再次充满了我的耳膜。

“我是钱小平!”我打赌他什么都不知道!

“哈哈哈!”他居然笑了,“逗你玩的,瞧给你吓的,都出汗了,难道真有什么隐瞒我的?我查过了,你们家就你一个孩子,从小娇生惯养,想必是有不少坏脾气吧。”他捉狭地看着我,一副等待激怒我的模样。

好的,你既然等待我发怒,那我就发怒给你看看!伸手打人多没意思,再说我也没本事把自己从他的臂膀中挣脱出来,但我好歹也是学过某某名目的女子防身术,在敌人禁锢你的时候,只用胳膊肘撞他的软肋就可以成功脱困。

谢谢我的武术老师,谢谢发明这个招数的人,谢谢我在这个时候居然能想起用这一招。因为,它管用了!

未来的雍正皇帝被我用胳膊肘一撞,立时松了手臂,弯腰蹲在地上,表情很痛苦的样子。这个可是我没想到的。我有那么大力气吗?

“你撞破了我的气门。”他断续地说道。

“啊!我不是故意的。”这么巧?那怎么办啊。我赶紧也蹲下身子看他。谁知就在瞬间,我不知道怎么就趴在了地上,还是臣服在他的脚下。

“钱小平,没有人能从我的手中逃脱,你要记住这一点!”他的声音略带威胁。我知道我上当了,他根本就没有什么破气门,完全是骗我的。

我怎么接二连三的倒霉啊!一时间,委屈全部涌上心头,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我决定赖在地上不起来了。他见我这样的反应只得把我从地上抱起来,一句话都没说。

就这样静默着,直到马车被收拾干净。小文过来通报说可以上马车了。他默默地把我又抱上了马车,自己则策马前行。

我的眼泪是干了,但是心情很坏,坐在马车里一声不吭。小文看着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这次,马车走得好像很慢,颠簸得也不厉害。反正我也什么都吐不出来了,只是随着车身来回晃悠。

忽然,马车又停了下来。有个侍卫过来说有东西要给我吃,小文下车去拿。居然是两个苹果。我都觉得我是花眼了,四月天居然有苹果,这要是放到2007年还可以理解,是因为技术发展了。但这是清朝,又特别是在少雨干旱的山西境内,用脚指头想想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不由得掀开车帘向他望去,而他,正在前方等待着我的注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前海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