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缘来清梦 [目录] > 第6章: 前海2

《缘来清梦》

第6章 前海2

安喜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终于安静了,穿越后的这么多天,终于只剩下我一个人。此刻,我躺在刻有简单花纹的木雕大床里,盖着绸缎棉被,还是觉得那么不真实。我习惯的那些车水马龙的声音,那些躁动的摇滚音乐,那些此起彼伏的叫卖声……统统不见了。现在,只有安静,安静得只听得见我的呼吸声。

现在的感觉叫做孤单,而不是寂寞。我的脑海里万马奔腾,开始细细梳理在我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空之门为我打开的是清朝康熙年间,身份是待选的秀女,好像还是个逃跑的臣子的女儿。但按照在路上四阿哥的那个老嫫嫫所说的,不一定会成为皇帝的女人,还可以成为宫中的侍女或者是亲贵大臣的女人,反正都有机会许配出去。

但是,关键的问题是,我为什么会穿越时空,我还能不能回到现代社会?在现代社会我是不是死了?我到底是怎么穿越的?如果不能回去,我要怎么办?

尽管清朝历史学得一般,但至少我知道,四阿哥是一定会当皇帝的。那就是说,不管我怎么混,一定要巴结上四阿哥才是正途。

印象中,十三阿哥和十七阿哥最后的结局都很不错,至少都是寿终正寝的主儿,好像还有个十二阿哥也是王侯将相的大官,其余的兄弟们都被雍正杀了或者流放了。不过,历史传言中还说这个雍正皇帝冷面铁血,最后被“反清复明”的吕四娘砍掉了脑袋。

天啊,一想到这个,我不由得出了一身的冷汗。不过,话说回来了,我能活到雍正死吗?现在这阴森恐怖的屋子就够让我哆嗦的了。以前在山西那个钱家大院里,虽说不是灯火通明,至少小文也会在我旁边啊。可是,现在小文去哪里了?她不也和我一起坐车过来的吗?但怎么就我进来了,她人呢?

真是千头万绪,一时间也根本理不清楚。我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却不料牵动了伤口,疼得钻心。赶紧伸手摸了摸,还好伤口没有裂开,万幸万幸!既然睡不着,那就四处溜达一下。我披上外衣跳下床,昏暗中,找到房门跨了出去。

清冷的月辉洒下来,让本应温暖春天的北京有那么一些寒意。这是一个典型的北京四合院,我住的是东边的第2间屋。看样子,级别还是很高的。古时候,女人讲究“东贵西贫”。当年,西太后慈禧一直受到东太后的管制,就是这个理儿。

院子里有些花草和石桌石凳,干净整齐。说实话,越干净整齐我越害怕,总觉得像是没有人住的感觉。现代社会,我去过这种深宅大院参观,但多是和一群游客在一起。而这次是自己在暗夜里独自溜达,总有那种清朝老鬼跟着的感觉,真不舒服的。

我蹑手蹑脚地在围着廊子转了一圈,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伸手摸了摸大门,发现它被顶门杠死死地栓住,没两三个人的力量根本就打不开。

而这时,西边耳房忽然传出了低低的说话声音。我这人向来不喜欢听别人的窗根儿,不过,隐约听到他们正在议论四阿哥,不禁起了好奇心,猫腰蹭了过去。

寂静的夜里,声音显得那么清晰,几乎不费力气就能听得明白。其中的宫女甲有着清脆的声音,听起来年纪也不大。而被她称为“翠儿姐姐”的宫女乙显然要老成些,听到的传闻也要多一些。

这不很明显,宫女甲一直向宫女乙询问着。“翠儿姐姐,你今儿看到福大人那张臭脸了吗?特别是四爷带着那名秀女闯进宫门的时候,福大人想拦着但又没有办法。所以说,还是四爷厉害。不过,那秀女是什么来头,让四爷和容嫫嫫都这么紧张?”

对对,这也是我想知道的。我暗自高兴,原来有疑问的不止我个人。大家都很好奇啊!

“听说是皇上亲自派四爷去山西寻来的,听说和故去的赫舍里皇后有关系,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你可别出去瞎说。我觉得这主儿长得眉目清秀,选秀一定能高中,少说也是个贵妃,咱们小心伺候着就是了。你也看到容嫫嫫今儿的态度了,她可对谁都没这么殷勤过。而今天大门口的事情,福大人不过是想寻四爷的一个错,好长长自己的威风。毕竟他是大阿哥刚刚提升上来的内务府督办。”翠儿姐姐的回答并不令人满意,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我一时也弄不太清楚。反正,后来她们的谈话就围绕着四爷今天飒爽英姿的表现。既然没再说我什么,听着也就没意思了。

现在,很明显的一件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我即将成为皇帝的女人!问题是,我现在的身体才13岁,康熙老大爷今年怎么说也得五张多的人了,这太不合适了吧。再说,他都已经娶了3个赫舍里家族的女人,就别再折腾了。还有,我那个山西的阿玛千叮咛万嘱咐不可以进宫做皇帝的女人……

超级复杂!

我偷偷溜回了自己的房间,冲着那盏昏暗的小油灯发呆。这可怎么办呢?

实在不成,就三十六计走为上。我暗暗对自己说。其实,这也算是个不错的办法。等待天亮,我把地形熟悉之后,翻墙溜门之类的都可以做到。只不过,我那山西的父母怎么办?会不会连累他们?真是左思右想没有答案,急得我都想在房间里大喊几声。

长夜漫漫,却因为思虑过多转瞬间便已看到天明。随着明亮一点点侵蚀进房间,我才把这里看清楚。其实,就是一个花厅,一间卧室,面积不大,但透着素雅。不像山西庭院那种窄小的风格,这里充满了皇家的大气风格,尤其是那些形式简单却颜色质朴的清朝家具,让人看着就喜欢。靠窗的案条上还摆着两只一尺多高的白底蓝花的大花瓶。这可是宝贝!我清楚地记得,几天前,在嘉德公司清朝瓷器的拍卖会上,类似的瓷瓶买了40多万呢!想个办法把它们弄回现代,我岂不是就发大了。

嘿嘿,不知道为什么,穿越回古代以后,我总喜欢偷笑,尤其是看到值钱的古董,就忍不住伸手触摸,揽到怀里,然后想着怎么拿回现代最为妥当的办法。

“吱呀”的一声轻响,西边耳房中顺序走出4名宫女,其中的二人各自拿着扫把,水桶,抹布开始清理院子,另外两人合力打开院子大门,走了出去。

真是时不我待!看情况,那出大门的两名宫女是去取秀女们的早餐,留下清扫庭院的宫女各自低头干活,很是卖力。其他秀女一定还没有起身,容嫫嫫也不见踪影。那我还等什么,赶紧跑吧!即便是跑不了,摸摸周围的情况也是好的,毕竟我还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进得前海院,我除了自己这身薄棉布蓝色长衫,其实什么都没有。额娘阿玛给我准备的银两都在小文手里捏着,此时她也没了踪影。我更是乐得一身轻便出门去。

薄底布鞋真是好,走路的时候可以一点声音都不出。我充分施展了我的“闪展腾挪”的现代交谊舞的超级武功,顺利溜出了烟波斋。

出了门,抬眼一望便不禁笑出了声。这简直是太巧了,不远处的正前方,我居然看到的是北海公园的大白塔。这不是回自己家了吗?

我对北海公园的熟悉程度要追溯到我3岁那年参加幼儿园组织的国庆日游园会,那天真是人山人海啊,仿佛全北京的人都跑到北海公园来了。我这个被阿姨“浓妆艳抹”成猴屁股的小孩,一不留神就脱离了队伍,自己溜达到烟波至爽斋西北边的大佛堂来了。还特虔诚地坐在蒲团上睡了一觉,流下不少口水。

一般对北海公园不熟悉的人只逛到白塔、五龙亭和摆渡码头,基本上就都停了脚步。而实际上,这个佛堂才是北海最重要的建筑物,它源起五代,后因元朝修建宫殿,便以此为基础大兴土木。在清朝乾隆年间,乾隆皇帝为了孝敬母后纽骨渌氏,特意重新翻建。不过我3岁那年看到的是残破阴暗的佛堂,直到1995年,北京市政府才筹到资金重新修缮过了。

后来,我和我那些相亲对象也没少去北海公园。原因就是那里的风光好,也安静,比较适合谈心。所以,我对北海的情况异常熟悉,甚至五龙亭上有个汉白玉的龙掉了一小块龙角我都很清楚。

因此,MYGOD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前海院就是北海古代的名字,烟波斋估计就是烟波至爽斋的前身。天啊,那西北面就是那个我小时候睡过的佛堂了!

立时,逃跑的心全没了,到是想赶紧去佛堂考证一下它原来的面貌。毕竟差着好几百年呢,能有幸看到它在清朝的面目,也不枉我穿越一场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前海3”↓↓↓更精彩哦!